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我是王杰希,我变成猫了”

·微草粮食向

·庸俗的灵魂互换梗

·错峰出行,写点轻松的,生日快乐!

 

 

清晨王杰希睁开眼,看到了一双大小眼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

 

他闭上了眼睛,重新开机。

 

待机了十五秒,困意被他强行驱散,再次目光清明地睁开眼,最后定格在无数倍放大、近在咫尺的——自己的脸上。

 

在大脑成功加载出合理的场景时间地点之前,王杰希的第一反应是想把人推远点儿,确实有点重,但当他伸出手,发现手掌软绵无力。且长满了毛,他望着自己粉红的肉垫,视线再次冻结了。

 

捏了捏掌心,铅灰猫爪从缝隙中弹出,未经修剪、野蛮生长地呈现着它的锋利。王杰希不合时宜地想,这双爪子可能不太适合打游戏,会影响操作的精准度。

 

眼前的就是他自己,王杰希使用了二十来年的身体,显然现在迎来了新的住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此时的“王杰希”看,竟然也感受不到眼球的酸胀,看起来也并没有适应四肢,仍警惕地趴伏在他身上……

 

为了确定自己的确不是做梦,王杰希再度伸出自己的猫爪,啪嗒地拍在“王杰希”的脸上,是真实的触感,没有控制住力道,“王杰希”的脸被pia得歪到了一边。“他”受到了袭击,喉咙里示威般发出沉闷的低吼声,最后汇集成一声壮烈的嘶吼:“汪——!!”

 

王杰希:……

 

“王杰希”好奇地摸了摸自己,被异样的触感惊得汗毛倒竖,飞速跳后。不幸的是身为电竞宅男的王杰希并不能提供与之记忆匹配的柔韧度以及惊人的弹跳力——最后,王杰希眼睁睁看着自己像一个炮弹一样往后弹射出去,重重落在了地毯上。

 

王杰希脚步轻盈地跳到了窗台边的书桌上,立起身子,瞥着地上还四仰八叉的自己,他尝试跟“自己”对话,但只能发出一串毫无意义的喵喵喵喵声。

 

要想办法解决。王杰希冷静地想,首先要先请假。他环视四周,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看到了手机。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爪子,简单判断了一下用爪子打字的难度程度……是不是要先打120,但120急救中心收突然变成猫的病人吗?

 

在王杰希思考着目前离奇事件的解决途径时,他发现“王杰希”现在的身躯里显然住着比之前王杰希更自由的灵魂,它扒拉开了窗户,试图像来时那样,跳窗户离开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如果它还是原来那只小猫咪,这样的高度对它来说只不过是幼儿园保留娱乐项目滑滑梯,可是,它现在是人。所以,它一条腿还没有迈出去,王杰希正在搜寻的手机就自由落体就摔下了楼,惨烈的啪嗒声,昭示着它的死状并不安详。

 

很快,它的主人就要下去陪伴它了。在“王杰希”用不甚灵活的五指打开窗户,准备跳下去的危急关头。王杰希通过丰富的驯服扫帚的经验,同样驯服了不听话的四条腿。后腿蓄力,前爪落地,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脸上,因为冲击力,“王杰希”庞大(相对于目前小猫咪)的身体向后仰,又重新倒在了地毯上,暂时阻止了自己从二楼自由落体下坠的危险。

 

王杰希低下头,严肃地盯着自己,试图训斥它:“喵喵喵喵喵喵!”

 

奇迹般的,即使王杰希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但猫听懂了,它吓得一个瑟缩,钻到了床底下去。

 

看着自己露在外面的两条大白腿,毛发黑亮,身形矫健的黑猫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重新跳上窗台,用后腿站起来,伸长了爪子,啪嗒地把窗户锁上了。爪子是黑黝黝的,唯独掌心有点白,是乌云踏雪,肉垫印在窗户上,落下几个猫爪状的水汽湿痕。

 

还没来得及从桌上跳下来,王杰希的房门就被拍响了,外面兵荒马乱的,有人交谈的声音。一开始还是小心翼翼,谨慎斯文的叩叩声,很快变得骤雨一般霹雳而下,最后由一人盖棺定论:“队长可能出事了。”

 

门迅速地被备用钥匙打了,房门正对着窗户,也就是此时王杰希正坐着的窗台。看到少年少女们脸上焦急的表情,还有判断情况当机立断开锁的刘小别,黑猫碧绿的瞳孔里划过一丝赞赏和欣慰,虽然他的夸奖很快被模糊成一串毫无意义的喵叫。

 

“队长,我们来救你了!”微草几人把倒在地毯上“王杰希”团团围住。

 

“王杰希”睁开眼睛,高贵冷艳地扫了他们一眼,别过脸去,用屁股对着他们。

 

“队长,你怎么了?你手机怎么摔楼下去了?你怎么躺在地上啊?是不舒服吗?”柳非急脾气,也是按捺不住,劈头盖脸地就问了好几个问题。“王杰希”也听不懂,自然是一个字也没有回,显然身体太笨重了,让它无法习惯,只能躺在原地摆烂,眼睛一闭,两腿一蹬,假装与世隔绝。

 

而蹲在桌上的王杰希凭借优越的视角,看到了高英杰手上拿着的已经摔成半截的他的手机,大约是训练室没看到他,又打不通手机,来宿舍楼找王杰希,又在楼下看到了手机的残骸,才以为王杰希出事了。

 

王杰希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自己,感觉现在距离出事也不太远了。

 

“队长……有养猫吗?”其他人注意力大多都在不吭声的“王杰希”身上,高英杰倒是看到了像雕塑一般钉在了书桌上的黑猫。

 

“没有吧,队长每天忙成那样,哪里有时间喂猫,应该是跳上来的流浪猫。哎呀,英杰你关注猫干嘛,队长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理我们?”肖云试图在王杰希积极地表现,较为颐指气使地指挥袁柏清先去叫救护车。

 

袁柏清理都没理他,扣着王杰希的手腕,有些迟疑地说:“队长好像受了惊吓。”

 

柳非凑过来,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惊奇语气:“薄情儿,你真会拿脉啊?”

 

袁柏清表情有些微妙,过了一会儿小声说:“呃……我扣着队长手腕是因为……”

 

“因为什么?”刘小别蹙眉。

 

“我怕队长挠我!”袁柏清破罐子破摔,并且当场抓获了“王杰希”正在挠他腰的手。那是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一双手,平常敲击在键盘上,总能打出让人不可思议的攻击组合,为队员们带来一次次绚烂奇迹,但现在,锲而不舍地挠着袁柏清的卫衣,似乎困惑于自己爪子的锈蚀和迟钝。

 

柳非不懂得读空气,咯咯笑:“哎呀,队长好像不喜欢你!”

 

高英杰吞吞吐吐……观察了半天气氛,最后还是决定说出来:“队长……现在好像小猫。”

 

“中邪了吧。”肖云摸了摸手臂,后怕地说,“可能是被这只猫诅咒了,我外婆的妈妈说过的,黑猫都邪门得很。”

 

“应该是这个猫做的!”作为心思更细腻,思维也更发散的女生,柳非盖棺定论,并没有在意自己语句中的漏洞,口不择言,“这个猫看起来就很像坏人!”

 

王杰希:……

 

肖云难得认同:“柳非说得没错,这猫太渗人了。你看,还这么瞅着我,你不服?你瞅我,你瞅什么瞅?!”他故意摆了凶脸,又往前走了几步,想要吓唬小猫,可王杰希巍然不动,依然冷冷地盯着他。

 

他想耍威风,但猫不买账,自讨没趣,撇了撇嘴,没说话了。

 

“你跟猫逞什么威风。”柳非无语,她小心翼翼地递出了手心,想要去摸王杰希,王杰希此时倒是后退了一步,他是担心自己会有本能的应激反应,挠伤了柳非的手。作为职业选手,不应当如此不警惕小心自己的手受到伤害。当了猫,依然不忘肩上重任的王杰希如是想着。

 

“它怕我。”柳非说,“这小猫不亲人。”

 

王杰希想,我要是亲人,会害怕的可能是你。

 

“你才说过它邪门,记仇吧。”刘小别道。

 

“队长……”高英杰低下头看了看王杰希,又有点迟疑地看了看蹲在桌子上,平静地看着他们的黑猫,仿佛抓住了什么,但又无法确定。他最后还是一言不发,看着队友们蹲下来检查队长的情况。

 

“打120?”

 

“送哪个科啊?”

 

“120直接送急诊吧。”

 

“啊啊!小别,队长怎么还咬我!”

 

“你是不是太用力了。”

 

“袁柏清你吓着队长了!”

 

“我???我怎么可能吓着队长,我又不是韩文清!”

 

“我们队长才不怕韩文清!”

 

“我说重点是这个吗……”

 

“王杰希”因为远离了过敏源,变得比之前温顺了一些,它嗅了嗅袁柏清,那张平常没什么表情的脸,变得无比靠近,袁柏清的身体僵硬,任由“王杰希”识别着他身上的味道,许是并没有陌生的气息,它埋下头,依恋地蹭了蹭袁柏清的手背。袁柏清连夜爬上崆峒山,脸都绿透了:“救命啊!!刘小别,你来抓着队长,我不行了!”

 

刘小别抱着手臂站在一边,不着痕迹地往高英杰那边躲了躲。

 

“这可是队长啊!”柳非说,“你怎么能因为队长中邪了就嫌弃他呢?”

 

“队长是被魂穿了吧!”气急败坏的袁柏清,某种程度,的确无限地逼近了真相。

 

王杰希并不宽敞的寝室里,显然现在乱成了一锅粥。许斌在飞机上,一时半会收不到消息,现在都是小孩,队长又中邪了,也没人能真正地拿主意。

 

此时的“王杰希”听觉也变得迟钝了,因而能在一群吵吵嚷嚷的人群里呼呼大睡,还翻了个身,就差舒服得打呼噜了。实在看不下去了,王杰希从窗台上跳下去,在“王杰希”身上着陆,踩着自己的身体,终于把目光重新集中到他的身上,他试图寻找措辞——即使现在这种情况下,并没有太大的必要。

 

也许,我能够模仿我自己,让他们感受到,我其实是王杰希。王杰希默默地眯起了一只眼睛,仰起头看了看高英杰。英杰,你应该能够懂得我的暗示的吧。

 

高英杰旁边的肖云:“我去,这猫怎么对我抛媚眼?”

 

柳非不合时宜地纠正:“这个叫wink!”

 

肖云:“这猫不讲猫德,勾引我。”

 

“靠,它还用尾巴打我!”肖云积极主动地公报私仇,抓起了王杰希命运般的后颈,强行锢住了它,“别让这破猫伤到队长了!”

 

王杰希想要挣脱,但控制住自己不亮出利爪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抵抗人类的力气,肖云洋洋得意:“哼哼,看你还跟我斗。”

 

……人类到底是无聊到什么程度,才会从一只猫身上找优越感。王杰希心里想。

 

智囊小组(袁柏清自封的)还在探讨着解决方案,刘小别说:“要不你打电话问你师父?”

 

“方副吗?”袁柏清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队长,其实他觉得王杰希更像是睡着了……可是感觉就算是宇宙大爆炸了,队长也不可能在队员还在面前的情况下安心地呼呼大睡。袁柏清:“……师父能拿定主意吗?”

 

“不是。”刘小别说,“我觉得方副要是错过了这么精彩的场面,之后一定会抱憾终身。”

 

听到了全程的王杰希:……

 

王杰希:我在这儿。

 

其他人耳朵中是小猫负隅顽抗的“喵喵喵喵!”

 

肖云依然锢着猫,不让他乱动:“去去去,这边忙着呢,没时间跟你玩毛线球。”

 

王杰希发现没有足够震慑性的答案,他们是不会迅速地接受他变成猫这个事实的。黑猫仰起头,奋力地给了肖云一个头槌,后者吃痛地撒开手。小猫仿佛柔若无骨地轻盈落地,再蓄力,在众人的视线注视中跳上了书桌,一脚踹翻了墨汁,用爪子蘸着打翻的墨水,在白纸上用爪子划拉着什么。

 

“奇了这是,猫还会写字了。”肖云兴高采烈地掏出手机想拍照发朋友圈,才刚刚对焦上,它就跳到了“王杰希”的怀里,被它抱住:一只脏兮兮的小黑猫,浑身漆黑得跟煤球似的,唯有眼睛是亮绿光泽,胡须在空气中翕动,艰难地叼着一张皱巴巴的白纸。

 

手机的镜头,从远拉到近,模糊到清晰,终于对焦上那一行歪歪倒倒的墨痕——我是王杰希,我变成猫了。

 

念出来之后,肖云脸上的血色消失了。

 

这猫邪门。

 

你瞅什么瞅。

 

我去,这猫怎么对我抛媚眼?

 

别让这破猫伤到了队长。破猫破猫破猫破猫破猫。

 

“啊!!!!”肖云惨叫,“方副,你带我走吧!”

 

刘小别吐槽:“方副是去了国外,又不是去了天国。”

 

袁柏清迅速:“阿门。”

 

高英杰:“嗯……”

 

袁柏清在正直的高英杰的注视下,立刻找补:“阿前。”

 

“喵!”被吵醒了的“王杰希”愤怒地踹了还在惨叫的肖云一脚。

 

肖云看了眼那只高贵冷艳的黑猫(王杰希inside),又看了看地上在打滚的队长,他:“再踹一脚,好、好带感。”

 

黑猫甩都没有甩他一眼,默默地从“王杰希”的怀里跳下来,又爬上了椅子,坐在他们面前。他抬了抬下巴,高英杰好像意识到什么,把白纸小心翼翼地放在了他的面前,王杰希伸出爪子蘸着墨汁继续写着:回去训练,我自己想办法

 

其他人肃然起敬,队长,你可是变成了猫欸,居然关注的第一件事是队员们的日常训练(?

 

实际上的王杰希:变不回来的话,我能就地退休吗?

 

 

 

变成了猫,似乎微草也没有太大的变化。训练照常进行,王杰希出门的时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准备了足量,又不至于噎死人的食物,柳非买了些猫玩具,让它自娱自乐……虽然王杰希看自己兴致勃勃玩逗猫棒,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柳非倒是很慈爱(?),高兴地对王杰希说:“队长,你很喜欢我买的玩具呢!”

 

王杰希:是的,我知道,我有眼睛,但可以不用这么大声说出来。

 

黑猫从一个电脑桌跳到了另一个电脑桌,边缘空出了一台电脑,作用约等于给他磨爪子,爪子不太灵敏,上下左右都会误触,电脑里的魔道学者一会儿栽到水里去淹死了。

 

高英杰有些担忧:“队长是不是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袁柏清:“别说是队长,我现在都一时没办法接受。”

 

电脑屏幕里的魔道学者淹死之后,就卡在了池底,这是微草内部的训练软件,王杰希年轻时的训练记录,一直是后辈们无法逾越的高峰,之后随着更新换代,也逐步被有意识地清除了。而现在队长连最简单的过河都做不到,很难不令人唏嘘。

 

“忧郁”(?)的王杰希用尾巴啪嗒啪嗒敲着键盘。

 

高英杰:“队长在做什么?”

 

刘小别:“呃,好像是软件卡bug报错了。”

 

好吧,虽然变成猫的王杰希不能抓老鼠,但还能找bug(?只能说,哪怕变成了猫,飘忽不定难以捉摸的操作,也是和灵魂绑定的。

 

 

 

王杰希一直在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并未过放弃。他并不相信世界上有毫无缘由的开端,也不认为自己会一直困在猫的身体里。他几乎尝试了所有安全的办法,可都没有生效。他试到小猫看到他就往被子里躲,完全不想搭理他,要不是还没有学会怎么说话,它真的很想说:你让我睡觉吧喵!我不想跟你玩耍了!

 

几万年前的月亮从不厚此薄彼,穿过窗台的玻璃均匀地涂抹在小猫的身上,也落在王杰希的身上。小猫睡觉不盖被子,王杰希跳上去咬着被角拉了拉。他看着自己月下的影子,如果不是我还有要做的事情,也许我挺适应当猫的,他想,可能是哪一年生日,有时会倦烦人类的他,也曾开玩笑想过,有一天变成小猫。愿望透过遥远的时空,才在此刻抵达实现。

 

可是。王杰希跳上了窗台,黑猫垂下头,晴朗夜晚的绿化带,在他眼前连每片树叶的叶脉纹路都清晰,他从未如此注视过微草的一草一木。夜风微凉地吹拂着他,也许一切静谧而无声,世界并不会因为缺少谁而停摆。他想,可是,还有非我不可的事情。

 

他从窗台上一跃而下,去赌一个可能性。

 

 

 

王杰希睁开眼睛,入目的是熟悉的天花板。他侧过身,抬起手,看到的是自己属于人类的五指。

 

房间里的陈设如常。也许一切只是一场有些荒诞的梦境。做梦也是一种预警,梦中结尾自高空坠落,多数是源于前段时间准备季后赛压力太大了。王杰希很快逻辑自洽了,按照习惯洗漱完毕之后,他去了食堂。

 

然而——

 

“这个猫不是被队长关起来了吗?怎么又跑出来了!”肖云扭头看了一眼王杰希,又谄媚(?地捧起小猫的猫爪,“队长!你要吃饭……啊不,猫粮吗?”

 

“我这里有很多口味的。”袁柏清掏出了好几袋,“队长你喜欢哪种口味?”

 

李济掏出了打印出来的训练数据,像小学生检查作业一样摊开在小猫面前:“队长,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大家围着猫团团转,而小猫似乎似乎更喜欢柳非一些,推开了碍眼的肖云,用脑袋亲昵地蹭着躲在一边的柳非的裤脚。柳非面如土色,扯脚也不是,躲开也不是,最后仿佛咬咬牙把自己的左腿当成贡品,僵硬地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大气都不敢出。

 

“乖,小猫,”高英杰抓着王杰希的手小声说,他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小猫”僵硬的后背,试图为小猫压惊,“我们先回房间吧。

 

“英杰。”王杰希开口,“我是王杰希。”

评论(33)
热度(666)
  1. 共3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