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一击

杨聪/赵杨


 

全明星结束后的记者采访环节,杨聪还是头一次感受的他们的热情,一看到他出来了,他们眼睛都亮了,那话筒都快塞到他鼻孔下面去了。他在镜头下谦虚一笑,又对着记者们鞠了一躬,这样不骄不躁的态度得到了那些在通道里站得腿都麻了的记者们一致好评。之后提问的时候也有意识地抛出一些容易让杨聪答得出彩的问题。一来二去,是宾主尽欢,其乐融融,三零一度本不是一线强队,只是这次杨聪的表现实在是太出色了太出乎意料了,但即使如此,杨聪也未有一点春风得意的模样,反而还是之前一贯的谦逊礼貌,记者们都暗自点头,不愧是第三赛季出道的老将,就是沉得住气。

 

记者们都在暗自盘算明天的稿子该怎么写,杨聪就从人群的簇拥里消失了,好像也不是那么留恋闪光灯怼着他脸的感觉,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摸到了一手粉,他暗地里呲牙,心里想这霸图怎么说也是一贯走的糙老爷们的路线,现在也折腰了,上台之前说是为了舞台效果好,那粉跟不要钱地往脸上擦。后来他上台了之后偷偷去瞥韩文清,发现果然霸图的化妆师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更不敢在韩文清脸上施肥,下台的时候黄少天也在质疑为啥就韩文清特例不用化妆,霸图很理直气壮,因为我们韩队的脸足够能打。

 

杨聪看了看虎着脸的韩文清,又看了看站在韩文清旁边能衬成小绵羊的周泽楷,心里想那确实很能打,特别能打,看起来能打十个周泽楷的。虽然心里吐槽霸图人均十米滤镜,但是他面上还是不表现出来的,人家让他干嘛就干嘛,非常配合,毕竟他屁股底下的位置还是比不上其他人热乎。

 

他从通道里走出来的时候,整个会场已经没几个人了,连蹲守着想碰运气合影签名的小粉丝都冻得回家吹暖气了。杨聪刚出来就在马路牙子对面看到裹得跟个熊似的赵杨,脑袋上戴着个羊绒的帽子,蹲在对面一边搓手一边往手心里呵气,怎么看怎么都冒着傻气。杨聪现在脸上的谦虚诚恳老实人全都在过马路的时候顺手给丢进了绿皮垃圾桶里,赵杨抬起头看到杨聪的时候,分明看见那货左脸写着一个嘚右脸写着一个瑟,要不是怕周围还有粉丝看见了影响不好,能直接给赵杨来个前滚翻。

 

杨聪眼尖看到了赵杨手上的扇子,笑了起来,“穿着棉袄摇扇子,您这爱好可真别致。”

 

赵杨气急,把扇子上的三零一度必胜给怼杨聪脸上了,“明明是你们战队有病?大冬天的应援发扇子。”

 

杨聪乐了,“你怎么坐我们这旮旯来了?”

 

赵杨看着自己的脚尖,“临海又没人。”

 

杨聪不说话了。

 

赵杨突然笑了起来,“啧,总不能坐微草去吧,他们发的绿围巾,确实看起来挺保暖的,但是我琢磨着我又不是王杰希,干嘛非给自己脑袋上整点绿?”

 

“哟,发围巾啊?好东西啊,不愧是微草,财大气粗。我待会让王杰希给我留条,我正缺围巾呢。”杨聪倒不挑。

 

“你好得有点志气行不行,今天整得这么牛逼,别掉了底子。”赵杨拍了一下杨聪的后背,然后像是感慨地吁叹了一句,“真好啊。”

 

杨聪知道赵杨是在说全明星的事,他把手插进兜里,被旁边店铺招牌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晃得眯了下眼,过了一会,他对赵杨说,“还只是刚刚开始呢。”

 

“你找到了撂担子的人了?”反正也是退役了的局外人了,赵杨问起来也没顾忌什么,杨聪点头也点得毫不犹豫,不仅不犹豫,而且非常春风得意,把记者面前没有露出来的那股子欠扁的嘚瑟劲儿都使在赵杨这儿了。他跟赵杨太熟了,熟到他知道赵杨不会生气,要不然他也不会来这,在冰天雪地零下十好几度里就等着他出来。

 

他也理应嘚瑟,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稳健的,换个词也就是黯淡,他总是光芒后的阴影,即使是三零一度的队长,最强的主力,在大多数荣耀的粉丝眼里,他也属于那种叫得上名字但是说不清他到底是个什么水平的存在。今天,就在今天,三零一度的刺客,终于露出了他的锋芒,他的匕首出鞘了,一击必杀。杀死了过去那个不温不火的杨聪,也杀死了观众的漠视和忽略。他们的目光终于汇集凝聚在他身上,凝聚成他的匕首的刃尖。

 

这样的高光时刻,好像让人想起了第四赛季的季冷,一击之后,震撼全场,彻底成名。但是他的故事也在那一击之后戛然而止了,虽然之后只要谈起刺客就无法绕开季冷,但是也多是觉得遗憾,没能再现那场惊艳的绝杀。而杨聪对赵杨说,这还只是开始呢。

 

“没办法,我人格魅力把人家征服了,死乞白赖地说要加入三零一度。唉。”得了好处还卖乖的说的就是杨聪这种人,看到赵杨一副要打人的表情,他把后面的话给咽进了喉咙里,很明显咽下去的太多了,噎得他打了个嗝。

 

赵杨翻了个白眼,“那我下半个赛季就等着看你浪了。你可别浪过了头翻车了,那我就坐个火车跑天津去当你面嘲笑你一次。”

 

“行,你尽管来,食宿我全包。”杨聪大手一挥非常豪气,壕到让赵杨琢磨要不就半推半就地被杨聪包养了算了,唾弃了一秒自己堕落的想法,赵杨揽着杨聪的肩膀往前走,“走走走,这么大好事能不庆祝一下?我请客。”

 

杨聪有点受宠若惊了,心里还有点暖乎乎的,想着赵杨真够兄弟,大老远来看自己比赛给自己加油还请他吃饭,正张嘴准备说点什么。赵杨很快地补充了一句,“我请客,你买单。”

 

杨聪咬牙,就知道这个铁公鸡没这么容易拔毛。

 

赵杨在旁边卖惨打感情牌,嗨我现在工作可难找了,好不容易找到一搬砖的活,跟工头求爷爷告奶奶请了好几天的假才来看看你的呢,现在穷到睡天桥。

 

反正就是满嘴跑火车跑习惯了,赵杨讲着讲着发现杨聪又不说话了,他尴尬地咳了一声,“我刚刚开玩笑的,我真没事,没那么惨。现在办公室里有空调有暖气,五险一金还包三餐,比以前还舒服。”

 

“你要是有需要,随时来找我。”杨聪认真地说。

 

“当然了。”赵杨笑着说,“到时候我黏上你了你甩我我都不走的。”

 

杨聪听他虽是这么说,但是到时候就算是遇到了困难也必然是一声不吭自己消化了,就像之前的无数次一样,临海在风雨里飘摇着,网上的流言满天飞,对他的诋毁和恶意猜测也是,他还是在他们面前嬉皮笑脸的,打落门牙也和着血往肚里吞,还能调侃着说是吃啥补啥。说是乐天派不如说是被命运锤到无奈,自嘲成习惯。

 

“你真是的,这么多年,藏着真深啊。”赵杨说,“我还真以为你舍命一击没有点技能点呢。”

 

“没办法。”杨聪说,“当队长嘛,总得学会取舍。总不能我潇洒完了,把队员丢在场上不管吧。”

 

赵杨望天,天上没什么星星,连月亮也被云遮住了,实在没意思,还不如看路边的灯牌,他突然转过头来说,“杨聪,你拿个冠军吧。”

 

“冠军?”杨聪重复了一遍,“对我这么有信心啊?”

 

“你不想吗?”赵杨反问。

 

“想啊。”杨聪说,“我就是奔着冠军去的。”

 

电竞之家评价三零一度,说三零一队总是这样,粘粘乎乎地在这一区域徘徊着,到了赛季末发力的时候,运气好,就进了,运气不好,就掉出局了。杨聪不想要这个运气,不想就算进了季后赛搞了个一轮游也被人说是这个赛季运气不错,就凭这运气两个字就把他们流的汗流的泪都变成了锅里的水,还架在火上一遍又一遍地烤,把水变成水蒸气。

 

杨聪从加入三零一度的那一天,眼睛里就没有离开过那尊冠军奖杯。但是他依然还是谦逊的,毕竟战队的成绩和他的表现并不足以让他说出,我想要冠军这样让人发笑的狂言。但是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不用说,所有人也能知道,他,还有三零一度,不是暗恋冠军,是明恋冠军。而今年的全明星,杨聪在赛场上的出色表现,打响了三零一度的第一枪。

 

赵杨听到他这么说,也笑了起来,他的眼睛被霓虹灯染得亮晶晶的,眸子清澈又明亮,“嗯,我等着呢。”


——


很早就想写聪哥的粮食了。我好喜欢杨聪,也好喜欢赵杨,也好喜欢王杰希。三期的三个队长,每一个都是模范队长,每一个都能让我流干眼泪。

评论(22)
热度(356)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2019-08-02

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