— 七月没梨 —

Good Morning早安

Good Morning早安

 

——兴欣网吧

——7:00

 

秉承着早睡早起美容养颜的陈果七点钟就准时睁开了眼睛,洗漱完下楼看到叶修叶修果不其然还在抽烟区一边叼着根烟一边在耳机里面用懒洋洋的语调指挥着战斗。陈果不知道他是一晚上没睡还是早就起来了,不过瞅一眼他眼底的青黑大概也是前者居多。

 

网吧里三三两两坐着跟叶修一眼熬夜通宵的网瘾青年们,大多数也都跟叶修一眼眼睛要睁不睁眼袋浮肿,熬得更多些的眼球里都是鲜红的血丝,看着感觉下一秒怕不是就要猝死在电脑前的模样。陈果知道叶修身份之后就对叶修有种很复杂的情感,一边是自家网管每天懒洋洋常年通宵熬夜的恨铁不成钢,另一边又为偶像的遭遇不平也知道他是真的想要重新开始,而她除了一脑袋热血之外没有更多的能够提供给他。白手起家,从头开始,是多简单的八个字。陈果望着街道对面的嘉世大楼,那样的庞然巨物横亘在他们面前,他们真的能够做到吗?

 

叶修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否一定能够做到什么,陈果也不会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再给他增添哪怕一分的压力。陈果只是做了一个狂热粉丝的一次头脑发热的冲动消费,这次消费她把她的身家和未来搭了上去,但这不像是一个赌徒的一场豪赌,甚至陈果从来也没有想过会赢得什么。

 

陈果推开网吧的门,把手里的豆浆和面放在叶修桌上,“是不是又熬了一晚上?”

叶修摘下耳机对她笑了笑,“哪能啊,老板娘都发话了再熬夜就扣光我工资,我哪敢啊。”

“呸,你看你的黑眼圈演大熊猫都不用化妆了。”陈果啐他一口。

 

“小唐可以跟我证明啊,是吧小唐。”叶修看到走到吧台这边的小唐叫了一声。

唐柔愣了一下,看着陈果道了句早安,然后回答,“叶哥昨天晚上睡了的。”

“老板娘你看吧。”叶修努嘴。

“睡了半个小时。”唐柔补全了句子。

 

“叶修!!!!!今天不看着你上床睡我陈果两个字倒过来写!”

“诶小唐你也太耿直了吧。”叶修揉了揉被陈果念得张茧子的耳朵。

“你今天给我去睡觉!值班有阿宁和小唐就行了。”陈果气势汹汹地把叶修从椅子上拎回了房间,还在门外面加了把锁。

 

动作流畅一气呵成一看就做了不少次。

等把叶修解决了,看着已经坐在前台的小唐,终于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小唐,早啊!”

 

 

——蓝雨战队

——7:00

 

“我说……”

“我说——”

“我说黄少自己精力旺盛能不能不要强迫别人跟他一样起这么早啊。”郑轩一边揉着自己被黄少天清晨垃圾话烦得快炸掉的耳朵,一边跟啃着鸡蛋的徐景熙抱怨。

“哈?你说啥?”前面黄少天热情洋溢喋喋不休地从今天食堂伙食扯到了保护地球生态环境,徐景熙已经进入了老僧入定,除了手里的鸡蛋别无他想的状态,自动过滤掉了郑轩跟黄少天不相上下的碎碎念抱怨。

 

郑轩有气无力地趴在食堂桌子上,懒得再重复一遍自己对于黄少天的吐槽,撩起眼睛看了徐景熙一眼,“吃你的吧。”

唾沫横飞的黄少天以野兽般的本能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在看到个子不高但是精气神十足的少年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的时候,黄少天机敏地钻进了桌子底下以此来逃避被学业困扰每天都有无数个横跨语数外数理化各个学科问题向他提问的卢瀚文。

卢瀚文走到餐桌前面,四处张望了会,有些疑惑地挠挠头,“郑轩前辈,黄少呢?我刚刚还卡看到他了。”

感受到黄少天在底下扯住了自己的裤子,郑轩为了保护自己的裤子不被黄少天情急之下扯下来让自己风吹蛋蛋凉,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什么黄少?没有啊,黄少今天跟队长去洗脚城泡脚了。”

卢瀚文丝毫没有怀疑队长和副队在训练日出去泡脚有什么不对劲,有些遗憾地点点头,“那就不打扰队长和黄少了。”

 

正在此时,喻文州端着餐盘往这边走了过来,卢瀚文眼睛一亮,正准备说话,喻文州弯下腰,和躲在餐桌底下的黄少天来了个四目相对。

黄少天感觉大事不妙。

“少天你在餐桌底下干什么啊?”喻文州疑惑地问。

 

“黄少!!!!!!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我不知道!!!!”

“燃料混合在汽缸内燃烧时是将什么能转化为内能呀?”

“我不知道!!!!!!!”

“那日月之行若出其中表达了曹操什么样的情感啊!!!”

“这种事情你去问曹操去吧为什么要问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俩消失的背影,跟郑轩和徐景熙打了个招呼,“早上好啊。”

 

 

——神奇老板办公室

——7:00

 

老板蹲在寒风里鼻涕都快冻成冰棍了,掰下来都能串根竹签拿出去叫卖了。他脑袋被冻傻了,感觉自己可能发掘了一个新思路,说不定神奇可以靠这玩意发家致富。

他想出去把几个大小伙子都给拉出来跑几圈暖和一下身体。但是实际上是在下着鹅毛大雪,天都没有亮起来的时候,叫醒一群刚来北方就直接挑战了地狱难度的黑龙江的南方人跟杀人全家没啥区别。

 

他就继续蹲在铁门那儿,路上没几个人,除了跟他冻得一样鼻涕掉渣的学生之外就只有卖早点的小贩。他咬了口窝窝头,他舍不得吃牛肉面,热腾腾的,二十块一碗,二十块,啥事都干不成,但是他就是拮据惯了。他想给神奇今年换个旮旯发展,他想以后要是神奇有训练营了,这乡村小学风的战队怕不是会吓走一半人。

他想啊想啊,连窝窝头都吃不下去了。又数了一下战队的支出。为了凑足联盟资产要求他把什么都给卖了,现在就是吃老本。用一毛少一毛。

他捏着冻成坨坨的窝窝头看了眼即将破晓的天际,泛起了点鱼肚子白,嘿,还是文学的惯用手法,他还有点文化。

文化人下一秒就有点饿了,他想吃鱼肚子了,吸了吸鼻子,好像鱼的鲜味已经钻进了他的鼻子里。

 

郭少最先起来了,刚刚走出宿舍就看着蹲在铁门前跟做贼似的的老板。好像早就习惯了老板的奇怪行迹,元气满满地跟他打了个招呼,“老板,早上好啊!!!”

老板拍了拍屁股站起来,眼前有点发黑眨了眨眼,看着郭少,看着他背后的朝霞,露出个被冻傻了的丑丑的笑,“早咧!”

 

 

——临海训练营

——7:00

 

于泽已经起来一个多小时了,整个训练室除了他之外一个人都没有。

他重复着枯燥的练习一遍又一遍地刷新着自己的成绩,他信心满满地看着自己终于超越了最高的那个,刚刚来的时候看起来这辈子都无法逾越的高山。

事实上,他用了半年,就跨越了过去,跨越了队长,曾经的队长。

 

他是因为憧憬赵杨而加入的临海训练营。他喜欢气功师这个职业,也喜欢赵杨。但是他不仅是把赵杨当成自己的偶像,同时也是自己的对手。

他想他应该是有资格成为队长的对手的,因为他是整个训练营,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临海最有天赋的存在。

 

但是他并不满足于此,他想攀上更高的山峰,看到更远的风景。他想他终究只能佩服队长,而没有办法成为队长这样的人。

下一个赛季他就即将出道了,或者不到下个赛季出道他就可能被其他战队挖角,临海只是一个跳板,他想。

这个潭子太浅了,浅到队长只能在有限的水源里艰难地盘踞,逐渐消磨了自己的斗志和自己的天赋。

 

他看向天际蓬勃而起的朝阳,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来。

纯粹的野心和纯粹的憧憬。

 

 

——霸图传达室

——7:00

 

老李戴着眼睛捧着一保温杯的茶坐在传达室里。虽然时间还早,但是韩文清跟张新杰两个人已经起来开始晨跑了。两个人一前一后地绕着霸图慢跑,老李在报纸间歇偶尔抬起头看着他们脸不红气不喘的,又想了想张佳乐那个小伙子第一次被拖着晨练累成一条死狗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

 

看着看着他看到了电竞栏目,那些术语他都看不懂,只看得懂名字。他知道自己的名字,他叫霸图。他就捡着霸图看,看哪个进步了哪个退步了跟个看期末成绩单的老家长似的。在霸图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也知道了大漠孤烟是小韩,石不转是小张,哦现在又来了一个小张,好像叫百花缭乱,他以前也在报纸上见到过。

他停在了评论栏那一行黑字里,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他又想起了李艺博,连着也想起了季冷和石远。李艺博偶尔还能听谁提到一下近况,不尽是好的,但是起码知道心里有个底。季冷和石远离开霸图之后差不多就没有什么音讯了。就跟那些垂头丧气离开训练营的少男少女一样,再也没有踏进这里了。

老李想自己真的年纪大了,太容易感伤了。他想有一天小韩,小张他们也会跟季冷他们一样吧,跟他挥挥手离开之后就真的见不到了。

 

他把他们当成孩子一样看待。

也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了,最终还要离开一样。

 

张新杰结束了晨练,走到传达室签了个名字,礼貌性地对老李道了个早。

“早上好。”老李扶了扶老花镜笑着回应,

老李看着他在晨光里远去的背影。

 

 ————

这篇其实没有完……就是一个群像啦,要写完得好长……起码一万字起步。

这周要肝杨聪生贺ddl还有考试秃头,暂时没有时间写完啦。

跟战队老板呀,战队看门老大爷,战队粉丝,选手家属,网游公会,还有知乎体系列一样是收录在边缘角色(准确说是纯想象出来的角色)《河外星系》这个里面的,以后可能会出本,到时候补全,不是作为序章就是最后一章这样叭,其实到底出不出也不知道……感觉太冷辽。

评论(36)
热度(763)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