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理想主义者的出逃

赵杨中心


他从这里逃走了,慌慌忙忙地翻身骑上破自行车跑了,车零件叮铃咣当响落了一地,他还是不回头。最后他骑着独轮车固执地寻找他的栖息地。



赵杨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晚上睡不好觉,天天做噩梦,梦到临海挂了,欠了一屁股债,然后把他们这群逛吃干饭的职业选手全部拖到菜市场低价甩卖,最后年轻的小白菜都被扒拉走了,就剩他一个年老色衰人老珠黄的老白菜,老板说,那成啊,卖不出去我拎回去下挂面吃,正磨刀呢,终于有了个瞎了眼的买家来了。赵杨感激得快掉眼泪了,一抬头看见了王杰希,第一次注意到的不是他的大小眼,而是看着他跟个土豪暴发户似的十根手指上戴了十二个冠军戒指。看见赵杨看戒指,还特地伸出手在赵杨面前炫了一圈,手指头还在他面前前后抖,气得赵杨当场打人。


拳头还没挥上去,赵杨打了个喷嚏就把自己惊醒了。对着空气骂了半小时王杰希,翻来覆去也是那几句话,后来自己也觉得没意思,收声了,穿着人字拖坐在桌子前开了台灯开始翻前一天晚上经理交给他让他看的甲方爸爸的资料。他一向都嘴笨,说木讷也谈不上,就是一到人前没有腹稿就腿肚子打颤,假装是一副乾坤在握的样子,实际上心里虚得一批。后来回顾看录像,看着那副模样越看越眼熟,仔细琢磨一下就不是王杰希面对记者的时候那股子跪安吧朕乏了的模样吗,又气自己不争气,到头来还是在模仿王杰希,你模仿他的对答方式模仿得来他的璀璨未来吗?赵杨还在翻资料,翻了一页又一页,琢磨怎么说才显得不过于舔狗看起来不至于那么跌份。后来想到临海现在的样子,别人怎么说也是金玉在外败絮其中,临海整得快连金玉的壳子都没了,就剩一团败絮在外面飘,睽睽之下,只等着飘散。


但是赵杨不甘心,临海要是有意识它也不会甘心。向天借来一口仙气吊着也想往前蹒跚着多走几步,可还算有几分心气留存。赵杨去训练营看还没成熟的韭菜秧子,还有人在训练结束跟同伴打闹的时候意气风发地说临海是冠军。说着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赵杨缩了缩脑袋,跟鹌鹑似的。赵杨却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也跟着说了一句,临海会是冠军的。这样少年使性子的话在他的嘴里很少出现了,他很早就学会多说多错少说少错,记者们和他们的长枪短炮就是爆米花机,玉米粒扔进去爆出爆米花供谁茶余饭后一边看烂俗肥皂剧一边消遣。


赵杨在临海经历了其他职业选手几辈子都难得经历的精彩人生,蹲在电脑前面打打游戏跟坐海盗船似的,每天在风雨里飘摇,又是永远没有竞争力的边缘战队却总是让人津津乐道,今年临海又能整什么幺蛾子。但是他又是一个太好治愈太容易热血上头的人,就像现在,眼前的这群孩子还有心气,他们还能相信,临海跟冠军不是两个毫无关联的词语,他就还能再继续下去,继续固执地守在这里,任雨水浇在他的头上他也不低头也不妥协,他就是固执的理想主义者,他就是不相信努力无用,他就是在现实的碾压下拼了最后一口气也要在理想身上揪下一根毛揣在怀里。


后来那个在训练室说临海冠军的少年离开了临海,走之前赵杨问他,他低着头摆弄着金属拉链,然后说,我觉得我看不到未来。


其实你的实力差不多再几个月,秋天,你再等到秋天就能出道了,出道就是正选,等我退役了,可能队长就是你的。赵杨干笑了一声,他脸有点酸,想揉揉,但是又想这时候不适合。


少年抬起头看着赵杨,然后,成为下一个队长吗?


少年的眼睛里没有过多的激烈的情绪,但是刺伤了赵杨,让他几乎无法直视。


待在临海,永远在常规赛徘徊,等队长你退役之后,你说,会不会跟昭华他们一样?甚至更惨?少年笑着问赵杨,好像也没准备找赵杨要个答案,跟赵杨鞠了个躬,然后走出了临海队长的办公室。


赵杨靠在椅子的靠背上看着漏进来的光一点一点移出门框,看着太阳渐渐沉落西山。



赵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从刚刚一出道,别人都削尖脑袋想要进那些在大城市的有资金有底气有明星选手的战队,他偏不,他就是要留在他这座不大不小的城市,他就是要守在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一砖一瓦都是熟悉的,都是自己的朋友。别人笑他天真,他要还要笑回去,打败你的不是天真,而是无鞋。


而老板不是,他是商人,权衡利弊,他不知道赵杨到底有多轴有多傻,愿意为他的所谓的理想付出多少青春,他只觉得他得留住赵杨,因为赵杨就是临海的精气神,赵杨要是一垮,临海就垮了。而临海在各种大大小小的事件里最后终于还是不至于颓然崩塌的一部分因素,也许还是赵杨从来没有选择在危难的时候跳槽。不过他也不去挥挥手表个态,我就是栽在临海了,生是临海的人死是临海的鬼,他还是一贯的,该几点训练就训练,遇到记者问转会就打马虎眼,打完马虎眼继续回训练室训练。就是这样平淡却又暧昧的态度,总是让老板觉得他就是随时要红杏出墙的小妾,也总是让其他战队觉得有可乘之机。


杨聪问他为什么,他把手插在裤兜里,抬头望着天,我就是觉得没必要去喊口号。想走的人说得再好听也是会走的,我不会走,一句话不说也是不会走的。懂的人自然懂。


杨聪往嘴里塞了最后一点饼的边角料,含含糊糊地说了句,太傻逼了吧。


赵杨笑着锤了他一拳,你才是傻逼。


后来琢磨起来确实傻逼,谁去在意你的精神你的坚持你的理想?赵杨说他的理想是让临海拿个冠军,这是他从出道就开始有的理想。换个小学老师来都能跟他说,小朋友,这里用得不对哦,这个应该叫梦想,跟我念,梦想。


理想怎么说还是沾边沾了个理字,他想要的,好像永远都是一个不能实现的梦。


但是他就是靠做梦梦过的这七年的。


只不过梦到最后猛地惊醒了,他粗喘着从床上起来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出逃了,他连行李也不背。


理想主义者最后终于还是被在月光下仓皇出逃。


——

好久以前写的合志稿解禁,现在回头看好像有点太沉了。

评论(11)
热度(379)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2019-11-26

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