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佩格莉塔的坏朋友(57)

汤姆里德尔BG


第五十七章


-


我们的友谊停滞在那一年的霍格莫德周里。没有外力,我们自内部出走。


——摘自《琼纳斯·沙菲克的日记》


-


佩格莉塔陷入了忧愁。


仿佛她的世界在某一个瞬间开始分化,原本以为的事情,和它事实的模样开始产生分歧。男朋友和女朋友虽然单词结构里都有friend,可是他们的含义与朋友并不完全相同,它更吝啬,更排外,它要占据一切独一无二的高塔,落下的辫子只能容纳一人攀援上来,这要把佩格所有的习惯进行颠覆。


等到她用全然不同的目光再去观察她的同学,原来爱还能生出姊妹般的枝蔓来,他们中的许多已经悄然地,不动声色地获得了通行证,而佩格莉塔,才第一次从书中了解它的名字。


“是不是扎比尼对你做了什么?”潘西狐疑道,“你从去见他回来,就一直闷闷不乐的。”


“他……”佩格努力地从自己的词汇库里寻找合适的词汇来解释布雷斯行为,“对我做了不能原谅的事情!”


潘西瞪大了眼睛:“什么?不!他……他做了什么?”情急之下,她只能大喊,“达芙妮——”


“不能原谅,也不能谢谢,好像也不能说对不起。”佩格细数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潘西:“……”


潘西:“下次说话可以说全吗?”


大脑重新接收佩格的信息,潘西平常对学习不太上心,对弯弯绕绕的恋爱经倒是有一定的敏感性,她反应过来:“他是不是向你告白了?”


“嗯!”


“他那样的性格居然会主动地——”潘西看了一眼佩格,想了想要等佩格主动地了解爱情和友情是不一样的东西……可能其他人都子孙满堂了,而扎比尼显然不会忍受如此被动的,这样想通之后,潘西豁然开朗,也怪不得前段时间他显得那样刻薄。想到扎比尼可能在佩格这里吃的瘪,潘西满意地咯咯笑:“好吧,是他活该!”


“达芙妮说……你想成为马尔福夫人。”佩格很直接地说,潘西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是啊,我当然是无可挑剔的人选!”


“嗯嗯……”佩格敷衍地点点头,然后紧随其后地询问自己的朋友,“你为什么要成为马尔福夫人?”


“啊?”


“好像你们有一个我不知道的神秘仪式,就像分院仪式那样。”佩格莉塔严肃地说,“你们会坐在椅子上,戴一顶脏兮兮的帽子,帽子先唱一首歌,然后大声说:好了,小巫师,我已经看到了你的决定——你会成为马尔福/诺特/扎比尼夫人!”


“当然不是,才不是那么随便的事情!”


“分院仪式也很随便吗?”


“从把克拉布和高尔分到斯莱特林来看,就显得非常随便。”潘西讥讽道。


潘西向佩格科普了一通之后,她才恍然大悟:“啊!原来是这样,相爱的人,会冠上对方的姓氏!怪不得其他人也叫妈妈沙菲克夫人,我还奇怪呢,为什么妈妈有两个姓氏,可是我只有一个。”


佩格举一反三:“那你要是跟瑟吉欧在一起,你就会变成沙菲克夫人?”


潘西:“……呃,这话别让你哥听到。”


佩格从善如流:“好,那你跟我在一起,你也会变成沙菲克夫人!”


潘西:“……这还是别让你哥听到。”


佩格:“瑟吉欧不能听的话也太多了,上一个这么敏感的人还是Vo——”


潘西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嘘了一声:“哎呀,你虽然是纯血,但也别随便叫那位大人的名字啊!”


佩格心里想,我叫了他也不可能真的出现在我面前,他在我面前变成一本破了洞的日记本了,再也回不来了。心里郁闷了一会儿,佩格莉塔也说不清楚这样的感觉是什么。


-


佩格莉塔的忧愁一直到本学期第一次霍格莫德周,都未能完全消弭。连德拉科在那边说,佩格莉塔也许是青春期终于到了,也懂得忧愁的味道了。本来郁闷地在吃着煎蛋的佩格抬起头:“我又不是你,连自己的腿在哪都找不到了。”


德拉科的笑容消失,好像被戳到了痛脚。其他人听不懂,潘西还紧张兮兮的:“你的腿怎么了,德拉科,是那次保护神奇动物课吗?你的腿也摔断了吗?”


一听到保护神奇动物课,德拉科的表情变得更不好看了。这件事没有人知道——在他住院的时候,桑妮甚至不惜夜游也来看他——在看到她的时,他几乎以为他们的关系有机会修复了。可是一切并没有顺着他所想象的发展。时间,可贵的时间,能让德拉科被巴克比克摔伤的骨头长好、严丝合缝,皮肤上也看不出任何痕迹,可是它同样在桑妮身上展露了残酷的一面。


恐惧向他降临——她不再是年幼的,他所熟知的样子了。将他抛在身后了,正如她当时躲避着巡逻者的视线,衣摆沾着露水摘下兜帽走到德拉科面前,像一朵缀着夜露的百合花,她是如何在深夜绽放的,有谁曾目睹过她的蜕变?她勇敢地顶出花苞,舒展茎条。可德拉科还是一枚苦涩的青果。


第一次去霍格莫德,佩格却避开了朋友,没有去找桑妮和茜茜她们,也没有和斯莱特林朋友们走在一起。


她发现她不能只寻找自己的朋友,因为在朋友眼中,她当然是好的。她还想听到其他的声音,只有足够多的信息,才能让茫然不定的她,找到真正的答案。


德拉科在最开始就惨遭佩格排除了,最后选项只剩下了同一间寝室的西奥多。


看到佩格莉塔快步走来,西奥多心里想,我看起来十分像知心姐姐吗?不过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不动声色地走开,而是等在原地,等佩格走过来。


“是这样的。”佩格莉塔开门见山,“布雷斯向我告白了!”


西奥多都没有料想到佩格居然是因为这个来找他,他点了点头:“嗯。”他不太委婉地说,“这件事情其实没有必要向我通报,我不是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家长。”


“我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佩格苦恼地说,“我是很想跟布雷斯做朋友的啦……”


“你可以这样回复他。”西奥多说。


“真的吗?”佩格惊喜。


“是的,以他的自尊心,听到了之后,大约不会再和你往来了。”西奥多好心地说。


“他这么小心眼吗?”佩格不敢置信。


“嗯。”西奥多点点头,“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样心胸宽广。”


佩格:“可能因为你平时穿衣服,我看不出来,不好意思哈。”


西奥多:“……”


西奥多:“算了。”


“其实我可以提供一个建议。”他们两个站在远离人群的地方,有人似乎看到了他们,西奥多拉着佩格往巷子里走了一些,“无论是答应还是拒绝,你可以委婉一些,也许他不至于反应那么大——我猜的。”


“要是他真的那么小心眼,不跟我做朋友了呢?”


“朋友……佩格莉塔,朋友也是会分道扬镳的。你们会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遇到截然不同的人,做出不同的选择。有些人可能会陪伴你一段距离,但无法和你一直走下去。”西奥多似乎意有所指,佩格莉塔听得似懂非懂,“……就像桑妮和德拉科那样?”


他挑眉:“看起来你也并没有那么迟钝。”


“他们两个人都是我好朋友,我当然知道他们吵架了。”她苦恼地说,“我都不知道怎么让他们和好。”


“这件事情,你不如问问麦克米兰小姐。”


“嗯?为什么问桑妮?”


“她一直能够原谅马尔福从小时候沿袭至今的幼稚,为什么这一次选择不再视而不见?答案一直在她的心里,而不是你,沙菲克小姐,你与我,都只是局外人。”


“所以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你可以静候事态变化。”西奥多从巷子里走出来,拐角处是没想到西奥多刚才还在说话,现在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桑妮。


她之前就注意到佩格心情不太好,但是佩格单方面拒绝了她一起同游霍格莫德的邀请,这更让她起疑,在糖果店都没有看到佩格的人,反而是跟诺特在一起,实在是令人在意。


“真巧。”西奥多对她笑了笑,“是来找佩格的吧,她似乎的确有些烦恼——”他的眼神注意到她头发上蝴蝶的发卡,笑容加深,“很高兴你能喜欢它,桑妮。”


“谢谢你之前的礼物……”桑妮迟疑了一下,按照原本的习惯,她应该称呼诺特先生,可是在对方已经直呼自己名字的情况下,这样显得过于冷淡了。虽然两人的学院关系不佳,但西奥多于格兰芬多并无旧怨,又与自己有些交集。她迟疑、不太确定地说:“西奥多,佩格也承蒙你照顾了。”


“我不是为了关照佩格莉塔而来的。”西奥多眨了眨眼睛,似乎很轻地笑了一声,笑像远处的铃铛声散在风里,好像只是桑妮的幻觉。


“桑妮!”抓住了佩格的手,桑妮回过头,西奥多已经走远了,她还来不及思考最后说的话的意思。


“他——刚刚跟你说什么?”终究还是有些在意,桑妮拿不准心里究竟是哪里有些不对劲,还是忍不住询问朋友。


“说你和德拉科——你们吵架了。我很担心,但他说我不用担心,因为这是你的选择。”


“我的选择?”桑妮重复着佩格的话,西奥多那双狡黠、神秘的绿眼睛又撞进她的心里。她回过神,又被佩格莉塔捕捉了她的走神。


“那——你为什么这次不原谅德拉科?”佩格问她。


-


从霍格莫德回来之后,佩格都避开了布雷斯。她从下午徘徊到夜晚,都不知道胖夫人出逃,逃犯小天狼星进了学校里。她觉得自己没有想明白之前,不能见到布雷斯。


她拍拍自己的脸,对珊瑚严肃地说:因为他总是让人晕晕乎乎的,完全被牵着走。


珊瑚说:才不是啦,明明是我主人被你吃得死死的。


佩格:才怪,每次遇到他都是我丢脸的时候!


珊瑚:那是你没有看到他狼狈的样子,那次吓死我啦,他跟着你出去,然后遇到了蛇怪,要不是你把蛇怪赶走了,他也要跟小红一样变成石头块了!小红以前说,那个金毛救过它一次,所以它要以身相许——按照小红的理论,主人是不是也应该以身相许?


有这样的事情吗?那段时间,佩格因为时而被汤姆占据身体,一直处于梦境和现实之间,有时候晚上她记不太清自己做了过什么。可是她记得,那种强烈的,即将失去重要东西的痛苦,前所未有地冲击着她,让她不住地落泪。


那记忆里……即将失去的朋友,是他吗?


佩格莉塔想,她的心很快地揪了起来。那样的痛苦,她不愿意再承受任何一次。这样揪心的痛苦,是爱吗?如果它是爱的话,心脏开始剧烈地、急促地跳动,即将失去什么的痛苦灌向她。


我不能再等待,徘徊。


“沙菲克——”麦格教授抓住她的袖子,像提拎着一只小鸡一样把她抓起来,“小天狼星布莱克进校了,现在学校很危险——去礼堂,不要在外面闲逛,你很有可能遇到逃犯。”


佩格被抓进了礼堂,麦格教授撒手,她成功着陆。地上有几百个紫色的睡袋,整个霍格沃茨的人都在这里了。灯已经熄灭了,唯一有余亮的是礼堂上空的魔法星空,只隐约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并不足以让人辨别方向。


“布雷斯。”


“布雷斯扎比尼!”


“不要说话!”学生会长珀西虽迟但到。


议论的声音更大了一些。


斯内普教授原本往这边瞪了一眼,可是说话的人并不像其他学生一样恐惧他。佩格莉塔仍制造着噪音,哪怕目前没有听到回应。有人从睡袋里探出头张望着,交头接耳地问对方布雷斯是谁?说话的人又是谁。


佩格还谨记着西奥多说的,不能太直白!是的,她要做一个含蓄的人。她在人头攒动的礼堂里,找不到布雷斯了,仍叫着他的名字。


这片熟悉的黑暗,她已经失去过一名重要的朋友了。她要循着黑暗,找回他。


“布雷斯!”


她走到了他的面前。佩格莉塔心里开始做算术!潘西追求德拉科,是想要成为马尔福夫人,那布雷斯向我表白,一定是为了当沙菲克夫人!嗯嗯,就是这样!


所以她相当自信地开口:“你愿意成为我的沙菲克夫人吗?”


德拉科本来还在跟潘西两个人拉扯,他怕被桑妮看到(虽然乌漆嘛黑的谁往这边看),而潘西又读不懂空气,在追求德拉科方面,她和佩格莉塔的思维一样,已经自成体系自娱自乐,不过现在他们两个人都愣住了。


“……刚才说话的是佩格莉塔?”德拉科有点不敢置信地问。


“应该是……?”潘西不太确定。


德拉科有点幸灾乐祸:“什么乱七八糟的,布雷斯又被她缠上了,这次可糟糕了,闹得这么大动静。他会发火吧——他生气起来可吓人了。”显然德拉科对此很有经验。


“不是扎比尼自己去跟佩格告白的吗?”潘西说。


“布雷斯——佩格莉塔?”德拉科从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哼笑,“绝无可能。”


哪怕在黑暗中,都能想象到到底多少人在闷笑了,平常的布雷斯高傲、眼高于顶,哪怕对同学院的同学都不假辞色,更何况是其他学院的人。佩格莉塔喜欢谁不好,偏偏要撞这块铁板。黑暗幽静,蜡烛已经被完全吹灭了,佩格莉塔的声音从某一边清晰、有力地传过来。


“——你愿意成为我的沙菲克夫人吗?”


他会怎么回答呢?许多人翘首以盼。


一言不发,或者出言讥讽?


——“好啊。”


布雷斯的回答比他们任何人想象的都平静,轻快,和平日的态度判若两人。


“……刚才说话的不是布雷斯。”德拉科绝望地说,“不可能……”


潘西都看不下去他的自欺欺人了:“接受现实吧,真的是他。”


嘈杂声变大了,有人在吹口哨、起哄,格兰芬多那边似乎比寂静的斯莱特林更热闹——他们倒也不吝啬为勇敢示爱的情侣贡献一些热闹,哪怕是讨厌的斯莱特林——


布雷斯他顺着佩格莉塔的声音,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塞进了他身边的睡袋里。对议论声、吵闹声、和教授的呵止声都充耳不闻,这里变成了一个小的空间,他低头看向佩格莉塔,她还维持着之前的表情,好像第一次认识布雷斯一样。


“我是不是刚才说错了什么?”佩格莉塔有点困惑。


“没有。还要我翻译一次吗?佩格莉塔,我愿意。”


至少附近的人,同佩格莉塔一样,清楚地听到了布雷斯的答复,哪怕德拉科依然绝望地坚持,布雷斯可能是被人用了夺魂咒。


他们睡下了。各自钻进一个睡袋里,不过睡袋靠得很近,足够小声地说话,仅有彼此能够听到。周围的呼吸声变得轻而均匀,佩格莉塔闭着眼睛,可她没有睡着,布雷斯能听到她的心正在不安定地狂跳。


可贵的,莽撞。


可贵的,古怪、稀奇。


可贵的。布雷斯想,难堪,的确,她使我难堪了,我的自尊受损了,若是以往,我决无法想象我会回应这样草率、幼稚、胡闹的邀请。


但那是以往。


他用唇齿探索黑暗中的“现在”的轮廓,从轻颤的眼睫毛,再到鼻梁,和记忆中一样,绵柔白净的面孔,花朵般湿润柔软的唇,为他衔来溃败的讯息。如历史上记录的无数败军之将般,低下头颅,于是受降。


一个不含意义的吻,让全新定义的“爱”顺着原本像蛋壳一样严丝合缝,逻辑自洽的佩格莉塔的世界里钻进来,搅乱她,视线同嗅觉一起,她的感知,与齿缝一起被撬开。不能再迟钝,无视,落下的吻是更锋利的刻刀,正在雕琢她,从璞玉露出绿莹莹的柔光来。佩格莉塔,你要再想起来,如何爱人,不用你广博,无私的,海洋的爱,而是学会自私、排他的爱,甜蜜的毒素开始根植她的身体,催熟、发酵。


你不能无视。


即使在黑暗中,你也不能视而不见;即使在乱流中,你也不能视而不见;即使你什么都不记得,你也不能视而不见。


没有一盏灯亮着,嘈杂的声音也终于被教授呵斥安静了。有许多热恋中的情侣钻空子,等待这夜黑纱般安全地遮盖在他们身上,挡住旁人的窥探视线,也有暧昧期你来我往的试探,如跳探戈。


评论(4)
热度(3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