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佩格莉塔的坏朋友(60)

汤姆里德尔bg


第六十章


眼见并非为真。


——《拨开迷雾:占卜学入门》


-


佩格莉塔一定是即将到来的圣诞假期里最快乐的人,坐在长桌上吃饭时就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德拉科烦死了,直接对着布雷斯抱怨:“你怎么不管管她?”


布雷斯慢条斯理地给面包片均匀地抹上草莓酱,佩格刚才拿过来的,她预估错误,一次性拿了太多,又坚决不想造成果酱浪费,布雷斯扎比尼就成为了一个好用的垃圾桶。他看都没有看旁边认识他的人那跌破眼镜的蠢表情,咬了一口裹着过量草莓酱的土司……布雷斯皱了皱眉,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也没有搭理德拉科。


德拉科一看,更觉得布雷斯是被佩格莉塔胁迫的了——很有可能是瑟吉欧来把布雷斯揍了一顿,胁迫他跟他妹妹在一起,要不然佩格莉塔那个疯丫头肯定没人要!实际上布雷斯皱眉只是因为面包片掺杂的糖分有点致死量了……他要做好心理准备才能咬下第二口。


“你刚才说什么?”布雷斯吃完了才开口,德拉科本来想接上刚才的话题,佩格莉塔紧接着就欢快地抢白了:“我说我还是第一次带着女朋友回去过圣诞呢,妈妈一定很高兴,开学的时候她就跟我说我是时候交女朋友了,我任务完成得很好!”


“……女孩和朋友连用,就变成了特指,而不是你以为的‘性别为女的朋友’。”


“不会吧!你看wash——basin,组合在一起就是脸盆!为什么girl和friend组合在一起就不对!”佩格莉塔据理力争。


“你把黑根草碾磨成粉末放进坩埚里加热,它就融入了魔药里,变成了新的物质,你还会叫那瓶魔药为黑根草吗?就是这样简单的道理。”


“我又不带黑根草回去过圣诞……”


“显然,我也不是黑根草。”


德拉科被他们两个没有营养的对话打败了……为什么有人会就一个无聊的单词扯这么多闲话,被无视的他脸都气绿了,彻底不想理会他们两个了。扭过头,本来想对着高尔和克拉布撒气,但是没想到他们两个在就谁盘子里剩的黄油更多而争吵不休——


如果是桑妮的话,肯定会认真地听我说的话。德拉科这样想着。后来又想,原来之前桑妮的“认真的倾听”是理所当然的,氧气一样的存在,他现在已经长出了不需要氧气就能存活的鳃了,他没有死,氧气也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


“听起来圣诞节沙菲克庄园会很热闹。”德拉科没想到搭话的是西奥多,他平常总是一副懒散、神游天外,存在感稀薄的表情,此时也只是撑着下巴,带着笑意不经意地闲谈提起来,“你不去吗?”


“我为什么要去?”德拉科语气硬邦邦的,“——你不是不知道,上个学期那件事——我爸爸和沙菲克家闹得很不愉快,爸爸不可能去拜访的。”


“我问的是‘你’的心意,德拉科,不是你爸爸。”西奥多说,“马尔福先生当然没有去的理由,你也没有吗?”


“我能有什么理由?”德拉科扭头看他。


西奥多还是那副亲切无害的表情:“去凑凑热闹,看看她们会闹出什么事情来,还能是什么?或者单纯青春叛逆期,做一些会让爸爸生气的事情,不过听说你一贯很孝顺,想来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当然——”德拉科说,“我为什么要故意让我爸爸生气,我又不是佩格莉塔那家伙!”


“嗯,这样也很好。”西奥多说。


“什么很好?”


“我要多向你学习——你的孝顺、孝顺,伟大的品格,如果我同你一样,也许我父亲就不会时常看我不满了。”西奥多不太走心地赞叹。德拉科被夸了也不觉得高兴——如果说布雷斯是直来直去的冷刀子,那西奥多就是裹在风里的松针,吹拂过去好像也毫无所知,等深深扎进了肉里才知道疼痛。


这让德拉科更想念他真诚、认真、温和的朋友。


-


放假启辰之前,佩格莉塔先和自己的斯莱特林朋友们道别了——虽然他们仍对佩格和格兰芬多的朋友交往过密有些意见,但麦克米兰和普威特救过佩格的命,在这一方面他们就矮了一头——斯莱特林居然还是格兰芬多来救的,如果谁提出异议,只要这一句话就能把人说得哑口无言。


列车上临别时,布雷斯来到了佩格莉塔的车厢,无视了车厢里神态各异的格兰芬多,把珊瑚交给了佩格,珊瑚一溜烟地钻到了佩格的袖子里了,罗恩大力地拍着哈利的大腿“蛇!邪恶的斯莱特林居然还养蛇!”哈利面无表情“是的,这条蛇在密室还救了我们的命。”罗恩“作为格兰芬多我居然输给了一条蛇!”


佩格很开心,抬头问布雷斯:“是圣诞礼物吗?”


“寄养,免得‘它’没人陪。”布雷斯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期间甚至没有看其他人一眼,仿佛他们都是空气一般。


“太傲慢了——”金妮抱怨着。


“他就是这样的性格。”桑妮有些歉意地说。


“那条蛇是母的吗?”罗恩有点在意,虽然觉得自己突然在意蛇的性别也挺无聊的,“……扎比尼为什么用‘她’?”


“不知道。”哈利好像一根木头,木然地说。


除此之外没人听到罗恩的嘀咕声。


桑妮总是能够提前准备好合适的圣诞礼物,听说她已经提前一年准备好了自己朋友们的生日礼物、圣诞礼物和情人节巧克力。而塞茜莉亚头疼了好几天,甚至开始想打退堂鼓,她并不了解佩格莉塔的家人,如果要是韦斯莱家,她觉得自己可能会更游刃有余一些,哪怕需要考虑的礼物数量成倍增长——她想起了莫丽,那吵吵闹闹、具有生活气息的一家人。


“不用在意啦!送妈妈什么她都开心,送爸爸什么他都不开心——至于瑟吉欧,就更不用在意他想什么了,他的心思太难猜了,反正也猜不到,放弃思考就好了。”佩格莉塔这一番话本来是为了安慰塞茜莉亚,实际上让她产生了更多的紧张——听起来不太好相处的人,似乎占据了半数。


桑妮感受到了塞茜莉亚平静下的情绪,握了握她的手。


好在正如佩格莉塔所说,她的妈妈很热情,虽然是纯血,但并不像马尔福一家人那样对非纯血露出异样态度,相反,她对麻瓜的世界非常了解、熟悉。而夏佐沙菲克——一直都是淡淡的,哪怕对桑妮也是如此,唯独在女儿缠上来时,显得绷不住严肃的表情。


至于瑟吉欧沙菲克,礼貌性地问了一些学校里的事情,虽然已经毕业好几年了,但对于学生时代共有的烦恼,他仍能很快领会。不至于让人觉得敷衍冷落,但也没有过于热切,娴熟地把控着社交尺度。


佩格拉着桑妮在沙菲克家的走廊上狂奔,塞茜莉亚和瑟吉欧落后了一些,远离了欢快的佩格莉塔,身边的空气似乎也开始重新灌回了沙菲克家的气息,更沉重、陌生、让人心生不安。


“听佩格说,你应该是第一次到纯血家族做客吧?”这个话头起得多少有些敏感了,塞茜莉亚抬头,看到的却不是讥讽,他只是很寻常地提了一句,“应该是佩格邀请桑妮时,你也在身边——因此没有拒绝。”猜得分毫不差,如果不是这学期佩格莉塔寄回家的信都由她修改过,她几乎以为佩格把这些事全都说给了瑟吉欧听。


塞茜莉亚斟酌着他提及此事的意图,他行事过于缜密周到,出于对年长者的警惕,她无法避免地多虑,疑窦对方话中别有含义。她想了想开口:“当时邀请我的是佩格莉塔——而不是纯血家族,我当时就是这样思考的。”


瑟吉欧点了点头:“不过,多少还是有些辛苦吧。”


这让塞茜莉亚有点不知道如何回答,哪方面辛苦?是说她来沙菲克家,还是说她答应佩格的邀请?她只能含糊过去:“我是坐列车和佩格回来的,并没有舟车劳顿,算不上辛苦。”


他笑了笑,“普威特小姐,你很可爱。”这样游刃有余地切换话题,让他的话显得客套且不太可信,瑟吉欧顺势提到了塞茜莉亚送的圣诞礼物,“谢谢你送的礼物,我正好缺合适的袖扣。”


沙菲克夫人听说在北边的国家做着与服装相关的生意,作为沙菲克家的长子,怎么想也不应该是缺少这种配饰的。塞茜莉亚也是的确不知道应该如何投其所好,于是选择了稳妥、也不会出错的礼物。她心里腹诽对方那副纯血家族标准的客套,瑟吉欧沙菲克又重新成为了之前那副稳重、娴熟,但同样疏离难以捉摸的模样。


佩格冒头:“哎呀!茜茜,瑟吉欧,你们俩走得太慢了,还要走多久呀?”


“来了!”塞茜莉亚加快了脚步,把瑟吉欧抛在身后,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踏进魔法世界第一个看到的纯血家族就是马尔福家,也许一开始就为她的心里根植下纯血家的无礼和排外,这样的疑虑至少在走进佩格的房间之后稍微驱散了一些。瑟吉欧并没有过多地干预女孩之间的空间,停在了房门外,他看了看时间:“佩格,那你就替我好好招待你的朋友吧。”


佩格莉塔:“爸爸又奴役你做事了?他对你太坏了。”


瑟吉欧笑了笑:“那你也可以主动地提出为我分担,父亲定然会答应你。”


“爸爸在叫你了——”佩格莉塔把他推出去,劫后余生地合上门。


佩格跳到了床上,裹着被子高兴地说:“我们今天就睡一起吧!就像我们那次在学校里一样!我的床很大的,不够大也能让瑟吉欧来用延展咒变大——”缠绕在她手腕上的珊瑚也兴奋地嘶嘶起来,在房间里乱蹿。


塞茜莉亚听着怎么感觉佩格哥哥好像比这个家里的家养小精灵还忙,不过一直没有看出他有不耐烦的表情,总是稳妥合适地完成这一切,让人不禁疑心,这样稳定地运行,他是不会疲倦的吗?又或者,这的确是出于他本人的意愿?这样的人却会对其他人说,是不是有些辛苦,也太古怪了。不过,这也不应该是她思考的事情——因为很快她就被佩格抓住一起玩巫师扑克了。


-


已经到了深夜,布雷斯的母亲,芙洛拉斯拉格霍恩才刚刚结束酒宴回到家。送她回来的是最近魔法部的一名新贵,年纪不大,才不到三十岁,布雷斯看了一眼窗外,男人亲吻着他母亲的手背,恋恋不舍地目送着美丽却无情的女士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芙洛拉似乎才想起来布雷斯在家,但也并不觉得让自己儿子看到这些有什么关系,她了解布雷斯——他并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如果他在意,那么芙洛拉自然会把一切藏掖到滴水不漏,如同至今未侦破的悬案。


脱掉高跟鞋,芙洛拉踩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只有两个人呼吸的大厅显得沉闷、寂静,但这是扎比尼家的常态了。她不说话,布雷斯自然也不会主动地搭话,可是在这状似生疏和冷淡中,血缘让他们无比了解对方。


布雷斯知道芙洛拉心情不好,她时而这样,不同于其他人生气时会暴怒,他的母亲懂得如何利用、用其他无关紧要的东西包裹自己的暴怒,让它们发挥最大的用处。小时候在猫头鹰飞来时,她会如此,之后猫头鹰再也不飞回来了,这样的愤怒就成为了岩石。在还较为蠢笨天真的孩提时代,布雷斯的确以为是猫头鹰的错。


“魔法部这些年越发青黄不接了,小孩子要不是唯唯诺诺,要不就是空有野心——”芙洛拉抿了一口红酒,懒懒地说着,“沙菲克家的那个小孩还有点一次,只是看起来他志不在此,否则多少也应该比他的父亲有成就。”


“你想说的不是这些。”布雷斯说,“会特地提到沙菲克,应该是你知道了学校里发生的事。”


“啊,当然知道了。”芙洛拉笑嘻嘻地说,“我都没有想过我亲爱的儿子也会有这么冲昏头脑的时候——”


“正相反。”布雷斯冷淡地说,“是我思考得已经太久了。”


芙洛拉笑意加深:“你让我更好奇、更喜欢沙菲克家的小女儿了——这个圣诞节,我们拜访一下沙菲克家吧。”


布雷斯皱眉:“你想做什么?”


“只是临时起意,况且,你不想去吗?”


布雷斯了解芙洛拉的性格,对她来说不可能有“临时起意”,她看似随心所欲,可是所做的一切目的都极为明确,这让她很快地积累了如今的财富,并且至今未尝败绩。这定然另有目的。


可是布雷斯又冷静地剥开自己的情绪想,是的,我的确想念她,此时,此刻,我如芙洛拉所说,没有缘由的思念让我被这样的冲昏头脑的情绪影响着,让我在母亲的质问下保持沉默。看到母亲更畅快、意味深长的笑容,无力感开始侵扰他,布雷斯想:我不再像我自己了。


评论
热度(3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