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最好一日

双花

状态很差,写得很糟,不过张佳乐生日快乐!依然爱你。


1

 

最开始的时候,张佳乐和孙哲平都只不过是被拽去救场,别人两边杀得你死我活,恨不得直接上黑名单,倒是他们俩好,转头两边一看,这俩家伙直接给勾搭上了。不仅线上聊得火热,还要线下奔现。这在张佳乐的朋友们看来,就是被孙哲平迷了心窍。

 

当时现实的朋友都奉劝张佳乐,世道险恶,万一对面是不安好心呢?

 

张佳乐也非常有自保意识,可能是自小长得漂亮,没少被动歪心思,此时他很熟练地说:“我带辣椒水,他要是敢拽我胳膊,我直接掏出辣椒水嗞他眼睛。”

 

孙哲平在不知情的前提下,保住了自己珍贵的眼睛(?)

 

2

 

孙哲平当时的邀请显得非常不合时宜。说实话,像是这样,刚刚把对方砍嗝屁,然后问对方要不要搞一个组合,这样的语言艺术很有可能是跟叶秋学的。不过还是得说,什么锅配什么盖呢。张佳乐还真就吃这一套,什么虚头巴脑的,他还不乐意听呢,他当时觉得孙哲平可太果断了,他就喜欢这样果断的人。

 

等到孙哲平跟张佳乐奔现了,他才发现张佳乐说的喜欢好像有那么点不太对劲。

 

张佳乐拎着菜单看了一眼,推给了孙哲平,兴致勃勃、充满期待地对孙哲平说:“你来点菜吧!”

 

看着那股子如释重负的劲儿,孙哲平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人形抽签桶,专门过来给张佳乐决定每天吃什么的那种。

 

孙哲平:“米线吧。”

 

张佳乐纠结:“总是吃米线,有点腻了。”

 

孙哲平:“那汽锅鸡。”

 

张佳乐:“这家鸡不是很正宗。”

 

孙哲平翻了一页:“火瓢牛肉。”

 

张佳乐:“吃太辣的我怕你明天直接肛肠科报道……不好吧?”

 

孙哲平放弃征询张佳乐的意见,继续下去可能张佳乐把整个菜本子都埋汰完了他们还饿着肚子,他一锤定音:“就吃这个。”

 

张佳乐吃辣吃得很快乐,孙哲平当时吃得面无表情,只是可劲儿喝水,第二天张佳乐夸孙哲平:“我觉得你这人特别不错,话少,很深沉,有涵养,不像是我之前网游里遇到的一小孩儿废话太多了,吵得我脑仁疼。”

 

孙哲平:“……”

 

张佳乐当时觉得孙哲平是个酷哥。

 

后来孙哲平复盘:“上火了。”

 

张佳乐:“啊?”

 

孙哲平又重复了一遍:“上火了,懒得说话。”

 

孙哲平这人丢脸的事情也能说得很洒脱、很是理直气壮。衬得笑得东倒西歪,直拍孙哲平的大腿(?)的张佳乐更为古怪。

 

张佳乐笑了一会儿,忽然正襟危坐,表情颇为虔诚:“那大孙,我们待会吃什么?”

 

3.

 

今天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一直是困扰张佳乐的三大难题,如果有第四大难题,那一定是因为张佳乐今天要吃夜宵。

 

现在孙哲平一来,直接帮他解决了这几大难题。孙哲平此人非常不错,他做了决定就不会后悔,也懒得去瞻前顾后,要是点了难吃的菜,下次不点就行。所以张佳乐非常快乐地把每天吃什么这个重担交给孙哲平分担。

 

孙哲平听着这个描述,越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人形签筒,每天被张佳乐摇一摇,蹦跶出一个签词来。

 

张佳乐口味叼,特麻烦,孙哲平挑啥他都:随便。随便了回来之后他又愁眉苦脸的,开始纠结是不是吃其他的比较好。

 

孙哲平烦了:你吃几把去吧。

 

张佳乐:……

 

张佳乐:我靠!

 

张佳乐:你刚刚骂得好有气势,怎么做到的?教教我,我下次用去骂叶秋!

 

孙哲平:我不是在放狠话。

 

张佳乐:啊?

 

张佳乐忽然想起了室友的性取向。

 

张佳乐:……

 

4

 

孙哲平压根就没瞒过张佳乐自己是gay的事情,他不屑于干那种藏头露尾不清不楚的事情,一切都打开天窗说亮话。本来他以为作为直男的张佳乐会有些排斥,但没想到张佳乐就跟没事人一样,每天该干啥干啥,甚至有时候还是没界限地撩拨来撩拨去。

 

张佳乐的表情很正直,孙哲平憋得很上火。

 

5.

 

虽说孙队长话少,但也平日里豪气干云,几句话就能把认识没多久的队员们感动得热泪盈眶,恨不得当场认他当大哥。虽然孙哲平年纪不是里面最大的,但气场强、讲话掷地有声、也担得起责任,百花其他人都对他很服气。

 

孙哲平脾气还挺好的,都不怎么生气,只就事论事,很少发泄情绪。更何况当时选择来打游戏的,身上都带着些草莽般的江湖气,血气方刚的小年轻们才不管让人头疼的大道理,他们只会跟随自己觉得厉害的人,孙哲平又的确有这样的能力让他们心服口服。好脾气的孙哲平虽不是好好先生,但也很少一上午不讲话,好几个人去倒水时路过张佳乐就小声问他:孙队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是不是你又折腾他了?

 

张佳乐很郁闷,这些人怎么回事,他孙哲平心情不好,怎么就应该由张佳乐负责了。虽说现在百花位置不宽敞,他俩被迫当室友,少不了摩擦。好像孙哲平有情绪就是有道理可循的,蛛丝一样的线就缠在张佳乐的手腕间,而张佳乐他闹情绪就是没缘由没道理。不过这时的张佳乐还有着较为圣母的一颗心,他觉得自己的确得为孙哲平的坏心情负责。于是他点了烧烤,没跟孙哲平打招呼就点的变态辣,等孙哲平吃进了嘴巴里被拉得喝了一瓶水,张佳乐还没心没肺地笑。扎小辫子的小伙,长得是有点女气,像大姑娘,一说话像对着人傻乐的哈士奇,跟谁关系都好,对谁都真心。

 

最后孙哲平忽然地把他压在床上,张佳乐去推他,没推动。

 

孙哲平盯着他看了两眼,黑眼睛雾沉沉的,盯得张佳乐心里发毛。

 

张佳乐也不服气了,主要是他觉得没道理,都是俩破打游戏的,平时也差不多的运动量,怎么孙哲平这家伙就一把能把他摁住呢?他忽然发狠,一咬牙,翻身把孙哲平推开,骑在孙哲平的身上,翘起唇角,很得意地说:还想揍你乐哥我……我跟你说,我以前跟小狗打架从来没有输过!

 

孙哲平:起开。

 

张佳乐:不起。

 

张佳乐小时候巷子里看小狗打架就是这样的,院子里的老人告诉张佳乐,要是不一开始确定地位,把小狗揍服,小狗之后看到你就要欺负你。虽然他一时间思维飘得有点远,但张佳乐此时认定,自己要是撒手了,就输给孙哲平了。

 

孙哲平咬牙切齿:我硬了。

 

张佳乐揪着孙哲平的领子,听歪了,还挑眉说:孙哲平同志,建议你认清楚情况,现在很明显赢的是我。

 

孙哲平:……

 

孙哲平:我喜欢男的,再不起来你后果自负

 

张佳乐的大脑用了三秒钟解析了这个句子,忽然从孙哲平身上弹起来。他坐到了椅子上,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表情纠结地说:……你不会不想认输,故意哄我的吧?

 

5.

 

张佳乐的长相和他的性格不咋搭界。他们俩准备奔现的时候,孙哲平想到到时候见面碰头,随口问了一句,你长什么样啊?张佳乐那边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他当时翻自己相册,里面照片太骚气的好像不太合适,他震撼地发现,他是吃了菌子吗?怎么相册里还有漏点的照片。孙哲平那边敲了个问号过来,张佳乐视死如归地随便Po了一张过去。

 

孙哲平盯着那张明媚忧伤的侧脸沉默了三秒钟。

 

张佳乐斟酌用词:怎么样?

 

孙哲平:……

 

张佳乐:靠!我长得还行吧!不至于让你打省略号吧!

 

孙哲平脑补的张佳乐是一个一头黄毛的精神小伙,瘦瘦的,但是很精神。没想到照片上的张佳乐,长得如此文艺青年,精神是挺精神的,但精神的方向似乎不太对劲,一时间他有些语塞。不过孙哲平毕竟是孙哲平,哪怕是尴尬也能瞬间打包抛之脑后,他把照片保存了之后,一本正经地对张佳乐说:还行。

 

张佳乐后来评价:其实一开始去见你我还挺紧张的。

 

怎么?孙哲平乜他一眼,我怎么没看出来。

 

靠,那不是你对我精心挑选的照片居然只评价了一个“还好”!让我觉得你的眼光特别挑剔!张佳乐煞有介事地说。

 

孙哲平心里想,你真的是直男吗?直男干嘛这么在意自己在同性眼中的形象。

 

张佳乐继续说:但是见面之后,我这样的疑虑就消失了,因为你当时很明显被我的帅气震住了。

 

孙哲平:……

 

孙哲平简单回忆了一下当时去见张佳乐时,张佳乐的打扮:粉红皮夹克、紧身皮裤,扎一小辫子,还特别骚包地喷了香水。显得他俩不应该去网吧碰头,而应该直接右转去酒吧嗨起来。

 

张佳乐后来回忆起来:我当时是不是显得有点gay?

 

孙哲平:何止是有点——

 

张佳乐怀疑:你当时没对我起邪念吧。

 

孙哲平:……

 

张佳乐警惕:还真有啊?

 

孙哲平:本来有点的。

 

张佳乐:后来是怎么让你熄灭了这样邪恶的心思。

 

孙哲平:凑近了闻,发现你身上的香水味,是六神花露水。

 

6.

 

张佳乐喜欢在浴室里唱山歌,而且还是那种不太健康的山歌。他唱得毫无自知,而且非常快乐,经常在浴室里一洗就是半小时,孙哲平穿着裤衩坐在沙发上听着里面的张佳乐曼妙的嗓音开始往下三路跑了,孙哲平咚咚咚地敲着玻璃门。

 

张佳乐很欢快简直是肆无忌惮:大孙,要进来一起洗吗?

 

孙哲平:你洗澡的时候能不能安静点儿啊?

 

张佳乐毫无自知:我很吵吗?

 

孙哲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裤衩里肿着的一大包,咬牙切齿地说:吵,吵得我脑袋都晕了。

 

张佳乐抱怨:我妈以前都不抱怨我。

 

孙哲平:我是你妈吗?惯得你。赶紧的,洗完澡出来,多穿一点,把T恤套上。

 

张佳乐:?天太热了,大孙,你不能双标啊,你能穿裤衩我不能穿吗?

 

孙哲平为了表现自己的公平,在玻璃门外开始套衣服,最后张佳乐拎着盆出来了,看到的是昆明的大夏天里在家里穿得整整齐齐的孙哲平。

 

张佳乐肃然起敬:你为了把我热中暑你也太拼了吧。

 

孙哲平把T恤糊在了张佳乐的脸上。

 

孙哲平觉得张佳乐这货实在是缺心眼。

 

7.

 

张佳乐做梦,说自己梦到了孙哲平。

 

孙哲平无语:我做梦都没怎么梦到过我自己

 

孙哲平睡眠质量很好,倒头就睡。张佳乐很羡慕,因为他睡眠质量极差,睡前经常想东想西,有时灵感大发诗意盎然,在梦里挥斥方遒;也有时想起以前尴尬的事情,脚趾大动,抠出一幢芭比别墅。有时候他还会在梦里复盘晚上的比赛,捶胸顿足,觉得自己晚上某个地方没发挥好,对于张佳乐这种发癫行为,孙哲平一般都是直接用枕头盖住他脑袋,言简意赅地说:别瞎几把想了,睡觉。

 

可是张佳乐不是一般的张佳乐,他拥有能够把人拉到跟他同一阵地的能力,孙哲平本意是催张佳乐快点睡觉,但场面莫名其妙变成了十一点半,他睡意全无,听张佳乐说怪话。孙哲平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但有时候遇到张佳乐时,这耐心能够像是弹簧一样拥有相当卓越的弹性,比如现在,在他想把被子蒙在脑袋上不管不顾地睡过去时,听到张佳乐突然开始感性。上半个赛季他们成绩很不错,从这个时间节点开始分化……好像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又在骤然之间开始剧变。青训营方案都还没定下来,就已经来了报名的新人,本来说要把训练室扩建一下,到后面有金主出钱了,直接找了新地址,等开春了就要集体搬过去。

 

张佳乐叫孙哲平,又叫了声大孙:我做梦,梦到我们在搬家,谁都大包小包的拎着走,就你双手插兜,什么都没带。我问你怎么不带东西,你说你留在这里不走。

 

你为什么不走?那时候的张佳乐就像让渡了自己的灵魂给未来的某个时间的他自己,在这里问一个无辜、一无所知的孙哲平,孙哲平当然显得无辜,且摸不着头脑。他无语:你自己做的梦,你问我干嘛?

 

对啊。只是梦。张佳乐说,张佳乐想,只是一个梦。

 

张佳乐是平日里发起疯来就不管不顾的小疯子,上了赛场铺开了图,跟孙哲平俩人一个赛一个的不要命。枪响纷乱、光影泄逸而出,重剑劈斩而下,虽然是孙哲平主导的攻击节奏,可是整个氛围仍是由张佳乐所营造的——这样不顾一切、烂漫挥洒的氛围。感情充沛,容易被激怒是他的特性,可像最热烈燃烧的火焰、拥有灼热的炉膛,燃着不灭的火。但有时候又会变得敏感多情,忧愁和情丝也像不灭的月光照过来。

 

8.

 

开春旧百花搬迁之前,还得过个年,年刚刚过完,大家喜气洋洋地回来了,带了不少年货过来。唯一没回去的孙哲平就像个留守儿童,大包小包的东西摞在他面前,他还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去年就没这么大的阵仗,怎么今年他们都变得这么热情。后来还是张伟偷偷跟孙哲平说的,是张副队特地嘱咐大家给他带点东西,他还自己掏腰包给大家发红包。

 

孙哲平搞不懂张佳乐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好像张佳乐总是小心翼翼地不让训练营的小孩在他的面前秀恩爱,也几乎不在他面前提及父母。张佳乐以己度人,总觉得孙哲平哪怕表现得再洒脱,心里也有过不去的坎。张佳乐总在这种地方显得莫名其妙——他总是觉得自己有义务照顾孙哲平的情绪,他是唯一一个知道孙哲平秘密,这秘密是隐秘的伤痕,而孙哲平慷慨无私地把它分享了出来,作为被告知者,他就拥有了责任和使命。

 

所以他要照顾孙哲平的情绪,不让他从B市到K市,走了两千六百公里,还是独自一人。哪怕孙哲平觉得这毫无必要,但没有必要的事情、多余的事情、那些没有道理、没有逻辑的事情……是这一切拼凑出的张佳乐这个人。

 

孙哲平早上起床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这种不对劲等他到了食堂,终于得到了印证。张佳乐看到孙哲平来了,兴高采烈地吆喝着:大孙来了,大家准备好啊。看到张佳乐脑袋上戴的歪歪扭扭的纸质王冠,孙哲平才意识到,这是张佳乐的生日。他不太记得了,半年前他自己生日都是加训着过去的,大晚上的张佳乐跑过来捶胸顿足说都是孙哲平跟他商量战术,战术是没商量个头绪出来,大部分时间都是张佳乐自由发挥在编排叶秋……十二点钟钟声敲响了,孙哲平的生日已经完全过去了,没有补救的机会。

 

寿星张佳乐退后一步,慷慨地把祝福和他一起分享。要把孙哲平拉到前面来,好像过生日的不是他一个人,也要连带着孙哲平一起一样。他说,大孙!我跟你说过,我得把你这个生日补回来,你跟我一起过吧,反正我的就是你的,差不多。他们听百花的队员们给他们唱生日歌,孙哲平嫌太煽情了,张佳乐倒是听得热泪盈眶,攥着孙哲平的袖子不让他走。

 

最后终于图穷匕见了,孙哲平一转眼看到张佳乐那双漂亮眼睛里哪里有感动的泪痕,分明是恶作剧得逞的得意笑意,他大声嚷嚷:我把你们给孙队制住了,你们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啊!还担心其他人不敢上前,张佳乐率先地给孙哲平的脸上涂了奶油蛋糕。

 

其他人胆子也大了起来,张佳乐都干了,他们也跟着一起疯。孙哲平一边抓着张佳乐的胳膊死活不撒开,一边用自己的手反击,最后弄得反而是张佳乐的身上奶油最多,堪称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一个好的生日,孙哲平想,张佳乐是个懂得分享的人,他的爱多得没地方洒了,无差别地洒向大海了,连生日都要给人分享。孙哲平无所有,他看着涂抹着奶油的张佳乐,长睫上像挂着霜,迟钝又一无所知地笑着。

 

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什么也没有想。他不知道自己富裕的爱会滋生什么。一个好的生日,真诚又慷慨的分享,落到孙哲平眼底,却变成了坏的引诱。从小跟小狗打架,也能打赢小狗的张佳乐没想过,世界上除了仙鹤报恩的美好故事之外,也有农夫与蛇的故事。

 

9.

 

孙哲平心里想,张佳乐经常做梦,而他鲜少做梦。但有朝一日再做梦,如果是好梦,也应该梦到这一刻。这就我的最好一日。

 

他垂眼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那张脸,长发上到处糊着奶油,其状凄惨的张佳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在那边傻乐,大冬天还光着脚脖子,踩着拖鞋。大约是敏锐地察觉到了孙哲平的情绪不对劲,他一边后退,一边开始进行免责发言:孙哲平我跟你说,你明天不能找我算账,今天是我的生日,生日,你知道吗?我是寿星,你今天得让着我!

 

孙哲平又想,对张佳乐这家伙,也是最好一日。

 

-

 

对不起,我写得太菜了,先放出来赶一下生贺,出本的时候再修。

评论(14)
热度(516)
  1. 共2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2022-02-24

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