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偷星星

传说王杰希的眼睛里有万千星辰,左眼一万右眼一千。

所以杨聪决定从王杰希左眼里偷走9000颗星星。


王杰希x杨聪


杨聪出道的第二场比赛就遇上了王杰希,他比赛前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在看魔术师的首秀视频,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杨聪也确实梦到了王杰希,他正举着扫把像是要给杨聪来个阿瓦达索命之类的。杨聪把这个梦在车上讲给了队友们听之后,他们笑得前俯后仰,有个人直接把手里的煎饼果子都笑掉了,之前车里紧张凝滞的空气流动了起来,他们要去面对的对手是王杰希,那个第一场比赛就把扫地焚香打得找不着北的魔术师,只上个星期那一场比赛,他的名字像是瘟疫一样在联盟里蔓延。

 

事情总会往最坏的方向发展,微草和三零一度的两名队员在擂台赛上同归于尽,双方守擂都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本队的队长,王杰希和杨聪,两个本赛季出道的新秀,在擂台赛上狭路相逢。

 

事实证明,王杰希并不至于只用一个阿瓦达索命就秒掉风景杀。但是从现场热烈而又激动的掌声和欢呼声来看,他赢得相当漂亮。既然连扫地焚香也没有办法挡住他,那杨聪也没有自负到认为自己能够抓住王杰希的扫帚毛。他打得很中规中矩,甚至没有来得及来一次舍命一击——刺客最喜欢的技能,就倒在了灭绝星辰下,倒进了王杰希的传奇里,成为了他新秀期辉煌战绩里的某某。

 

赛后握手环节,杨聪见到了王杰希,也许是当时现场的光打得太亮了,杨聪觉得他白得有点反光,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好像观众席的掌声并不是给他的只是他们在集体拍蚊子。他轻轻地跟杨聪握了一下手,杨聪还没有想好措辞来寒暄几句什么,他就松开跟杨聪触碰的手,接住了方士谦丢过来的可乐,王杰希拧开盖子,可乐喷涌出来飞溅了他一手,他眉头都不皱一下,完全没有露出方士谦期待的懊悔愤怒之类的情绪,他甚至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欠奉,仰起头把剩下的一半可乐灌进了喉咙。

 

杨聪对王杰希的第一印象,很喜欢喝可乐。第二印象,真他娘的装。

 

他那种装是很特别的装,不是装逼的装,也不是男人装的装。而是什么话也不说,用眼神告诉你,朕乏了你们跪安吧。赵杨非常辛辣地点评,杨聪乐呵呵地笑了笑,决定给他点个赞。

 

彼时赵杨在跟王杰希争最佳新人,所以时不时对王杰希进行抹黑吐槽,以大小眼为圆心以懒癌为半径,试图把王杰希嘲到痛哭流涕把最佳新人双手奉上。事实上谁也知道,王杰希没有竞争对手。他只需要把脖子伸好,等着最佳新人的桂冠落在他的毛茸茸的脑袋上。

 

谁也不会质疑王杰希会有璀璨的未来,就像他第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林杰队长宣布眼前的这名新秀就是未来微草的队长,他波澜不惊地被闪光灯包裹着,他的传奇就拉开帷幕了。他和他的扫帚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让人尖叫的奇迹,王不留行的呼声前所未有的高涨,至少比林杰时期要高调明亮太多,而这也正是林杰当初所预想的期待的,他从把队长的位置和王不留行一起交给王杰希开始,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微草会在王杰希的手中变成发光体,然后迎向天空变成太阳。

 

 

王杰希和杨聪认识得很魔幻。被王杰希打得晕头转向云里雾里之后,杨聪受到了队友们热情的安慰,他们也许觉得杨聪可能有点被打自闭了,其实他自我感觉也还好,也许是前一天晚上王杰希瞪着大小眼给他施恶咒给他稍微缓冲了一下,真的到跟王杰希打的时候,他还能吐出一口浊气,感叹活着真好。正要上巴士的时候,杨聪觉得肚子稍微有点疼,就跟司机师傅说稍微等等他再去上个厕所就回来。

 

他刚刚蹲下来准备开始酝酿,就听到对面有人在敲隔板。请问有纸吗?对面礼貌地询问。杨聪一瞬间觉得声音有点耳熟,但是又对不上号,连忙把兜里的一包餐巾纸从隔板的缝隙里推了过去。兄弟,你蹲了不短时间了吧?杨聪调侃。

 

对面沉默了几秒,嗯。手机没电了。

 

那你真的是惨。我看着会场好像都走空了没人了。杨聪说这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特别光辉而伟大,好像一个拯救公主的骑士,连拉个肚子都能解救一个遭遇尴尬的兄弟。杨聪一直都是一个特别乐于助人的人,以前上学的时候还得过好几张见义勇为的奖状,平时在路上溜达特别喜欢给人家老奶奶拎菜扶人家过马路。因为日行一善真的很快乐,快乐到他忍不住哼起歌来。

 

然后等到杨聪推开门看到王杰希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关上门重启一次,等再次拉开门看到王杰希还是靠在洗脸池旁边手里还拿着杨聪的半包餐巾纸的时候,杨聪脑子一时间有些短路,哦原来你也要上厕所的啊?

 

话一出口他也觉得太傻逼了,恨不得把话吞回去,有些尴尬地讪笑。主要是王杰希给人的印象过于不食人间烟火,怀疑他是饮露水而生的没有什么七情六欲。赢了比赛不会骄傲,输了也不会气馁,好像输赢都不会在他的眼睛里多停留一瞬。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把餐巾纸还给杨聪,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他走到厕所门口,突然转头对杨聪说,你歌哼得挺难听的。

 

杨聪对王杰希的第三印象:是个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王杰希思维很跳脱,是个毁气氛的高手。这一点在杨聪上一秒对王杰希告白了,下一秒王杰希突然把手伸到他后颈里去拎出了一根柳絮可见一斑。

 

杨聪还以为这是王杰希式的拒绝,正准备开玩笑把话题岔过去。王杰希点了点头,好啊。答应得非常利落且随便,就好像杨聪刚刚是在询问他待会一起下馆子怎么样。

 

我以为你会拒绝我。杨聪说,我可是还喝了一口酒,借着酒劲才鼓起勇气来找你的。因为我心里有种直觉告诉我,如果我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会后悔一辈子。

 

事实证明是正确的。王杰希对于荣耀方面敏锐得不得了好像刚刚出生的时候就自动加了好几个技能点,而他在察觉微妙情感这一块,显得迟钝很多。比如等到杨聪对他说喜欢的时候,他才发现,杨聪对他比对其他人要好一些并不是种错觉,而他自己对于杨聪偶尔转过头对他笑会心跳加速并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心脏疾病,他决定不告诉杨聪为此他还在微草集体体检的时候特地重点查了心电图,他觉得杨聪可能会笑到当场暴毙。他们才刚刚确认关系,王杰希觉得他暂时还没有谋害男朋友的想法。

 

王杰希松开手,手里的柳絮裹挟着路灯的光顺风飘远了,杨聪看着它在自己面前划过一道弧度,然后很快地就跟它的同伴一起借着风力浮沉,白色的柳絮在空中飘飞,像是在落雪。杨聪转过头的时候,突然被王杰希吻住了,很轻的像是蜻蜓点水一样的吻。王杰希好像还闻到了一点点从齿缝里泄露出来的酒香,很浅很淡,看得出来其实杨聪说的一口真的不是虚指。但是王杰希觉得也许他的酒量还比不上杨聪,要不然怎么解释他嗅到一点酒精的味道就醉了,借着那点酒劲吻住了杨聪。

 

深夜的街道上没有人,连出租车也很少路过。杨聪睁开眼,发现王杰希现在跟他近到连绒毛都可以看清楚,他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吻得非常严肃非常认真,认真到杨聪开始考虑自己这样突然睁开眼睛是不是不太好。

 

正这样想着,王杰希也睁开了眼睛,他的睫毛可真长,杨聪有一瞬间觉得会戳到自己眼珠子。王杰希跟杨聪以超近距离对视了几秒,杨聪有些尴尬地后退了一步。王杰希看了一眼杨聪,你的妈妈没有教过你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睛吗?

 

我的妈妈没有教我该怎么接吻,嗯,尤其是跟一个男人。杨聪和蔼地回答。

 

王杰希看起来还想再说点什么,杨聪突然把冰凉的手伸进了王杰希温暖的后颈里,王杰希等着他掏出点什么,但是杨聪好像真的只是单纯想把手放进一个温暖的地方暖和一下,或者还夹带着,对王杰希之前的报复。

 

幼稚。王杰希噙着笑意低语了一句。

 

杨聪又把手往衣服里伸进去了一些,王杰希,你知道你说这话的语气就像是韩文清吗?

 

我觉得你不敢把手伸进韩文清的脖子里去。王杰希不置可否。

 

但是我也不会跟韩文清接吻的。杨聪笑嘻嘻地望过去,王杰希看着眼前一贯好像没什么脾气的朋友,至少在几十分钟之前还是朋友。他几乎从不生气,看谁都是一副好脾气的笑模样,也是是刺客的职业特征,他很低调也很谦逊,比起王杰希早年的锋芒毕露,他总显得有些慢热,但是扎实,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润物细无声一般地把他想要的东西弄到手,比如王杰希,心甘情愿地栽到他手里。

 

也许还有更多的。王杰希心里想。虽然三零一度从来没有明确地说过自己的野心,但是王杰希知道,杨聪绝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

 

想什么呢?杨聪把脑袋扭过去问。

 

想你。王杰希老老实实地回答。

 

杨聪好像被这样朴实无华的情话取悦到了,笑得眼睛都变成了月牙,那我批准你多想一下。

 

 

杨聪和王杰希确认了关系之后,也并没有蜜里调油黏黏糊糊,好像他们本来也不擅长这些。日常就是在三期群里唠嗑,偶尔私聊聊一下骚,聊是主体,闷骚是属于王杰希的。王杰希跟杨聪说微草里的几个小少年似乎有在偷偷谈恋爱,休息的时候会抱着手机傻笑个不停。杨聪反问他现在在干嘛,王杰希说抱着手机跟他聊天,然后经过方士谦的提醒才发现,他的嘴角也情不自禁地上扬。

 

喏,你看,我们也一样。杨聪笑嘻嘻地回了他一个猪鼻子插葱装象的表情包,有没有种高中背着班主任谈恋爱的刺激感?

 

后来赵杨知道了他们的对话,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我只觉得是平时一本正经的班主任罚了情窦初开情难自禁的高中生的站之后,在转角处仰起头跟教导主任接吻。

 

很有想象力的发言,我现在脑子里都有画面感了。杨·班主任·聪和王·教导主任·杰希。邓复升笑了笑。

 

我跟王杰希接吻暂时还不用仰起头。杨聪指出了赵杨的漏洞。

 

谢谢我并不太想知道细节。赵杨说。

 

他们两个在一起的动静其实很小,几乎没有惊扰到任何人。至少在全明星的时候。王杰希和杨聪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北京的房市,赵杨在旁边小鸡啄米好像在听催眠曲,也只以为是杨聪心血来潮想去北京炒一下房,而并没有想到是他们两个开始为退役后未来的养老生活做打算。

 

我觉得你应该想想未来。杨聪劝导赵杨。

 

我不去想这些。赵杨用手臂枕着后脑勺,那太多变了,谁能够预料到明年的今天是下雨还是天晴呢。我们看不到以后,珍惜现在多好。

 

至少那个时候杨聪,是真的认为他和王杰希会一直走下去,在北京定居,家里养一只猫,工作结束了的周末就在阳台上跟王杰希抢着撸猫,什么事情也不做,只任由阳光把整个人都晒得懒洋洋的,肚子饿了就相互推诿为今天谁做饭唇枪舌战一番,直到有一方博弈输了。

 

关于未来的全部构想,就像把自己罩进刚刚晒过一下午的被褥里,阳光的味道和柠檬洗衣液的味道混杂在一起萦绕在鼻端,杨聪把自己深深地埋进去。

 

 

全明星周末是杨聪和王杰希除了两次比赛和冬夏休之外难得的一次碰面。杨聪还没来得及跟王杰希说一句话,他就被主持人叫了上去,新秀挑战赛,王杰希一直都是热门选项。杨聪抬着头看着大屏幕上的王杰希非常具没有前辈风范地给新人上了一课,王杰希其实并不擅长藏拙,除非是他需要,他一直都是个锋芒毕露的人,只不过他一贯都擅长做多于说。

 

王杰希从台上下来的时候杨聪正跟赵杨聊得热烈。看到王杰希,杨聪兴致盎然地招了招手,老王你来看。

 

看什么?王杰希把围巾摘下来放在椅子背上。

 

看我俩的cp名。杨聪笑了起来,叫王思聪。

 

王杰希挑眉,嗯,听起来是挺有钱的样子。

 

是啊,所以老王你得多努努力。要不然杨聪就去找王思聪了。赵杨还在翻论坛,欸你们看还有一个,叫王杨补牢。靠你们粉丝太有才了哈哈哈哈哈。他笑得周围几米的观众能下半生用助听器生活。

 

听起来一股子be的味道。杨聪说。

 

怎么?王杰希没懂。

 

王杨不牢啊。

 

王杰希不擅长玩文字游戏,他的解决办法一贯简单粗暴:不牢我改明儿弄一管502把我们的手黏牢。

 

赵杨差点没被呛死,他痛心疾首地对杨聪说,老杨啊你还是再多考虑一下,你说王杰希这大小眼要是遗传多不好啊。

 

我琢磨着我也生不出来吧。杨聪说。

 

不是,我的意思是,要是你也被遗传了怎么办?赵杨脑洞很清奇地说。

 

你的意思是我是王杰希儿子?杨聪震惊。

 

我跟杨聪八代以内肯定没有血缘关系。王杰希说。

 

你查了的?赵杨瞥他。

 

我查了的。王杰希笃定。

 

靠!你们关系进展到连族谱都查了?赵杨被他们震惊到了,他觉得有一天早上起来杨聪递给赵杨一张请柬邀请赵杨参加他跟王杰希的婚礼赵杨都不会稀奇了。

 

 

等到整个活动流程结束了,已经是大半夜了。因为全明星撞上了元旦,杨聪和王杰希走到街上的时候依然灯火明亮路上行人熙熙攘攘。情侣亲热地牵着手,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

 

虽然两个大男人出来逛街有些奇奇怪怪的,但是毕竟还是元旦,总应该有点仪式感,大半夜不睡觉出来乱晃好像一直都是情侣之间的保留项目。杨聪决定遵守它。他跟王杰希把队员们安置好了之后就穿好衣服就跟做贼似的偷偷溜了出来,走到了繁华的闹市区,圣诞节刚过,有些店铺的装潢还没有翻新,merry christmas和圣诞老人还在歇脚。

 

据说赵杨到现在还依然坚信着圣诞老人的存在,在每年圣诞节的时候要系一只袜子在床头,即使每天早上只能收获一团圣诞老人送的空气。杨聪说,他转头看王杰希,你呢?你相信吗?

 

我不相信。王杰希说。但是也许他存在。

 

杨聪弯了弯嘴角,王杰希就是这么一个人,愿意相信梦想的现实主义者,他不相信奇迹,但是他也从来不会去妨碍别人去白费力气想要抓住点什么。

 

杨聪在透过玻璃在一家店里看到了摆在展柜上的洋葱帽子,他兴致冲冲地拽着王杰希到店里去试戴。

 

这个帽子设计师审美有点问题。王杰希如此点评。

 

然后说话的功夫他就被杨聪强行套上了他刚刚点评过审美有问题的紫色帽子,他没有挣扎,任由杨聪左边拍拍右边捏捏,然后后退了一步,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挺适合我们的。杨聪满意地说。

 

你说的是颜色?王杰希看了他一眼。

 

是啊,基佬紫。杨聪笑得直不起腰来。

 

然后王杰希就趁着他还在笑,把另一顶帽子也趁机戴到了杨聪的头上。现在我们一样了,王杰希低声说,杨聪觉得自己耳廓稍微有点热,也许是因为王杰希吐出的温热的呼吸,也许是因为他的话。

 

他们戴着一样的帽子在冬夜的大街上并肩走着,人群拥挤熙攘朝着一个方向涌去,他们也在人群中。

 

下雪了。有人惊呼。

 

几乎所有人都仰起头看雪的时候,杨聪觉得自己的嘴唇被某种温热又柔软的东西快速地触碰了一下,他转头看王杰希,王杰希还保持着若无其事的模样,好像刚刚偷亲的人不是他而是路边随便的某个流氓一样。


在赛场上,自第一次他与王杰希狭路相逢开始,他就会被王杰希出乎意料的招数打得晕头转向,魔术师的路子很野,谁也捉摸不透。至少在生活中,杨聪选择缴械投降。

 

他们又往前面走了一段路,杨聪伸出了一根小拇指轻轻地勾住了王杰希的手,王杰希脸上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暗地里把杨聪的整个手都握住了,在大衣的袖子和人流的掩饰下,他们肆无忌惮地牵手。杨聪觉得自己的心跳声都快冲出耳鼓膜了,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而王杰希的手还是如之前一样干燥温暖。他们交握着手,体温也在紧紧贴着的一小块皮肤之间交换着,杨聪渐渐感觉自己失衡的心跳也传导到了王杰希身上,虽然他的脸上还看不出任何端倪。

 

他们就顺着人潮往前走着,雪悄无声息地融化在了他们的手背上。

 

杨聪侧过脸看王杰希,看着他黑色的眸子里倒映着路边店铺闪耀的灯光,忽然王杰希也偏过头来,杨聪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他站在灯火里,仿佛星光璀璨,仿佛有爱火在燃烧。

 

——


这个是个前篇,真正要写的剧情还没有开始,暂时先不剧透。

王杰希x杨聪,又名王思聪

评论(49)
热度(453)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2019-09-06

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