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无人伤亡

点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乙女许愿簿

张佳乐乙女,短打


突然想起来了之前无意间看到的那个梗,把人抓进不看完对方100个死亡结局不能出去的房间。我比较善良,情侣之间看这个太狠了,抓两个幸运小伙伴进来,搞一个无人伤亡的故事。


就是说张佳乐今天突然运气爆棚,自动贩卖机买绿茶,中了个再来一瓶,兑了奖之后拧开瓶盖又一个再来一瓶,我们乐宝很容易满足,中两瓶绿茶就足够让他高兴得海豹鼓掌。他才刚刚拍了图片,准备发朋友圈里去嘚瑟,还琢磨了会儿文案发什么才显得他宠辱不惊。


这还没琢磨出来,一道白光来了,张佳乐穿越了。他消失之前最大的想法就是:你靠妹啊,我就知道命运的馈赠背后都标注好了价格!!


张佳乐进到“不看完对方一百个死法就不能出去的房间”之前,妹已经开始看了。她也不认得张佳乐,一开始看屏幕还惊艳了一下,觉得这个扎小辫的男的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很忧伤很文艺,他手机响了,也不知道对面谁讲了什么,他那一双桃花眼忽然瞪圆:“我草你十八辈祖宗啊!”妹,一颗少女心噼里啪啦地碎了。


妹还在找胶水黏自己少女心的时候,屏幕上的辫子男忽然扑向了一只小猫,她听到声音抬起头时,看到的就是大货车风驰电掣地冲过去。她尖叫一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再小心翼翼地透过指缝去看,在影片里已经死了一次的张佳乐,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妹后退了一步,张佳乐好像没特别感觉到她的紧张,还在观察环境:“这鬼地方是干什么的啊?有人吗?喂——有人吗——”


“你、你是拍电影的吗?”妹小声问。


“不是啊。”乐说,“我打荣耀的……呃,你知道荣耀吗?一款游戏。”


妹想了想,摇摇头:“不知道。”


乐觉得自己很有义务为科普荣耀走进千家万户,破除职业选手偏见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他大费口舌地介绍完了荣耀、24个职业,总算让妹知道了第一人称游戏和第三人称的区别。


荣耀之神很感动,但可惜荣耀之神帮不了被困在房间里的两个倒霉蛋。不过妹稍微放轻松了一些,觉得乐是个还不错的好人,她有点跳跃性地问:“你很喜欢小猫吗?”


“啊?”乐摸不着头脑,“还好吧,小动物蛮可爱的,但是它们不太亲我。”


“那你会为了救小猫牺牲自己生命吗?”


张佳乐又瞪大了眼睛,像影片里让妹震惊的那样,不过这次他不是在骂人,他不太确定地说:“……不至于吧!”他有点纠结,好像在想自己的生命和猫的生命哪个更重要。


打断了他思绪的是忽然涌入到他们脑海的“规则”。


张佳乐:“我去,太缺德了吧,看一百种死法!这不得留下心理阴影吗?”


妹补刀:“我已经看完了一个?”


张佳乐不敢置信:“啊?我怎么死的?”


妹很流畅:“为了救马路上的小猫英勇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张佳乐仿佛遭到了雷击。过去的二十几年他一直没觉得自己是个特别高尚的人,今天猛然地遭到了颠覆。


乐不相信这个地方找不到出路,原地打转了好一会儿,只能暂时接受这个现状,望向他面前的屏幕。在他下定决心的事实,屏幕上就出现了妹的脸,他偏过头去看了看妹,妹的脸色苍白,他看不到妹屏幕上的东西,但却又知道妹在为他牵肠挂肚地揪心……平行世界自己的死法展露在妹面前,他莫名地感觉有点难过,看年纪,还是学生吧,被抓到这个鬼地方,来看陌生男人血肉模糊地死去活来。


乐抬起头,看到是妹举起斧头,像恐怖片的女鬼一样砍向人,砍得凶戾,决然。“卧槽!”他被吓到了,忽然抓着妹的袖子。


“怎么了?”妹一无所知,带着婴儿肥的脸有些幼态,紧张地望向张佳乐,“你看到了什么?”


张佳乐又偷眼看过去,看到是妹倒下的尸体,乐深呼吸,然后笑着说:“看到你寿终正寝了,走得很安详。”


妹好像有点疑惑:“那你刚才怕什么?”


乐嘟囔着:“那不是没见过人死——我跟你讲我在哈利波特世界里,还是看不到夜骐的那种。”


妹苦中作乐:“那等我们出去了就能看到了!”


乐说:“那出去之后我们要好好生活,还要遵纪守法。”


妹:“嗯!”


乐又继续看,他还是有点好奇:“那你刚才看到我怎么死的?”


妹说:“爬山,掉下去摔死了。”


乐愤怒:“我去,怎么这么倒霉啊!”


妹:“你叫得很凄惨,眼泪都流出来了。”


乐:“理解一下,我恐高啊!”


妹:“山很高,你走得也很安详。我听老人家说要是从不高不低的楼上跳下去,一时间还死不掉,得等一会儿才能死。”


乐被噎住了,他看妹表情很认真,他:“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妹疑惑,眼睛幼圆,小鹿一般:“啊?”


乐:“好吧,我被你安慰到了。”


妹:“嗯嗯,不要紧的,出去之后爬山小心一点。”


乐:“我现在就把爬山这项娱乐项目从我的生命里删除!”


妹:“也别往河边走。”


乐:“……靠。”


我们乐宝是很坚强的人,郁闷了一会儿之后就又开始看了,才看了一个,还有九十九个,妹还要死九十九次。可能因为开场来得比较震撼人心,之后几个平行世界里妹死得平平常常,正常运气不好,走在路上遇到了连环杀人犯、车祸、高空抛物。看着看着,乐都有点麻木了,他觉得这样不妙,人不应该对死亡麻木吧,这些死亡里,每一个他都应该觉得遗憾。


“啊。”妹叫了一声,乐抖了一下,做足了心理准备才试探性问,“你……看到什么了?”


“你得了冠军。”妹说。


惊喜来得太突然,让乐一时忘记了自己到底在一个多么居心险恶的房间里,妹定定地看他,乐的喜悦消退了,他反而安慰妹:“不要紧啦,我知道结局不是好的,但起码也有好的事情发生嘛。而且这些都是平行空间,说明等我们出去之后,不会遇到这么糟糕的结局。”


“要比这个更糟糕呢?”


乐苦思冥想了一会儿,其实他心里也没什么底地说:“……不会的。”


妹说:“那么多平行空间,总有好的结局吧。”


乐又看了几个,没憋住,还是想问:“你……你还记得那个。”


“记得。”妹好像知道他想问哪个,“你想吃豌豆炒饭,不小心噎死了。”


张佳乐靠之:“演的吧?这他妈也太潦草了吧!”


妹也问乐:“我有做过坏事吗?”


张佳乐不敢看妹的表情,看到妹毛茸茸的头顶,心虚地伸出手掌蹭上去,手掌像摸到了一团乌黑的荇草,怎么也没办法和他看到的联系在一起,他想,所以他说:“没有,你一直都很乖。”


不知道为什么,妹也没露出被宽慰到的表情,她移开了视线,然后说:“你看到多少了?”


张佳乐数了数:“四十七了,你呢?”


“四十九。”


“很快就要结束了。”张佳乐脑内自动四舍五入,较为乐观主义地说。


妹那边过了一会儿才传来闷闷的一个嗯。


张佳乐感觉自己的心脏变得强大起来,他从一个晚上看完鬼片还半夜发微信要老林陪他去上厕所,晋级成为了能在妹死得掏心掏肺时,花粟鼠一样啃达利园小面包。


他吃得有点噎了,想去找水,妹有点紧张:“喝热水。”


乐有点感动,但他摆摆手:“没事,我喝凉水不会肚子疼的。”


妹:“不是,你有个死因是这个。”


乐悲愤:“这还让不让我好好活了!怎么喝个凉水都能挂的?”


妹好心:“所以多喝热水。”


乐:“要是喝热水把我胃烫坏了我也死了呢?”


妹:“那到时候我再告诉你。”


乐如同嚼辣地啃了啃手里的面包:“…………还是不用了。”


乐从几十种死法里看到了一些妹的情况,他觉得有点感伤,还这么小一姑娘呢。但又不好直接去安慰妹,说点什么。他这时候就由衷地羡慕孙哲平那种无时无刻不能给人自然灌鸡汤还不觉得尴尬的本领。


他又说:“你出去之后会看荣耀吗?”


妹想了想说:“会的。”


张佳乐得意起来了,这总是他的领域了吧:“那你多看看霸图!我在里面,很厉害的!”


妹说:“嗯嗯,我在里面看到过的。”


张佳乐又想起来了某个不幸的结局,无语了一下,很快又重振精神:“我回去把私信开了,你来找我,我给你定VIP位置!”


“你很有名吧。”妹说,“看不到我的消息怎么办?”


张佳乐自信地说:“来私信我的百分之九十八都是骂我的,我慢慢往下翻,找得到的!”


“哦……”妹又抬起头,“他们为什么骂你?”


张佳乐比划了一下,原地转了转圈,又废了老鼻子的劲儿给妹解释什么是百花、霸图,他做了什么,又在纠结什么。也是奇怪,平常讲不出来的话,跟陌生人就可以讲,因为妹是完全不了解荣耀,也不了解张佳乐的一张白纸。


讲完了,妹一言不发,乐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念书时候等老师批改作文的紧张感,他咽了咽口水说:“……你就随便听听。”


“嗯……”


过了会儿,他又像被搁置的小狗一样别过头来说:“你也别完全没有反应……好歹说点什么……觉得我做得不对也没事儿,我……”


“没有。”妹说,“我不太懂里面的关系……但感觉,不是对错可以解释的。”腕骨撑起有些疲惫下垂的下巴,她眨了眨眼睛,想抖出落进来的眼睫毛,“如果我知道荣耀的话,我应该会喜欢你的。”


张佳乐有点高兴,但觉得自己不能表现得太没见过市面,他扭过头,刚好跟妹凄惨的死状对上眼。原本看着像电影,现在却有点看不下去了……轮廓模样陌生、萍水相逢的人,变成了自己可能的“粉丝之一”。乐后知后觉地想到,刚才是不是不应该说那么多。


好像又在做错事情,张佳乐耷拉下脑袋想,总选不到最正确的答案。


妹还在专注地看影片,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那些碎片化的场景,经由张佳乐本人的介绍,妹好像能从里面了解到零星的起因了。但大部分还是很无厘头的死,光怪陆离的,像看科幻片、黑色幽默的搞笑电影。在其中一次转场里,妹突如其然地看到了自己的脸。


她裙摆上有血,茫然地在马路上走。大车灯照过来,让她的视线有一瞬间的失焦,能感觉到的,就是有人猛地扑过来。不要。妹心里想,不要。她闭上眼睛,不看,眼泪还是在流。


她睁开眼睛,看到张佳乐凑过来,他问妹:“你怎么啦?”


妹是视线落到他身后的屏幕,结局才开始缓流继续播放。她眼前的张佳乐,还有正在无辜死掉的张佳乐,不要救小猫,不要当无聊的好心人!她心里想,可是妹贸然地说:“我会听你的话的。”


“啊?”张佳乐摸不着头脑,其实他进来之后,因为太焦虑了,说了不少话,他也不太记得自己说的哪句。但看到妹没有再哭了,他心里想,感觉应该也不是坏事。


张佳乐看得比较快,看到九十九个的时候,他闭上眼睛,跟妹说,我等你,等你到最后一个我再睁开眼睛,我们一起出去吧。


妹钝钝的,又过了一会才说:“到八十九了,你睡一会儿吧。”


“那不行。”张佳乐紧张兮兮地说,“要是一个不慎你出去了,我一个人不行的。”


原来也不是主要为了照顾妹的心态……可能更多是人多壮胆。


妹说:“那我给你报数吧。”


妹一个个报,无情地播报着自己的死状,张佳乐睁开了眼睛:“别别别,不用那么详细!”他又不看屏幕,就盯着妹的脸,“……就这样好了。”


妹直起腰来,呼吸也放缓了,其实乐也没有完全看妹,也在到处乱看,他嘀咕着:“也不知道在里面待了多久……周六还有比赛,我这要是买瓶绿茶失踪了,回去老韩不得把我杀了?”


“唉……我死法里应该没有一种是被暴怒的拳皇揍飞吧?”


妹较真地回忆了一下:“没有,但有你为了救他死掉。”


张佳乐搞不懂:“……我怎么总在见义勇为?”


妹小声说:“所以不要这样做了。”


张佳乐:“也不能这样说。”


妹看完了第九十九个,有点迟缓地跟张佳乐说:“……我会抽空看你比赛的。”


“好啊。”张佳乐笑起来,意气风发地说,“等我们拿下这个赛季的冠军。”


“嗯。”妹点头。


一道白光抽离了他们两个人,张佳乐回到了自动售货机边,又开出了一瓶再来一瓶,他看到路过的张新杰,烫手山芋一样塞给他,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谢谢前辈,但我平常不喝这些饮料。”张佳乐兔子一样跑了:“那就去冲厕所!”他又跑回来:“我们下一场比赛还有内部的VIP票吗?”


“只有家属票了。”张新杰说。


张佳乐想了想:“那也行!你给我留一张吧。”


妹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里,原地坐了好久才去搜张佳乐,出来了好多个张佳乐,又不太跟她的记忆能匹配上。越搜索越觉得无望。她心中惴惴,原本想了很多不知道如何当做开场白,却没想到最温和、最残忍的事情,是他不在这里。结局不会更好,也不会更坏。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她脑子里不断在回想着张佳乐各种凄惨的死法,她心里念,张佳乐,张佳乐,我求求你,你不要滥好心、不要救小猫、不要往河边走、不要去看流星雨、不要吃豌豆炒饭、不要喝凉水、不要爬山、不要救我。


-


看了看有点缺德,而且太长了,快速结尾了。私密马赛!

评论(16)
热度(218)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