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刊名:《河外星系》(《全职高手》粮食向短篇合集)

作者:七月流莺

校对:不知春

封设: @蹄踢蹄踢子 

封面(字):@白不贰

明信片(字):@纯天然无公害肉

明信片/插图:  @心悦君茜、@陈敬荣

代理:  @三只喵工作室 

预售价格:57R

字数:14w↑

预售时间:7.12—8.31

预售链接:戳这里


特别注意:此链接为唯一购买链接,其他全是骗钱的,根本不发货的,请小伙伴们千万不要购买,避免上当受骗。

没有zfb的小伙伴可以私聊我代拍,如果老福特吞私信就直接加我Q2698042679


【试阅】


注:小行星篇是粉丝视角;恒星篇是选手中心;星尘篇是选手相关的战队以及家属中心


·小行星



《归我旧名姓》

——王杰希中心

 

而微草需要的王杰希又从峡谷里冉冉升起了。他继续带着战队用完全全新的姿态冲击冠军,一次不行,他就两次,顶着外界嘲讽他的错误决定,嘲讽他封印魔术师打法是自寻死路的舆论,在第五赛季终于赢得了桂冠。

 

王杰希就是奇迹本身,只要他还在赛场上,所有粉丝都认为,还没有结束,还有转机,我们的魔术师还没有倒下呢。

 

 

《一个霸图粉在叶修退役后》

——叶修中心

 

“屁,这不是眼泪,是雪掉进眼睛里了。”



《还有大地记得》

——韩文清中心

 

现役选手是天上的星星,退役了之后就是陨落的流星,但是即使它们陨落了,也必然在地上留下或大或小的陨石坑,时过境迁,无论还有没有人记得那些星星原来的名字,但是大地永远记录着它们曾经存在的痕迹。

 


《他对梦至死忠诚》

——喻文州中心

 

你曾经不屑一顾的奇迹,现在就给了你一记响亮的耳光。

 

 

《再借我一点勇气》

——周泽楷中心

 

他本应该是天之骄子但是他却没有一丝傲慢,他始终是谦逊的。他不善言辞,但是却绝对不会让人感受到他是高傲的冷漠,他的眼睛诠释了一切。

在周泽楷的眼睛里,是质朴的善意,是追逐荣耀的坚定,是在赛场上的从容不迫和冷静,是面对镜头的窘迫,唯独没有一点虚伪。

 

 

《不想嫁给黄少天的男粉不是好剑客》

——黄少天中心

 

如果你不知道黄少天,你一定应该看看他,他好像是打不倒的,失败只能让忧愁在他眉宇里留存一瞬,又很快就被他杀死了。在下一场比赛来临之前,你再看他,他必然是元气满满地向你望来,只要看到他就能得到力量,隔着屏幕也能够感受到热度。

 

《所有的光芒都向他涌去》

——苏沐秋中心

 

他的善良是无论经历了多少蹉跎被刺伤多少次也不会削减,他聪慧体贴深谙世事却不圆滑世故,他总是保留着一份初心。

 

 

《爱上张佳乐的365个瞬间》

——张佳乐中心

 

 

《也值得野花缠绕的王座》

——弱队中心

 

“我就想,在我离开的那一天,有人给再我送朵花。”

“大促销送的康乃馨也好,狗尾巴草也好。”

“离开的时候也好留个念想吧。”

 

但是花终归会枯萎,我们也一样会凋零。

只有荣耀,它万古长青。

 

 

《刚出鞘》

——新生代中心

 

但是,中国电竞的未来,依然在今人的肩上。

也许他们没有前辈那么耀眼,那么璀璨,但是他们依然也是如同皓月,冲破黑暗,照亮前路。

 

 

《断》

——呼啸山庄中心

 

呼啸战队在网游的公会名叫呼啸山庄。

据说是当初初代会长上茅厕的时候随便拿的一本书,翻了两页就一拍脑袋定下的名字。后来还跟副会长嘚瑟,“你瞅瞅隔壁嘉世啧啧啧,一股网吧风。还有什么中草堂,一听就是卖药的。我们呼啸山庄!多有文化!还是名著呢!”

 

 

《舍》

——百花谷中心

 

花开堪折还是觉得有些烦恼。因为最近加入公会的高玩,差不多都是老面孔,来百花谷当卧底比回自己家还频繁,就算掐着嗓子花开堪折也听得出来那熟悉的嗓音,某些人学乖了,借口说麦坏了,不能用YY,这借口也拙劣,谁打本不用麦,不用说,不是人妖就是卧底。

 

“浅花迷人?浅花迷人在吗?上YY啊,就差你一个人了。”花开堪折看着YY里缺的一个人,对着麦嚷嚷。

 

 

《离》

——嘉王朝中心

 

他的名字在静夜里撕扯着他的肺腑。

 

 

《45个兴欣战队》

——挑战赛群像

 

第三十三个兴欣战队:

 

“我是叶秋黑粉。”

“实名diss他。”

 

“你这个王八蛋!”

 

“你可一定要回来啊……”

 

 

·恒星

 

 

《与命鏖战》

——孙哲平中心

 

孙哲平的疯和他的狂都各自占据了他身体的百分之五十。狂得风卷残云撕裂重洋,疯起来也是不疯魔不成活,仿佛每一分钟都是生命的最后一分钟。

 

 

《春蚕死》

——林敬言中心

 

林敬言的生日在五一劳动节,方锐说林敬言是天生的劳碌命,也符合他的人物形象,每天都看着林敬言在操心这个操心那个,才二十多呢,都能看见白头发了,这要是到了三十岁不得满脸褶子。他还特地翻出了一张五期小群里存的白胡子老头的表情包,上面配字:他已经三十岁了还精神矍铄呢。

 

 

《没有人为他鸣丧钟》

——阮永彬中心

 

阮永彬扭头去看自己的队友,他们已经跟对手正面对抗上去了。而他还沉迷在过去的习惯里,他以为他的队友能够完全掌握他在什么地方,他们相互配合给对手上演一场让对手恶心的完美猥琐秀,看着对手暴躁骂娘失去分寸再慢悠悠地找到机会击杀他们。

阮永彬知道,这已经是曾经了。

现在呼啸已经不需要猥琐流了。

 

 

《朝霞终会升起》

——方士谦/王杰希中心

 

尤其是看着王杰希那副看似礼貌实则拒人一千八百米之外的表情,更觉得这个牛逼哄哄的新人看着就不顺眼,从头发丝到他脚趾甲哪看着都不顺眼。方士谦最无理取闹的跟林杰他们上眼药的一次,他从训练软件的成绩方面和战术考核方面挑不出毛病了,一时着急了,脱口而出,“队长你看王杰希他一大小眼啊!这要是以后接代言,人家代理商不乐意咋办?他……他拉低了我们微草的整体颜值!”方士谦这话说出来,听到的前辈都笑得前仰后翻,林杰也笑得弯起了眼睛,揉了揉方士谦毛茸茸的脑袋,笑得说不出话来。 

 

 

《魔术师》

——王杰希中心

 

十几岁的王杰希其实还没有未来微草队长的波澜不惊成熟冷静,说起来也就是少年模样少年身段,偶尔戴着耳机骑着单车在胡同里飞驰啦白色外套被风鼓起,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腰肢,偶尔也会丢个独手炫个技也不为给谁看不为赢得哪个女生的惊叫,自己炫给自己看自我满足就够了,不去暗恋谁也不去明恋谁,谁爱他谁恨他也统统不在乎。

 

 

《月亮被驱逐出山岗》

——柳非中心

 

她在没有月亮的道路上行走,路灯是她的人造月亮。

等停电了,前路漆黑一片,她倚靠着冰冷的灯柱看着月亮被逼出山岗。

 

 

《在路上》

——孙翔中心

 

 

《火车呼啸而过》

——魏琛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鸡爪,右擒剃须刀。

 

 

《黄少天不是普通的话痨》

——黄少天中心

 

年轻的小剑圣,满江湖的敌人也是满江湖的朋友。恨他者恨之弥深,自然也有钦慕他的技术暗自相助的朋友。少年郎最重的是意气了,那时候什么大公会欺负到了自己朋友身上都是恶势力。畏惧是不可能的,有什么可以畏惧的呢?哪怕是被轮白也不过是删号重来罢了,太阳还刚刚冲出山岗,他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重新开始任他挥霍,那还有什么可以恐惧的呢。

 

 

《1825》

——叶修中心

 

听叶修说跟嘉世解约的时候,小叶问,“还能打荣耀吗?”

“凑合。”叶修答。

“那就够了。”小叶笑了起来,眼睛盈满了光。

 

 

《叶修和他的四个生日》

——叶修中心

 

所以叶秋连续享受了十年的来自叶修的祝福,还依然坚持地继续送着人头。然后每年他俩过生日的留念里,都难得抓拍到一张有脸的叶秋,往往都是叶修歪着脑袋对叶秋笑,连纸质王冠都还安安稳稳戴在头上,而叶秋则满脸奶油眼睛鼻子都看不清了,背对着他生闷气。

 

 

《指挥塔》

——张新杰中心

 

队员们看了眼韩文清的一脸正气,最后还是抓住了张新杰,此时张新杰还抱着刚刚从韩文清那里接过来的奖杯,下意识抓紧了奖杯,被队员们举了起来,突然抛了上去。

 

 

《软肋生花》

——楚云秀中心

 

张佳乐可以用爆炸声撕开一片蜚语从里面冲出来,她现在亦然。谁也没有办法拴住她,她把她的软肋变成了手里的法杖,责任的枷锁变成了法杖上的花纹,她说,我想赢。

 

 

 

·星尘

 

 

我还站在原地

——战队中心

 

“邱小队长。”老张叫住了邱非。

“新嘉世需要保安吗?”老张问。

邱非笑着摇了摇头,“我们战队规模还很小,暂时还不用。”

“那……”老张嗫嚅了半天,抬起头对邱非说,“小队长你要加油啊。”

 

 

《雪夜烤啤酒》

——李艺博中心

 

我走到自动售货机前面扫码买了三瓶啤酒,坐在路边长椅上断断续续干完了。十年前我季冷韩文清三个人只能喝一瓶啤酒,现在我一个人喝三瓶还不带含糊的。我也没流眼泪,那多孬,眼泪都逆流到喉咙里混着啤酒一起喝下去了。我也不后悔,我也不难过,我一直都知道,技术是可以练的,经验是可以养的,只有年轻,失去以后就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彩虹桥》

——阮成中心

 

 

《嶙峋骨刺》

——嘉世老板篇

 

叶秋就是陶轩骨头里的一根刺。

那根刺嶙峋崎岖支撑着他也毁灭了他。

 

 

《势若雷霆》

——雷霆老板篇

 

我看了眼他的成绩单,我说,“你这个成绩其实读书也蛮好的。”我话是这么说,但是我心里是想他留下来,但是我也知道现在的雷霆可能很难给他更好的发展空间,无论是选择继续读书也好,还是选择走电竞这条路也好,雷霆除了离他家近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优势。幸运的是肖时钦留了下来,那一年雷霆遭遇了创建历史上的最大危机,但是同时也抓住了最大的机遇。

 

 

《玻璃珠和纸飞机》

——杨聪女儿中心

 

我一边帮他绑椅子一边问他过去的事情,他也没有回避,就挺自然地说,“也没发生什么,就是退役了,我就离开了。”

 

 

《老胡同和旧月光》

——刘小别哥哥中心

 

“我弟弟是冠军!我跟你说冠军呢!”那几天刘大别同志逢人就笑逢人就说。

“哟?是花样跳水还是花样滑冰的冠军啊?”买鱼的顾客有人笑着调侃。

刘大别想了想,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冠军!我给你看我手机的照片,对,就是那个长得最好看的。”

 

 

《兄友弟恭》

——叶修叶秋中心

 

再后来,每年叶秋都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去杭州轰炸叶修,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试图把叶修骗回家,借口从爸妈想你了到小点去世了无所不用其极,根据叶修不完全统计,小点在叶秋的嘴里起码去世了五次不止,当叶家的狗真的好难啊,在主人需要的时候还得学会自动去世。

 

 

《Good Morning早安》

 

——战队群像片段

 

正在此时,喻文州端着餐盘往这边走了过来,卢瀚文眼睛一亮,正准备说话,喻文州弯下腰,和躲在餐桌底下的黄少天来了个四目相对。

黄少天感觉大事不妙。

“少天你在餐桌底下干什么啊?”喻文州疑惑地问。

 

《Good Night晚安》

——战队群像片段

 

“刘小别你走路小点声,你这昂首挺胸的,阅兵仪式呢?我们这是偷偷加训,要小心点。”袁柏清压低了嗓子说。


——


一些题外话:


因为字数还有插图明信片啥的比较多,所以这次成本比山河敬我高好多(土下座),特典是我的手写(如图,很抽象,但是那个梨是我画了十几遍里觉得最不畸形的)

校对这次还是我(。),一方面是我太磨蹭了,现在文本还没有弄完来不及了找校对了,另一方面是……我觉得我的长句子可能会逼疯一批校对(至少我现在校了几篇我觉得我快疯了),文本还没修订完,因为有些文章是早期写的,现在看起来还是有点问题,每次回头看都能发现新的问题,所以一直在改,目前改了一半字数是14w,可能最后会比这个数字还多点(……

本子是我一直想出的一个系列,是一些离荣耀最远也最近的人,用不同视角写关于赛场之外的事情。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吧!!

评论(199)
热度(1265)
  1. 共45人收藏了此图片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