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佩格莉塔的坏朋友(59)

汤姆里德尔BG


第五十九章


我知道,你一生的故事。


——《琼纳斯·沙菲克的日记》


-


赫敏在跟特里劳妮教授闹翻之后,再也没有来过占卜课。特里劳妮教授的占卜课,佩格莉塔都用来听故事了。特里劳妮教授检查作业时,就像大型故事会现场,大家编造出稀奇古怪的故事,越离奇越能得特里劳妮教授的青睐。即使说自己不喜欢占卜,薇琪依然认真地完成着作业——她的这门成绩格外的好,即使上课时,她和佩格一直坐在最后一排说小话。


“上次说到哪里了?”


“芒果乳酪蛋糕!”佩格一锤定音,她还记得上次特里劳妮教授抽查到了她,她自信地说从茶叶杯里闻到了芒果乳酪蛋糕的味道,特里劳妮教授也问了问,声音如幽灵般飘忽,肯定了佩格的答案,“是的,你不能吃果酱,果酱会过激、变得愤怒,然后变成蛇吞下你。”大家哄堂大笑,没有人当真,在占卜课上,好像不在预言里死一次,就不算受过洗礼,走出去会被人鄙视的!佩格莉塔心想,太好了,这一天终于来啦!哈利会被黑狗害死、桑妮会被自己推向窗外,茜茜的死期在一个失去太阳的白天。大家都死了,现在死才和甜蜜的果酱一起降临在她的身上。佩格似乎决定相信特里劳妮教授,在大家大笑时,还关注着果酱身心健康的特里劳妮很值得尊敬!


只是很可惜,特里劳妮教授很快就越过佩格,走向在她课上死了很多次的劳模哈利了,佩格本来还想跟特里劳妮教授就果酱会以什么姿势、什么心情杀害她,她已经做好一切准备成为受害者A了,可是教授走了,而薇琪依然坚持:“她只是一个故弄玄虚,喜欢耍小聪明的骗子,大多时候。”她似乎不太情愿地加了一个限定词。


“那也很好。”佩格点点头,“说明大家不用死了——也不用造成果酱浪费了。”她依然对其耿耿于怀,主要是她觉得杀了人的果酱应该不再能抹到面包片上了,失去了履行自己使命的机会,很值得同情。


薇琪大多时候都跟不上佩格的奇思妙想,她摇摇头:“这是做不到的,你甚至没有认真按照步骤来做,她不可能看到什么,只不过为了遮掩自己的无能,她擅长编造这些,说些模棱两可的话。”


“嗯?”佩格歪了歪脑袋。


“比如麦克米兰的预言,被自己推出窗外,听起来确实很诡异,但实际上把‘被动态’改成‘主动态’重新排列,就是指的跳窗户,只要在她未来任何一个时间点跳过窗户,这则预言就能实现。”


“那茜茜的呢?”


“‘没有太阳的白天’指的就是阴天,晴天、阴天,二分之一的概率罢了——实际上这里的天气,没有太阳的时间远大于出太阳。”薇琪道。


“啊……”佩格说,“我还以为特里劳妮教授真的能看到未来呢!”


“她的‘天赋’是无害的,没有经历任何代价获得的,这根本算不上什么才能。”薇琪对这种标准非常看重,到了几乎严苛的地步,“没有任何代价,那就不应该向命运奢取未来。”


薇琪向佩格莉塔说过那名不幸的占卜师的故事……她曾经为神秘人效力,后来也被牵连抓到阿兹卡班,体弱多病的她很快就死去了。


“她为什么要为神秘人效力?”佩格顺着问下去。


“因为神秘人杀死了卡尼伊厄·福玻斯,她的祖父。”


佩格不懂了:“这明明应该是仇恨啊?难道她是为了报复神秘人吗?”很快她自己否定了,“那她就没有必要被抓进阿兹卡班了吧。”


“那是因为福玻斯是个彻头彻尾的老混蛋。他已经走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可是仍然执念于一个答案,而正好在当时——那名占卜师应运而生了,她生得孱弱,几乎死在襁褓里。但她被福玻斯救下来了,用了十分名贵的魔药药材,救回了生命,但四肢软弱无力,可是仍活下来了。”


“那她的祖父是个好人?啊——”佩格想起来薇琪的定论,两个截然不同的结论在她的脑海里打架,“我不懂。”最后她说。


“她被福玻斯养在地下室的浴缸里,福玻斯教授她文字……看起来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辈,但一切都是假的。”薇琪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佩格敏锐地嗅闻到了不好的气息,她往后缩了一些,可是占卜学的教室只有这么大,最后那些痛苦的事情……仍旧追撵着她,钻进她的耳朵里。


“福玻斯剜去她的眼睛,割掉她的舌头,她成了一座会呼吸的星象仪,目不能视、口不能言,但是她能够做出更具有灵性的占卜。她没有见过太阳、月亮,除了福玻斯之外,再也没有见过第二个人。没有常识,只知道把手伸进炭火里、伸进冰水里,忍着疼痛,把看到的东西写出来。看不到、说不了话、没去过外面,因此不会被外在的事物拖累。”


“然后呢?”佩格问,“……这个故事应该有个‘然后’吧……她被救出来了吗?不可能永远这样糟糕,不要这个……”她不愿意听这样痛苦的故事,哪怕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人。


“是的,有‘然后’。”她说,“福玻斯因为惹怒神秘人,被杀死了,但这名占卜师并没有死,她活了下来。”


如薇琪所说,这不是一个好故事。


“那……神秘人为什么要救她?”


因为什么——


“是啊。”薇琪说,“本来她是没有可能活下去的,到底是谁给予了她第二次生命呢?一开始我也不理解,关于她的故事,只在族谱里有零星的记载,一切在她被神秘人带走后戛然而止了。一直到她死在阿兹卡班,没有人知道她遇到了什么。直到我在阁楼翻到了那本残缺的占卜家手记……”


薇琪轻声说:“这是我姑姑一生的故事,她曾经遇到过一条蛇……也刚好叫佩格莉塔,那是她很好的朋友,所以第一次见到你,我就与你亲近。”


佩格莉塔想起了,在二年级的梦里,她曾经看到的那条与她同名的白蛇,它的确曾经在帷幕中搬动着一名浑身软绵绵的少女。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这样的梦了,好像随着她的日记本朋友的消失,他对自己的影响也越来越淡,她的生活被其他的、稀奇古怪的、快乐的事情填满了,只会偶尔想起他。


那些痛苦的、黑暗的事情,佩格莉塔想……他,还有那条他珍爱的蛇,那是他们一起走过的时间吧,也许并不足够美好,可仍独特,不可替代。


佩格莉塔静悄悄地抱了抱薇琪,她小声地说:“还好……那些糟糕的事情没有发生在你的身上。”


薇琪说:“是啊,是啊,还好,我们是在这里遇到。佩格莉塔,还好你一直健康、美好地长大。”


-


占卜课听了薇琪断断续续的故事,佩格一直不太提得起精神,魔药课的时候她和桑妮还有茜茜依然是搭档,佩格多次精神恍惚想把水仙根加在刚刚熬制好的魔药里,为了防止佩格对魔药进行深度迫害,塞茜莉亚因材施教,让她对水仙根进行二次加工,佩格拿着小刀对着水仙根切来切去,忙得不亦乐乎。


桑妮看了看课本,又看了看课本:“好像这节课不用水仙根粉末。”


塞茜莉亚忙着数搅动坩埚的圈数,抽空回复桑妮:“不,需要的。”她对佩格扬了扬下巴,“你看,水仙根为我们成功制作魔药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桑妮心领神会:“……我赞同。”


佩格:“你们好像又在说我听不懂的话了——啊这个粉末够碎了吗?”


“不够。”塞茜莉亚和桑妮异口同声地说,然后忍不住一起笑出来,佩格虽然不知道她们在笑什么啦,但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她叹了口气:“唉,圣诞节就要回去了——要有好久好久见不到你们。”佩格可怜兮兮地说,“之前的暑假把我憋坏了,去哪里瑟吉欧都跟着,好像我是一块会融化的巧克力蛙。”


“你哥哥就没有自己的事情吗?”塞茜莉亚问。


“有吧,听说他有时候要去魔法部帮忙——还要帮爸爸处理生意,还要一些宴会的应酬呀,英国这边都是他在处理——哪怕这样,他还是有时间揪住我。”


塞茜莉亚像是听天方夜谭一样,由衷地感慨:“我原本以为这样的人只有赫敏一个,没想到还能再遇到第二个。”


“的确有听爸爸说瑟吉欧在帮夏佐叔叔处理一些事情,没想到才毕业没几年,他就做了这么多事了。”桑妮看到佩格还是闷闷不乐,她叹了口气,“那圣诞节那天我到沙菲克庄园去拜访吧?跟我在一起,他总不会跟在女孩子后面。”


“哦!是的!”佩格脸上多云转晴,“他最喜欢装模作样了,要是你们来,他肯定不会多说什么!”


佩格和桑妮一起齐刷刷地看向了塞茜莉亚,她有些错愕:“我吗?确实没有决定是留校还是回家……不过——”


“不过——”佩格随着茜茜的尾音伸长了脖子,眼巴巴地看着,生怕她后面接的是“抱歉”,那样佩格有一段时间都不想看到sorry这个单词了!


“唉。”她学着佩格那样忧愁地叹气,佩格的心已经开始噼里啪啦地碎裂了,桑妮看了眼茜茜,就猜到她的把戏了——“怎么办,我好像找不到合适去沙菲克庄园过圣诞穿的衣服。”黑发的小女巫弯起眼睛,恶作剧成功一般地笑起来。


佩格莉塔决定把sorry赦免死刑,重新接回词典里。她说:“我家很随便的啦!穿什么都好,而且我有好多好多衣服——克拉利瑟特别喜欢给我买衣服,多得我都穿不过来了,再来八百个塞茜莉亚都可以!”


塞茜莉亚吐槽:“密集恐惧症犯了……”


佩格和桑妮两个麻瓜盲:“那是什么?”


她解释:“比如蜂窝那种一模一样密密麻麻的小点聚集在一起,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的感觉——”


塞茜莉亚盖棺定论:“八百个还是分批次做客比较好。”


佩格:“有道理!一次来八百个好像我家饭菜不够招待的,我们可以先来两百个,再来三百个,最后来四百个。”


塞茜莉亚:“……数学,算了,巫师不用学数学。”


桑妮看她们俩认真研讨有点恍惚:“怎么好像世界上真的有八百个塞茜莉亚一样。”


-


霍格莫德周,金妮遇到了塞茜莉亚,顺口问了一句她要不要来韦斯莱家过圣诞,她捧起塞茜莉亚的手,“真遗憾,妈妈还给我写信说一定要把你邀请回来过节,她可想再见你了。”提及热情的韦斯莱夫人,塞茜莉亚也露出了微笑,但最后只能遗憾地说:“我已经答应了佩格了。”


“佩格——那个沙菲克?”金妮了然,“上个学期还是你们去密室里把她救出来的。”


“沙菲克——”


“沙菲克?”


韦斯莱双胞胎就像地鼠一样,听到关键词定时定点地刷新了出来。


“沙菲克!!!”罗恩的语气不一样,显然跟他们提到的不是一个沙菲克。虽然截胡了那本危险的日记,没有让金妮受到威胁,但是他经过上个学期一系列的怪事,依然坚持认为这个沙菲克很有问题——哪怕连他坚定的盟友,哈利都倒戈了,这让罗恩更坚定,这个斯莱特林,会神秘的巫术(?


“警惕,女孩。”弗雷德夸张地说,“你要去的地方,可是个斯莱特林窝!”


“你想象一下——圣诞节,好几个穿红衣服的老蝙蝠跟你同桌吃饭——”乔治补充。


“桑妮也跟我在一起。”塞茜莉亚解释。


“听起来更危险了——你们两个是羔羊进了虎口。”


“那你们觉得我们是羔羊吗?”塞茜莉亚笑吟吟地问,“如果是,我们也应该是合力咬死过神秘人日记的羔羊。”


乔治移开了视线,只笑着,但没说话,弗雷德并无察觉地搭住了自己兄弟的肩膀,开始平常营业推销的姿态:“韦斯莱家,温馨——”他对金妮打了个响指,金妮心不甘情不愿地配合自己哥哥,露出了温婉(?)的营业笑容,“无害——”弗雷德拍了拍乔治,又拍了拍自己,“和谐——”他们一左一右地把罗恩架起来,好像举起了一根又高又瘦的旗杆,虽然这个旗杆一直在挣扎……


“要重新考虑一下吗?”乔治笑容满面,“机不可失。”


“你就说是被罗恩绑架到韦斯莱家的。”弗雷德添油加醋、煽风点火,罗恩左右为男,仍奋力挣扎,“别又推在我头上!”


“哦,乔治,你听到声音了吗?”弗雷德问。


“我听到了弗雷德,我们罗恩说如果茜莉亚不来韦斯莱家做客,他就绝食三天。”


“四天。”


“五天。”


“六天。”


“再加下去我就要死了!”罗恩不满地嘟囔着。


“天啊,茜莉亚,你听,他说你不去韦斯莱家,他宁可绝食到死。”


“我很感动,但是——”塞茜莉亚拖长了声调。


乔治打了一个响指:“这个我知道——‘但是’后面跟着的一定是好消息。”


“下次吧。”塞茜莉亚说,“如果下次你们先邀请我的话。”


“那能先行预约吗?”乔治问。


“你要插队吗?”她笑起来,“不过,是你的邀请,还是由你传达,金妮代表的,韦斯莱夫人的邀请呢?”


弗雷德还在跟罗恩争斗,罗恩揪住了他的红头发:“那个沙菲克,一定有问题——她之前还说,神秘人是她的朋友——”


“差点金妮也会有个这样的朋友。”


“跟她沾上的事情总会变得更糟!”


“那个马尔福好像说过差不多的话。”金妮突然说。


罗恩像吞了一只蟾蜍一样,最后干巴巴地,没有感情地说:“佩格莉塔,是格兰芬多的朋友。”


“改口太快显得你很猥琐。”金妮无情。


罗恩很有原则:“即使显得猥琐,我也不能跟马尔福达成一致!”


评论(1)
热度(2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