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佩格莉塔的坏朋友(56)

汤姆里德尔BG


第五十六掌


在正确的时候说正确的话轻而易举,有时候我们故意犯错。


——《一名优雅巫师的语言艺术》


-


瑟吉欧给回了信,给佩格带了麻瓜的紫皮糖,和她说了家里的事情,他知道佩格喜欢听什么,她对一切数字、宏大的起落没兴趣,她在乎窗台的油橄榄开得够不够茂盛,沙菲克家的花园里又栖息了多少闻香而来的知更鸟。在信的末尾,他提了一句请替我向你的新语法老师问好和致谢,佩格莉塔心里想,我都没有提到,但他果然能猜到——虽然这确实不太难猜出来。


佩格把糖果分了出去,早上上课的时候没有遇到布雷斯,一直到傍晚才听珊瑚说,布雷斯在城堡的三层走廊上,她都没有多想,就塞了一口袋糖果追过去了。


虽然是麻瓜的糖果,但味道也十分美味,弗林特坚决认为这不可能是瑟吉欧带给她的(。)之外,大家或多或少对佩格表达了感谢。


好像一直在这里等待着佩格的到来,等她飞奔过来,许多次如此,莽撞、鲜活地,撕开什么,走进来。


看到手里被递过来的包裹着糖纸的糖果,布雷斯没有说话,黑色的眼眸盯向面前的少女。已经训练有素,熟练等待着回答谢谢不用谢流程的佩格这次没有等到道谢——


“我看你有些吝啬。”布雷斯说。


“我可是只给自己留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好吧,我是自己留了一半……”她心虚,但负隅顽抗,“也不能说我吝啬吧!你不要就算了。”


她觉得自己的心情被狠狠地挫伤了,为什么要遭到这样的责怪!她伸手去抓布雷斯手里的糖果,她一颗都不想给他了,布雷斯甚至一点抵抗也没有,被佩格抢回了所有的赠与。已经做好了长期争夺准备的佩格像一只被抛远的可怜狗狗飞碟,啪嗒地掉在了草地上,成为了蚂蚁世界里的UFO。她极为轻易地在糖果争夺赛里取得了冠军,对手不堪一击,可攥着那些糖果,好像它们不再甜蜜,而是一些顽固的石子。


“这不足够,佩格莉塔。”


看着佩格茫然、受伤的眼神,向来挑剔的黑发男孩继续说:“你给了我多少,准备给我多少?佩格莉塔,十分之一?或者如你所说,百分之一?”


“或者等你再偏心一厘、多匀一些,施舍一点。”


布雷斯的语气比起平常对待让他不喜欢的人,甚至称不上冷漠讥诮,但被否定的巨大无力感开始困扰佩格莉塔,她似乎也退化成了一只蚂蚁,快乐地搬运蜜饼碎屑、钻洞、攥成蚁球从这头滚那头,飞碟突如其来砸到她头顶上!你是什么?为什么要扰乱我的生活?


“我不想要这些。”布雷斯果断地说。他不像德拉科,喜欢把自己的爱憎表明得人尽皆知,也不是故意藏在水面下的西奥多。他知道有太多更柔和的手段,更优美、好听的措辞能用来达成目的,但他不屑于此。


“只是糖果而已,我下次——”佩格抿唇,手指紧张地搅着衣摆。


“不是糖果。”似乎比佩格莉塔本人还了解她的思维,布雷斯率先打断了她,“我说的不是这些。”


断绝了所有模糊的地带。布雷斯感受到了掣肘,一切仿佛昨日重现,佩格莉塔捂住了他的眼睛,然后从世界中心逃开,她独善其身。上一次,这一次,下一次。他不能忍受长时间地保持这种被动状态,他想要寻求出路。


“佩格,你能听懂蛇说话。”现在的布雷斯似乎比佩格的思维还跳跃,提起了不相关的事情,佩格的反应也变得迟缓起来。


“珊瑚之前经常去找你,我听不懂它说话,但它可能会告诉你一件事——诺特曾经问过我,听说你与沙菲克有许多旧怨,她又总是扑过来,你厌烦她吗?”


“哪里有……”佩格嘟囔,把自己小时候把人家手指咬得出血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我同意了他的话。的确,我有一段时间对你避之不及。”


我不喜欢这样的回答,佩格心想,就算他在后面加但是,我也要讨厌他十分钟。她翘首以盼,等了三十秒,佩格莉塔憋不住了:“但是呢?”


“没有但是。”布雷斯淡淡地说。


“!!!”佩格要不是珍惜食物,真想把糖果全都砸在他腿上,这个人可真讨厌!


“我回答他,我的确想要避开你,但原因不是因为厌烦……”他说,“而是和它相反的原因,佩格莉塔。珊瑚的确听到了我的回答,这件事它告诉过你吗?”


“……没有。”佩格莉塔不会说谎,淡色瞳孔的人藏不住情绪和谎言,尤其是她,像一块剔透的水晶,光曲通无障。


“看起来你的确并不知情。”布雷斯不动声色地判断,还了佩格清白,让她松了一口气。


“——那现在你知道了。”


布雷斯是想要当她独一无二的朋友吗?佩格迟钝地想到了一个已经化为烟缈的人影,还有他冰冷的没有温度的手,她的坏朋友,啊,他已经消散了,只留下一本破了洞的日记本。钝痛让她都忘记了布雷斯还在眼前,她也许应该回答什么。


“在你回答之前,我需要明确一点,佩格。”


之前佩格从布雷斯手里抢回了糖果,他们两人原本就靠得很近,现在容纳他轻而易举地挡住了少女的退路。布雷斯低下头来,在走神发呆的佩格的唇上轻啄了一下,一个吻,此时不带任何感情。佩格看过,妈妈会这样亲吻她,温柔的,热烈的,睡前是平静、亲昵的。还有和男友接吻的达芙妮,那名高年级的斯莱特林男生珍惜般地抬起达芙妮的下巴,吻如雨滴似落。但布雷斯此时的举动目的极为明确,感情内敛克制,她看到他的那双黑眼睛里,至少在这一刻并没有溢满佩格曾见过的温情、他垂下眼睫,语气不定:“它不是温和、友善的,你世界里的:我想要成为你的朋友。如果你想这样回答,那我先告诉你,它无法作为借口搪塞我。”


没有转圜余地的步步紧逼,好像都能猜到佩格莉塔飘忽又离奇的思维此刻会降落在何处,那片云、那场雨,正是无数次无意中砸中了他,才能让他现在每次都出现在她所即将落下的地方。


她内心倒计时着,十分钟才过去了一半,作为一个信守承诺的小巫师,她现在还在因为被伤害了感情而讨厌布雷斯。


五分钟之后就是四分钟,四分钟之后是三分钟,总会逐步消退,五秒、四秒、三秒、两秒、一秒……


布雷斯后退了一步,好像刚刚突然冒昧地亲了一口自己女同学的人是他室友,而不是他本人一样,表情事不关己。


“你怎么也突然这样啊……”另一位当事人佩格大梦初醒般嘀咕了一句。


布雷斯:“……”


布雷斯:“也?”


一直到上一秒之前都仿佛还掌握着节奏的布雷斯仍旧不负众望地被扰乱了,他的半边残缺的理智告诉他,现在不是追究这件事的时候,而另一半的自尊心不断重复着佩格莉塔刚才的那句话。


布雷斯:“……我并不在乎……”


布雷斯改口:“你先说是谁。”


“‘好黑啊’!”佩格回答。


布雷斯先判断了一下佩格再跳脱应该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嘲笑他的肤色,他最后不太确信地说:“……这是个名字?”


佩格夸奖他:“你真像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


即使布雷斯知道这句话被佩格莉塔同样用来夸奖过伏地魔,他也不会感到荣幸。


“是我前几天晚上在黑湖边捡到的一条黑狗,它,真的好黑啊!我就叫它这个了!”


布雷斯感到一阵无语,要是别人拿狗跟他比,他可能会觉得冒犯,但在佩格莉塔的世界里,可能狗和人类的地位是一样的,不……也许她觉得一瓶果酱也应该跟巫师拥有同样的权利。甚至此时她的打断都不是为了逃避、遮掩,只是顺理成章地想到了,于是说了出来。


和目的明确的,一切清晰明朗的布雷斯相比,佩格莉塔更像另一个世界的来客。他也会在一瞬间退化成蚂蚁,有一天,他抬头时看到埋在软土层里绚丽离奇的圆盘,像不会发光的太阳。


“我没有想清楚。”佩格的思维又拐到了正路上,正如布雷斯所料,她的打岔不是为了逃避,她会正视一切展露在她面前,明确告诉她名字的东西,她苦思冥想,终于厘清了一切,“你刚才就好像……麦格教授!”


“……?”


“你虽然很殷切、慈祥(?),孜孜不倦地把知识灌输到我的脑海里,但,它的容量是有限的啦!虽然我很感激,但我真的一点也学不进去了!”佩格莉塔大声地说,可以看出她确实听进去了,所以才很着急,甚至布雷斯都有点不合时宜地替她担心这个声音传到了麦格教授的办公室(。)


“你让我再想想……”


“我也没有让你立刻回答。”


“你有。”佩格板着脸,学他的样子,“你刚才就像魔药课上等我回答问题的斯内普教授。”


“脸也没有那么臭吧?”布雷斯的眼神有一瞬变得游移不定,避开佩格,落在了他处,“……我也没对其他人说过。”


“还是不够熟练的问题。”佩格安慰他,“没事,多练习就好,熟能生巧。”谆谆善诱得仿佛卢平教授,但布雷斯感觉这种建议并不需要,他不觉得自己还需要有下次。


在他们两个把整个霍格沃茨的教授都cue个遍之前,布雷斯当机立断地结束了对话:“就这样吧,佩格莉塔,我等你的答复。”


“……别突然布置作业!”


“你也可以选择提前完成,立刻上交。”布雷斯微不可见地上翘了嘴角,但很快恢复了扑克脸,他离开了走廊,那些画像里的人才蹭蹭蹭地冒出头来,“哇哦,哇哦!”


“这就是青春吗?真怀念啊~”


“怀念个屁啊,你不是研究草药研究到猝死吗?你有青春吗?”


“我要用我写的《擦亮眼睛:野外草药大全》打你的脑壳!”


“……打人之前为什么还要念一遍技能?”


“哎呀!别踩我裙摆,我还在听八卦呢!”


“你裙撑戳到我脚了!”


佩格莉塔抬头,画像里的大家都变得端庄儒雅、风度翩翩,用古老、醇厚的人文知识熏陶着路过的小巫师。


佩格手伸过去:“听墙角辛苦了,要吃糖吗?”


画像们左看看,右看看。


“吃不了哇。”山羊胡的老头说,“我们是画像,已经死去很多年了。”


贿赂失败了。佩格又问:“那你们觉得……我应该怎么回答呢?”


“小姑娘。”化着浓艳妆容的中世纪贵妇人额前的白纱轻轻晃动着,她说,“没有人能替你拿主意。”


“万一我做错了呢?”


“那就犯错。”


她斩钉截铁地说。


“爱他、亲吻他、让他爱你;拒绝他、让他失落、让他遗憾;或者你继续一言不发,逃避一切。”她说,“哎呀,你看你什么都能选嘛,你又不是画像、不是幽灵。”


我是——


佩格莉塔看着自己的影子。


她走动,影子也跟随着她而动。


自由的。


-


想起来了lof,发一下

评论(1)
热度(4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