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感觉很久没有写粮食向,写点策/锐/轩


吴羽策跟方锐还是网游认识的,传说中替身使者会互相吸引,大约高手之间也有特殊磁场。他俩神之领域野外PK,方锐本想欺负个萌新,没成想撞到了铁板。被人鬼振困住了还一顿连击,血条岌岌可危,他耍赖后退一步说不打了,交个朋友,吴羽策也果然停手,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


后来这个小号就挂在吴羽策的好有列表里,有时亮起,有时又熄掉。最后一次亮起来是他问吴羽策想不想挑战赛搏一下,被吴羽策拒绝了。方锐嚷嚷着:你知道你这是错过了什么吗?这可是和叶秋当队友的机会!


吴羽策说:队友不太想当,我倒是想当他的对手。


方锐火速发消息:那更别犹豫了,我们这支队伍可是注定杀进联盟拿冠军的。


行啊。吴羽策说,未来冠军,先把上次欠我的3.75个蓝白晶还回来?


方锐:怎么还有个0.75啊!


连本带息啊。多拖一天就多0.25个。


方锐无语:你奸商,你比高利贷还黑,我看错你了!我还以为你是高冷的大高手!


吴羽策在网吧,他朋友凑过来:你是不是在偷偷做数学作业啊?


没。吴羽策说,有个人说他要狙掉嘉世的第二个冠军。


朋友是叶秋粉丝,立刻发出了巨大的嘘声,他撸起袖子:我看看是谁这么不知天高地厚。


转了转视角,原来在草丛里猫着的气功师早没影了,只有对话框里的小红点,人都走老远了,还跟灰太狼似的撂句话:我还会回来的——


下次回来的时候记得带上4块蓝白晶。吴羽策敲字,鼠标点击发送。


方锐那边发出一串脏话。


因为字正腔圆吐词清晰,被系统警告。


缠了好久,也是玩笑居多,吴羽策已经收到了虚空战队的试训邀请,虚空刚好也是以鬼剑为核心的战队,他没道理退而求其次,和方锐一起去搏一个未知的前程。


蜿蜒的路径在他面前铺开,试训、青训、入选、正选,像他做神之领域挑战任务,大致扫过其他人的流程,就在心中坐下判断,我能完成,于是如此践行。


不过到青训营中,预料不到的波折仍是占多数,他试训时队长已然被李轩接手,战队的战术规划在赛季中已经磨练成型,无需其他人多言,他也知道,目前的首发阵容中,不需要两名鬼剑士。


经理当黑脸,李轩唱白脸,本是说好的计划,想让他换个职业,也不负他卓然的天赋,仍能在赛场上发光发热。只是李轩看起来比被俘的吴羽策都更如坐针毡,望向吴羽策的几眼,像不是经理在现场,他就效仿廉颇负荆请罪了。李轩也才比吴羽策大一岁,将心比心,终归是难以狠下心改变别人的职业路径。


最后在滔滔不绝的经理背后,李轩只能连连苦笑,反而是吴羽策,仍表情平静地聆听着。


经理还拿出了合理例子作为佐证,说呼啸那边也有个小孩,职业都换了好几个了,人家依然能够一出道就当正选。


吴羽策知道说的是方锐,拒绝入伙之后,他们依然保持联系。挑战赛遇到了职业队,还拉了吴羽策来分析对手,不过最终还是止步线下赛。不过柳暗花明,又被蓝雨青训营捞去,之后辗转去了呼啸。气功师的小号早已弃置不用,后面用的狂剑也只昙花一现,很快转变成了盗贼。


他跟吴羽策大倒苦水:我和郑轩一到场上就各干各的了,一点默契也没有。黄少还说冷笑话,要把我们关进一个笼子里培养感情。


大约也猜到了自己的命运,早在蓝雨队长之前,他就已经向吴羽策倾倒过自己的忧虑:感觉蓝雨也不太需要我,还是要再谋出路吧!


他一路不断辗转,像随心上的高铁,上了车再补票,也漫无目的地漂流着。也有深夜突然半开玩笑地说一句:吴羽策,挺羡慕你的。


被吴羽策不动声色地推回去:180是羡慕不来的。


方锐气急败坏但耐不住耍贱本能:长腿美女,看看180的腿。


吴羽策全当耳旁风,叉掉聊天框把方锐扔进小黑屋,直到晚上回去才放出来,彼时方锐已然没有了看腿的闲情逸致,同样是被魔鬼训练软件蹂躏的弱小灵魂。


吴羽策方姗姗来迟:还要看腿吗?


方锐比想象的顽强,立刻坐起来:看!


吴羽策发了今天晚饭吃的炸火腿,垃圾食品要有垃圾食品的品德,油光四溢、外皮酥脆,再适合深夜放毒不过。


方锐:姐姐这不对啊,这腿怎么还开花了


吴羽策讲冷笑话:因为这是张佳乐的腿


训练,仍是训练。不是没有兴起过和方锐一样另觅知音的想法,但终归免不了要继续死磕的可能性,还不如找一个更熟悉的环境继续打坐。说到底,被荒废的时间也是吴羽策的,本不多的青春期再被涂黑半载,只因为他的冥顽不灵。


的确可以退让一步。吴羽策只是如此做下判断,但一言不发,重新坐回了冷板凳,开始今天的基础练习。斩鬼的路数与阵鬼差异巨大,加点不同,效用南辕北辙,也是这样的不同,才让吴羽策坚持至今。


逃避不可耻,但坚持也时而有用。战队松了口,将鬼刻交给了他。没有更合适的账号卡了,吴羽策也懂知足,面对李轩时玩笑道:女号而已,女孩子的裙子我都穿过。


李轩瞪大眼睛,像个误入奇妙世界观的常识男:这……他想了半天最后只能憋出一句:牛逼。


吴羽策还挺无所谓的:小时候被说长得像女孩子,小姨她们就喜欢把我扮小姑娘带出去,以前方锐开小号装女生,还经常拿我照片去骗人。


谴责啊!太没下限了!李轩说,这要是人家苦主找上门来怎么办?


那没事,把方锐QQ推出去。吴羽策轻描淡写。


宣布作为正式选手出道的发布会上,吴羽策自然地隐去存在感,并不喧宾夺主,只把自己当做再普通不过的一名出道新人选手。的确,对于整个虚空来说,只有胜利是最重要的,而最大的责任仍维系在座位队长的李轩身上。


李轩注意到了吴羽策刻意收敛的存在感,在平常聊天的时候,他的话没有这么少,记者们散场了,他还看着吴羽策,目光充满着纠结、隐忍、痛苦、惆怅。


李轩:……说真的


李轩:其实我也想看看


吴羽策:?你不是说方锐太猥琐没下限了吗


李轩正气凛然:那我肯定不一样,我只看,不传播啊!


吴羽策把方锐好友推过去:你问他,我换手机了没存


李轩下午去训练的时候都面如菜色,不知道遭受了多大的打击。


方锐消息也过来了,他:刚刚来了个色狼,怎么一加上我好友就说要看你照片,兄弟我帮你狠狠地惩戒了他!


吴羽策:你干嘛了……


方锐:我给你的照片上接了韩文清的头!/得意


方锐:【图】【图】


方锐:哥们P图技术可以吧


吴羽策:那是我队长


方锐:李轩?


方锐:他怎么还开小号加我啊,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吴羽策:呃,可能人家单纯脸皮薄


方锐:太猥琐了,怎么比我还猥琐


方锐:我紧急抢救一下


吴羽策:……你紧急抢救方式就是发选手群里啊?


方锐:这样就不止李轩一个人遭受打击了,通过增加受打击的受力面积来减少冲击力,我初中地理学得还是不错的


吴羽策和他的名字一样无语了:物理。你上过初中吗?


哎呀。方锐啧啧称奇,好几个人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问我这妹子联系方式了。


吴羽策:猥琐方,你敢说出来我今天就把你QQ挂以前三区论坛去


方锐:我是那种人吗!我立刻把老韩QQ推了过去。


后来这张图也不知道为什么流传渐广了,古早很多镇楼都献祭给了美丽拳皇……最开始霸图粉丝极为抵制,抵制着抵制着就沦陷了。


虚假的霸图粉:嘉世打的什么垃圾,总决赛还得看霸图

真实的霸图粉:一楼照例给老婆【图】


#至今大家也不知道当初韩文清女装照到底是接的谁的头


知道真相的李轩至今看到韩文清还会心虚。


-


我去。李轩这家伙也太猥琐了。微草的小孩茫然又垂头丧气地走下台,观众的注意力早就偏移了,方锐手速爆表地给吴羽策发消息:怎么还偷偷用斩鬼啊!


毕竟上一场微草的先例在,谨慎为上。要是我,我也会这么做。吴羽策回复。


你有没有想过,你本来就是斩鬼。方锐一边吐槽一边约饭,待会把李轩叫上,我们去吃烤肉,老林请客。


吴羽策:还摸鱼呢,你队长在场上呢!


我放心他!方锐比对自己还有自信似的,我老搭档——


猛然爆发出的巨大的欢呼声里,时代更换了旗帜,迟暮的风在闷热的场馆里搅动躁动,年轻人举起的拳头是浪潮的音符,除此之外还有方锐下撇的嘴角,黯淡的眼睛。


吴羽策那边和湖水一样沉静,一言不发,没有试探、也没有安慰。好像做什么此刻都是多余。


方锐摸着屏幕才找到了自己的食指、大拇指,沉钝地敲字,十几分钟之前的俏皮劲放在现在只像安措了齿轮,拖着履带转动:怎么输了,该罚,这个逼给唐昊装到了,老林更应该请客了。


他们听过许多次黄昏的钟声,也是一路踩着这些钟声的空档夹缝登上舞台,这钟声也总有一天向他们敲响。


自林敬言转会后,方锐处境愈发艰难,加入了新主力,在没有摸透打法时,也有半个赛季的蜜月期。之后每天就是坠落,直到最后暮鼓,一锤定音。


李轩也被战队拉去开过小会,商讨方锐表现出来的转会意图,以及是否和虚空目前的阵营匹配,这些事宜吴羽策只听了一耳朵,就主动后退一步,先李轩说他不会参与。视线不偏不倚,也无所隐瞒。信任是一方面,而他的姿态是另一方面,吴羽策清楚其尺度。


李轩抱怨似的嘟囔:……都不用说,你就主动去做了,反而显得我多虑了。


多虑好啊,因为你是队长嘛。吴羽策笑。


你总能猜到我在想什么。李轩叹息,是欣悦吗?大概是吧,没有人不希望有这么省心的副队长,这让他们即使一先一后出道,同一职业,同一战队,却从未因为隐性竞争而疏远关系。


吴羽策说:要不然我们怎么是最佳搭档呢?


-


最后方锐选择了刚从挑战赛上来的兴欣,其他人大跌眼镜,吴羽策跟李轩谈起,又觉得并不十分意外。


方锐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神秘生物,像水一样流进什么容器里就能被包裹成什么形状,总有适合他的容器,他不断去适应,生机勃勃,活跃而明亮。


而吴羽策更像是他曾经流过的磐石,靠泥沙堆累生长,形状圆润,但质地坚固,冥顽不化。


李轩介于两者之间,队长二字拍打礁石般熔塑他的轮廓,使他刀枪不入,也把他抛往另一片水域,他注定要浸泡在盐水中。


方锐重回联盟,遇到了虚空主场,是老友吴羽策。刚转型的气功师打得中规中矩,直到后半路忽然福至心灵,摸通了关窍。虽然败了,但也有所收获,他下场,因为场上的垃圾话,虚空粉丝对他不待见,迎着盛大的嘘声,方锐竖起了一根手指头。


我回来了。


穿过了少年和青年的嘘声,和风一样再次萦绕向他。

评论(29)
热度(365)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