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北极光(中)

(上)


吕良x郭明宇

 

经理向皇风的队员介绍吕良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郭明宇。一直以来他们所熟悉的扫地焚香都是郭明宇,也理所当然地认为即使组建了战队,扫地焚香应该在郭明宇手上,由他来带领他们在联盟征战。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吕良,一来就直接担任队长,虽然知道他的能力很强,但很多人一时间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而郭明宇则是非常坦然地抬起头,率先说,队长。眼睛里的情绪还是如常平淡的,连一点愤怒不敢的星子也没有落在里面。不过大家都觉得,那些不甘都被他压抑在内心最深处,因为他知道,这才是最优解。

 

大概经理也是这么觉得的,对郭明宇还是多有抱歉,一开始承诺了他队长的位置,现在又变卦。不过战队的决策就是这样,永远是把战队的发展放在第一位,个人的情感往往都是次要的。他没有马上就要郭明宇把账号卡交给吕良,怕他一时间割舍不了。

 

也确实有些无法割舍。扫地焚香从建立开始就一直陪伴在郭明宇的身边,每一次升级,每一次竞技场PK,都是藉由他的手完成的。它已经几乎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现在要把它削下来转交给另一个人,说不疼那都是假的。但是在带领皇风公会完成了最后一次BOSS战,即使没有成功抢到BOSS,他还是把账号卡从读卡器里抽了出来。

 

他看着账号卡上面的荣耀的标志,下意识地捏紧了它。

 

不舍得?吕良问。

 

它就像,我身体的一部分。郭明宇最后还是把账号卡递给了吕良,不过,它跟你更合适。

 

它也会成为我的一部分。吕良接过账号卡说。

 

郭明宇抬起头,吕良的脸上没有类似于傲慢骄纵之类的情绪,他的自信是坦坦荡荡的,是建立在绝对的强大之上的坚定,也是他对郭明宇的承诺。训练室没有点灯,今晚也没有月亮和星光,郭明宇看着吕良琥珀色的眼睛,他在里面捉到了两轮月亮。

 

一起并肩作战吧。

 

好。

 

为了荣耀。

 

之后跟吕良渐渐熟悉了一些,吕良也有问过他,交出账号卡的时候,他是真的和他表现的一样心甘情愿吗?我当时还以为最起码要跟你打一场。吕良笑了一声。我回国之前看过很多你的视频资料,我以为你会是更加锋锐有攻击性的性格,跟你的打法一样。

 

这样吗?郭明宇也笑了一下,那看到真人,觉得有些幻灭?我一直都不太擅长反抗,而且。

 

他看向吕良,眸子里像是黑夜里海潮,比起嫉妒和不甘这些情绪,我觉得还是夺冠的渴望更强烈一些。

 

赢了一场单人赛,或者守擂一挑三了,如果团队赛输了,还是零。战队输了,就算我赢了也毫无意义。荣耀就是这样的赛制,从来不需要个人英雄。

 

而且我知道你比我更适合当这个队长。吕良背靠在天台的铁栏杆边,郭明宇坐在水箱上,仰起头吕良,他的金发在太阳下像是金子一样张扬又耀眼,但是他的眼神却是一贯的冷淡,吕良也在看着他,也许是阳光的折射把温度浸润其中,有些温柔的意味。郭明宇觉得喉咙有些干涩,说话也好像比往常费力一些,他对吕良说,我相信你。

 

 

好像很难再找到一个像郭明宇这样的一个逆来顺受的大神。网游开荒时期的三神,大漠孤烟早已签约了霸图战队,而一叶之秋最近也放出风声来要自己组建一支嘉世战队征战职业赛场。而郭明宇不仅交出了账号卡,自己还重新练了一个新的账号,也是驱魔师,作为吕良的影子战士出现。

 

那时候还没有明确的双核的说法出现。战队一般都只有一个核心,比如嘉世的一叶之秋,蓝雨的索克萨尔,霸图的大漠孤烟。战斗核心和指挥核心一般都在一个人身上,其他人听从核心的调派。但是同时也有一种战法,影子战法。影子以辅助核心战斗为主,拾遗补漏,是光照射之下的阴影,他们就站在阴影里收割对手的生命。

 

但是谁都想当光,谁都想在万众瞩目下接受欢呼,谁愿意当影子?所有的光芒都涌向核心,影子们毫不起眼,他们永远是赞誉和掌声的死角。

 

战队是有提出让郭明宇换一个职业,郭明宇说,我还是习惯玩驱魔师。

 

但是……战队暂时没有双核心的经验……经理擦汗。

 

我不当核心。郭明宇看了一眼坐在旁边,一直都沉默着的吕良。

 

察觉到了郭明宇的目光,吕良也看向他,郭明宇抿了抿嘴唇,我是心甘情愿当影子的。有光的地方就会有影子。只有最强的光才会有最强的影子。我不是想要双核,我们用影子战法。所以主导是你,吕良,队长,从始至终都是你。

 

郭明宇说,我把胜利都托付给你。

 

在吕良的眼中郭明宇一直都是堪称模范副队的人,好像就没有脾气的样子,寻常人被逼到这地步,饶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他偏要把自己到绝路的窄崖上任狂风猎猎吹他,他以此来向吕良效忠。这是他不战便死的决心。

 

吕良收起了之前因为会议桌空间狭窄而支着的长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郑重其事地说,好。没有过多赘述表决心,因为他知道郭明宇不需要,他需要的是行动,而吕良也一向是一个以行动说话的人。

 

会议室之前凝滞的空气逐渐流通起来,经理之前还担心郭明宇之前心里压抑着怒气会跟吕良起冲突,最后发现不过是杞人忧天了。郭明宇的平静并不是压抑本能,而是真的没有那么有所谓核心的位置,或者说,有比核心地位让他更想要追逐的。

 

温柔天使小声地跟闪存说,哎呀我刚才听副队跟队长说话,还以为走到求婚现场呢。

 

虽然她说话细声细气还放低了声音,但是会议室确实太安静了,声音还是传到了郭明宇的耳朵里,他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从后颈到耳根子都滚烫,红晕连成了一片。

 

 

郭明宇经常会去青训营走走,吕良毕竟是队长,又是电竞明星选手,刚刚才在国外取得冠军,采访还有跟扫地焚香的磨合就够他忙的了,所以郭明宇也很主动地承担下来了训练新人的任务。其实也是因为比起跟媒体打交道,他还是更擅长荣耀相关的事情。

 

当他被聚光灯锁定,被看不清面目的人质问,郭明宇副队长,你真的没有不甘心吗?他会忍不住动摇。在那样刺眼的光芒的照耀下,他好像整个人都赤条条地站在那里,心中的隐秘无处可藏。

 

而比起他,吕良就显得驾轻就熟很多,对于记者的提问游刃有余,沉稳又不失自信,郭明宇想,如果是他担任队长,想必是达不到这个效果的。从小到大他都被教要乖乖听话,不该说的就不要说,说出来就是错了,他因为多话错了一次,所以也将未来捏成了一团纸丢进了垃圾桶里。之后在网吧里浑浑噩噩的日子,也都是用拳头说话,也不用他来放狠话,他只用管动手。

 

薛明凯是训练营很亮眼的成员。他不服输又很敢拼,不到最后一秒决不放弃。即使对手是郭明宇,他也丝毫不会觉得害怕,反而更有战意。但是缺点也很明显,他不擅长配合,一旦是多对多的组合训练,他往往能够战胜面前的对手,就是多人合击他也可以从围剿中冲出来,但是赢了一次又如何,其他人都输了,他也是孤掌难鸣,瓮中之鳖罢了。

 

又是这样的一次结果,他愤怒地把外套甩在椅子上,对着身边的队友吼,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死了?我正准备来支援你们!

 

旁边的少年嘀咕,明明是你自己打得太入神了。还没有说完就被旁边伙伴拉了一下,看到郭明宇走了过来,马上噤声。

 

薛明凯还背对着他们,他生气地用手锤了一下电脑桌,还想说点什么,郭明宇拉住了他的手,如果你想当职业选手,就要爱惜自己的手。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认真,认真到几乎虔诚,薛明凯本来就有些憷郭明宇,想到他刚才看到了自己的糟糕表现很有些懊悔,垂头丧气地叫了句,副队。

 

你们继续训练。郭明宇对其他目光还聚集在这边的训练营的成员说,然后示意薛明凯出来。

 

薛明凯以为是郭明宇要批评他,跟着他走了出去,郭明宇坐在了长椅上,薛明凯垂着手站在旁边,踹了一脚院子里的石子,也说不上什么情绪,就是觉得不太爽,明明也不是他的问题,是队友配合不上他。

 

来坐吧。郭明宇拍了拍旁边的座位,薛明凯坐了下来。

 

他也没有去提之前的训练,而是问薛明凯,你的家是在杭州吗?

 

嗯。杭州。薛明凯点头。

 

那为什么会选择皇风呢?

 

呃……因为跟家里人闹翻了,就跑出来了。觉得北京比较好找事情做,做了一段时间看到皇风训练营在招人,就到这里来了。薛明凯老老实实地回答。

 

这样啊。那跟我很像啊。郭明宇说。

 

啊?副队你也是?我觉得你长得不像我这种人……薛明凯挠挠头。

 

你这种人?你是哪种人?郭明宇看着他,薛明凯被他看得发毛,扎着耳钉的耳骨抖了抖,他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就是小混混嘛,要是当了职业选手还能算有个正经事做,当不上就只能继续当小混混。

 

这么快就把自己定性还是为时尚早吧。郭明宇看着他,你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薛明凯马上跳起来,我才不想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去。怎么说也要混出个名堂再说吧。

 

那就记住它吧。

 

记住有用吗?如果我说我想打职业,你们会选择我吗?薛明凯问他。

 

有些事情不是想要就能得到的。郭明宇说。

 

就像你的队长的位置?大概也是破罐子破摔了,薛明凯的问题变得有些尖锐。

 

郭明宇并不觉得恼怒,他像是看恼羞成怒的小孩子一样看着薛明凯,这不一样,我不是为了当队长才来到皇风的。

 

我是想赢才来的。郭明宇低下头看着从树荫的罅隙里漏到手心的橘黄色的光,他也是追着这样的一缕光才走到的今天。

 

 

战队把这期训练营的名单交到了吕良和郭明宇手上,吕良看了一下名单,勾出了几个,然后单独抽出了薛明凯的资料,转头问郭明宇,明宇,你觉得怎么样?

 

操作意识,战术水平,都在训练营里出类拔萃。但是他的团队配合意识太差,即使编入队伍也没有时间来磨合,或者说,他太不稳定了,我们不值得冒这个险。郭明宇的叙述很平淡很客观。

 

听说你在训练营很关注他?吕良的声音判别不出情绪,他一向都是冷冷淡淡的一个人,即使笑也很难带几分温度。比起一脸好欺负的郭明宇,队员们其实都普遍更怕吕良一些。往往一个眼神就能够给复盘时候心浮气躁的会议室里降温。

 

嗯。他是个好苗子。只不过皇风不需要而已。如果有其他战队愿意接纳他,耐心教他,也许会成为我们的棘手的对手。郭明宇说。

 

嘭。郭明宇听到了重重的摔门声。经理懊恼地拍了拍额头,我想起来了,我昨天让他今天来上交身份证复印件。

 

没关系。郭明宇坐回了位置,这个消息是让他听到还是看到,都没有区别。

 

有意思。吕良轻声哼笑了一声,明宇,你好像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是吗?郭明宇虚应了一声,然后开始埋头整理资料了,也没有去问吕良以前眼中的自己是怎么样的多余好奇心。

 

经理出去忙活其他的事情了,整个会议室只有他们两个人,吕良看着微垂着头的郭明宇,碎发搭在他的额角,他垂下眼睛的时候睫毛显得很长,鸦羽似的。他不怎么经常笑,一般都是抿着嘴在旁边不说话,看起来并不显得冷漠,只让人觉得很乖巧。在发布会上也是,如果记者没有向他提问他就一个人在旁边发呆,但眼睛又认真地盯着对方在看。这让吕良想起学生时代那些走神也不会被老师察觉的优等生。他实在是占了这张脸的便宜,怎么看都还是少年的模样,也难怪当初吕良刚来的时候会误以为他是青训营的成员。

 

郭明宇把资料摞好,偏过头去,发现吕良一直支着下巴盯着他在看,琥珀色的眼睛里好像噙着笑意,虽然嘴角没有扬起,但是郭明宇莫名觉得他的心情好像还蛮不错的。郭明宇轻咳了一声,又低下头去,刘海的阴影遮住了眼睛里复杂的情绪。

 

明宇,赛季就要开始了。吕良站起来,站到落地窗前,手插进兜里,光直射进来,他一脚踩住,踩进了光晕里。

 

郭明宇看着他的背影,深色的眸子里有金色的倒影。

 

嗯。一起并肩作战。他回应,也像是在承诺。


——


明天要出去应该没时间更新,但是肯定会写完,可能是(下)完结,也可能有(中下)(下)这样,害谁想得到我一拍脑袋的cp写了八千还只是个开始呢……

评论(6)
热度(318)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