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翻过围墙

赵杨中心


赵杨没有副队。

 

也不能说没有,他的副队体验非常丰富,曾经一个赛季换了两次副队,职业生涯这么多年拥有过的副队可以绕地球五圈。说得有点夸张了,但是事实上也差不多。杨聪以前跟他唠嗑的时候就笑话他,说铁打的赵杨流水的副队。这句话看起来是调侃,实际上就是血淋淋的现实。人家副队为什么走?不过是临海留不住罢了。

 

赵杨也不会生气,他是个精神天津人,特别擅长自我解嘲。杨聪说,三期这几个人,就王杰希吃肉,你喝口汤,我们几个就眼巴巴地旁边看着。赵杨乐呵呵的,王杰希就着可乐吃肉,胖不死他。那个时候,临海还没有乌七八糟的事情,虽然是个草根,但是起码有个赵杨当门面,也算是草根中的战斗草,气冲云水吴雪峰退役之后,联盟没几个亮眼的气功师,就赵杨一枝独秀。玩什么职业自然就对当职业的职业选手有种归属感,气功师上手比较容易是个对普通玩家友好的职业,所以赵杨粉丝基础还真不小。虽然那个时代,是属于王杰希的时代,他太璀璨了,把天上其他的星星都衬成了萤火,但是谁也不会怀疑赵杨定然能在未来的联盟有一席之地。

 

赵杨也正赶巧。他一出道,吴雪峰就退役了。气冲云水这么好的号,刚刚三连冠的嘉世王朝这么好的资源等于就直接在向他招手。只要他点个头,他的未来是可以预见的光明璀璨一路平坦。那时候谁不挤破脑袋想去嘉世啊,跟斗神一叶之秋并肩作战,想着都热血沸腾。但是他这个头,一直悬在他的脖子上,一直等到他退役,也没人见到他点下来。

 

他身边的副队换了一个又一个,一开始的时候他还禁不住老板的催,跑到人家房间里拉着小手谈心谈了几个小时。那人对赵杨说,队长,人都是往高处走的,临海太小了。赵杨琢磨了一下,是这个道理,也没多做阻拦,就坐在他的床前跟他纯聊天聊了半宿,话题天南海北到处跑,聊到最后赵杨说,听说太原的老陈醋不错,你要是回来的时候给我邮几瓶。那人都忍不住笑出来了,队长,队长你可真够朴实的。赵杨挠了挠头,其实我还准备让你给我带几袋晋祠的大米。

 

好,我给你带。他笑了起来,眉宇间都是意气风发。

 

不过后来赵杨也没有等到他的老陈醋和大米,他跑到一个跟临海差不多级别的更新换代中的战队当队长,当着当着就掉进了挑战赛里。在出局的那个赛季,他就选择退役了。

 

赵杨知道他退役的消息的时候还找杨聪唏嘘了半晚上,不过职业联赛的残酷,他们也不是第一天体验到了,而是每天每时每刻都在被提醒,在飞速前进的联盟,在每天都日新月异的联盟里,不仅不能后退,即使是稍微跑慢了几步就会被远远甩开,远远甩开,到最后连前面人的背影也看不到了。

 

杨聪跟他聊着聊着就发现这人掉线了,使劲戳了好几下才把他戳上线。你干嘛呢?杨聪问他。

 

我在看他退役的重播。赵杨把眼睛从他沮丧又不甘的脸上移开,他恍惚间想到了当初跟他谈心的那个晚上,他跟赵杨谈起未来的时候,眼睛好像能放光,好像没有围墙能够阻挡他的梦想狂野生长。

 

赵杨想起了自己,刚出道的时候他吃完饭拽着杨聪跑到照大头贴的地方,硬要两个人来一张合影留念。杨聪吐槽你这也太有少女心了吧。他不管,咔嚓一下把他们两张大脸挤进了一张照片里,赵杨在机器上挑挑拣拣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门口贴的那个NO.1的贴纸,直接给戳自己头上了。那时候的他是真的相信,只要有梦就没有到达不了的地方,他是真的以为自己是故事的主角,也许有波折,有坎坷,但是终于能走到最后,他以为他有梦他够疯疯完他就能当英雄。

 

视频结束了,赵杨就盯着广告,然后跟杨聪打字:我觉得我好像看到了未来的自己。

 

疯到最后发现自己还是一条咸鱼。充其量是一条疯了的咸鱼。赵杨笑了一声。

 

不过,咸鱼挺好吃的。下次你来我们这打比赛,我给你带几条咸鱼你带回去。赵杨又补充一句。

 

别吧,你带几条咸鱼来比赛?你们老板不打死你?杨聪笑骂。

 

没,他也爱吃咸鱼。到时候我多带一条贿赂他。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赵杨倒是很有经验的样子。

 

跟杨聪又唠了几句。赵杨就躺到了床上,把鞋一蹬,被子蒙住脑袋,他在一片黑暗里又梦到了几年前的那个晚上,他被他的副队问,队长,你没有想过如果你接受了嘉世的邀请,你现在怎么可能是这个不温不火的样子?他好像很是为赵杨鸣不平,包括赵杨的粉丝也每年都苦口婆心地在微博在信件里问赵杨为什么不转会,按照他的资质,不管去哪个战队肯定都比临海发展得好,也轻松很多,不至于现在这么劳心费力。因为谁都看得出,临海只有赵杨一个人强行逆天超神把它顶起来的,所以赵杨不能打盹也不能懈怠,因为一旦懈怠,临海就会直接坠落,和之前无数个出局的战队一样,从此在挑战赛里仰卧起坐,然后逐渐被联盟淘汰。

 

赵杨当时是怎么回答来着,他啊,还是一贯懒散不太在乎的样子,抱着人家床上的抱枕,把下巴搁在上面压出一块凹陷。大概是找到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他整个人都懒洋洋的,好像一点攻击性也没有,他说,就这样很好啊。嘉世有我不一定更好,但是临海如果没有我了,可能就没有了。

 

啊…是不是听起来有点自大。赵杨有些不好意思。

 

不会。因为就是事实啊。他说,但是,我和队长你追求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赵杨把下巴从抱枕上抬了起来,背挺直了看了他一眼,他没有笑,近乎是严肃地盯着他,你的目标是冠军,临海也是,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赵杨一直都是一个随和的队长,毕竟队员们都资质有限,战队能力有限,他要是生气没等退役就要被气进医院好几回。临海发生了天大的事情,战队里每天都在传临海不行了,他还老神在在地翘着腿做日常训练跟队员复盘谈心,佛得一批,好像就算天塌了他也就撩起眼皮看一眼,然后挥挥手,欸那个谁,拿块石头把天上那窟窿补上去,晒死人了。这是他除了在赛场上之外第一次露出攻击性的一面来,他对人说,临海的目标就是冠军。被尘封的被世人以为已经钝了锈了的利刃,再次露出他的锋芒,他一字一顿地说,临海的目标从来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冠军。

 

笃定又自信,就像他十八岁的时候,看着嘉世的副队长吴雪峰代替叶秋上台捧起冠军奖杯。他指着吴雪峰对杨聪笑着说,总有一天我也会站在这里。

 

总有一天,我会翻过围墙。

 

他说。


——


很久没有写赵杨了,标题来自五月天《九号球》,靠这一首歌,我觉得我可以写好几篇赵杨。这是其中之一。

评论(26)
热度(380)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2019-08-26

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