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浇浇我

好久没搞的王喻酱,搞点,对不起,我脑子里都是工作

 

数据运营文州酱以及程序员王给嘿,我一定要让大眼当一次程序员圆我的梦,赶着出去吃麦当劳(?我进度拉快一点

 


文州酱跳槽来新公司,才一周,leader拿庆祝新人入职为借口,搞了团建。游戏公司都是一群宅,搞不得爬山徒步旅游等户外运动,最后去的附近的轰趴馆,来了二十多个人,利用率最高的是VR游戏机还有摆成排的电脑。

 

在摩拳擦掌抢电脑的同事里,也有默默地在擦桌球杆的王杰希。都是业余水准,撞球进洞都像抽六星保底,双星连珠的神操作更如同单抽十连般稀罕,在这种情况下,每一局稳定发挥的小王同学就显得有如职业选手进入了平民玩家中拿银武切菜。视线同桌面水平,眼神敛静,腰细腿长,衣品还好,只从架势上看就足够赏心悦目。他塌下腰,食指同拇指架起笔直的球杆,伴随着一串轻微撞击声,一秒延迟后,同事们的欢呼声才爆发出来。

 

杰希,你平常都没说过你这么会打桌球啊!前辈在旁边说。

 

这就叫会打吗?王杰希有点莫名其妙地反问。

 

喻文州在旁边喝饮料,咂舌,哇哦,好逼(?

 

也是王杰希自己在玩,有人来说,他才跟着比赛的。后面越菜越有瘾,摩拳擦掌来要跟王杰希试试的同事越来越多。王杰希打了两局,越打越不对劲,好像他变成了什么不用门票就能参观的动物园大象,抬起头,又刚好撞上了围观群众里喻文州有些揶揄的眼睛,也可能只是单纯注视,同其他同事的雀跃欢呼、起哄时没有分别。王杰希把杆子往桌上一撂,去摸了一罐可乐喝,陪练罢工了,大家都追着挽留,可王杰希郎心似铁。

 

其他同事来问,王杰希四平八稳地说:再打要输了,不打了。

 

同事震惊:靠,你还真的为了赢我们啊?

 

比赛不就是为了赢?王杰希的眼神仿佛不懂他是怎么问出这个问题的。

 

同事也被噎住了。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摆弄着腰杆,春丽一个飞踢把同事正在愣神的豪鬼一脚爆头,他面无表情地问:还来吗?

 

不跟你玩了!同事摔下一句如同小学生绝交一般的宣言,迅速远离王杰希。

 

小王同学彼时还年轻,没被毒打过,还是锋锐的独行侠。校招进来才两年,能使年轻无用的经验,因上苍的偏爱,成为不了他的阻碍。写的代码被称为出生就等于结束的遗产,大约等于除了他自己之外没人能懂的神逻辑,让他讲,他又总能平淡地给人堵回去:这就是最高效的实现方式。

 

而喻文州的人生履历似乎与他背道而驰,去过的项目组,哪怕离职了,提起他,也说他好相处,为人温和妥帖,可是要真的仔细思索,他下班之后也不和任何同事沟通感情,一起工作了一年,最后可能连他平常爱好到底是什么都搞不清楚。

 

反而是公私分明的疏远性格吧。王杰希的想法有实例支撑:他的好友申请过去了,发现这就是喻文州的工作小号,下班之后就弃置不用了,主攻商业化的数据运营和前端更是几乎没有共事交接的机会,两人最多在公司餐厅吃饭碰到,到现在对话还停留在喻文州与他寒暄时黄豆笑脸表情上,王杰希没回。

 

吃完饭就十点半了,王杰希摘下耳机,回头看,人走了一半,剩下的人都在唱K。在鬼哭狼嚎的歌声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里,他听到有金属坠地的声音,路过洗手间的时候侧目看了一眼,发现喻文州坐在那边在写案子。

 

听错了?王杰希原本在自我怀疑,但很快,他看到喻文州似乎卡在了哪里,思考当中,手无意识地摸着放在桌上的飞镖,塑料的镖头,金属外壳,红黄蓝鲜艳多色,外表崎岖不平。最开始王杰希也以为他只是有喜欢思考时摸什么的习惯,同组的程序也有喜欢一边改bug,一边捏解压包子泄愤的习惯。

 

王杰希无意打扰别人,而且偷偷看人工作也显得很变态,他扯脚准备走,飞镖砸了过去,一道不太平整的抛物线,着陆点:王杰希的皮鞋边。

 

王杰希:……

 

喻文州:哎呀,你怎么来团建还穿皮鞋?

 

王杰希心里想重点是这个吗?

 

但面上还不显:新买的。

 

听说新皮鞋容易磨脚。喻文州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准头太差,丢飞盘砸到同事脚很尴尬,一边说着无聊的闲话,一边继续跃跃欲试。第二发嗖嗖地起飞,精准地砸到了旁边的街霸机上,还好镖头是塑料的,要不然屏幕上都要留个疤。

 

王杰希把脚边的飞镖捡起来,本来想递还给喻文州,现在忍不住开口:瞄准可以眯眼。

 

靠得近,王杰希才发现新同事的眼睛漂亮得惊人,笑时春风拂面,不笑时也让人觉得温和,全是因为这双线条温润的眼睛。喻文州仰起头看他,飞速地眯了一只眼,又睁开,笑意盈上黑眸:这样吗?

 

王杰希心漏了一拍,他狐疑地看了看自己新同事,可喻文州看起来的确只是虚心求教,连表情包用的都是闪光五彩玫瑰和默认微笑黄豆,应该不知道什么是wink吧?

 

别开了眼,王杰希觉得注视轮盘对自己比较好,手上又拿着飞镖,顺势地发挥同事爱,给他示范一下好了。合理化了自己行为的王杰希朝着写满了分数的轮盘投掷飞镖。

 

谢谢王老师示范~无端的声音,比同事们的怪叫更能扰乱心如止水的小王同学,偏了一点,落在了35分上。

 

喻文州笑了一下,一生好强的小王同学腹诽,35分也比你丢在我脚上好吧。

 

这种好胜心似乎让事情变得更无法掌控。

 

一墙之隔,同事们在唱K,正撕心裂肺地唱到了难道你把爱情变得更绚丽让我动心让我痴心更让我伤心,而王杰希正从后面握着新同事拿着飞镖的手,身体力行地为他进行着示范。薄薄的皮肤下,血液流淌似熔浆,手心出了点汗。连面试、晋升述职时都没有紧张过的王杰希,现在难得感受到了点不对劲。

 

原来程序员手指会出茧是真的。在这个时候,在关注奇怪地方的喻文州,更影响着王杰希的发挥,仿佛被风吹歪了的飞镖一头栽到了轮盘数字之外。

 

王杰希沉默了一秒钟,然后问:你不会故意的吧?

 

可能是新球鞋磨脚。喻文州抬了抬腿,而且要我提醒你吗王杰希,你也扔歪了。他严谨地指出。

 

新同事磨手吧。王杰希冷不丁地说。

 

喻文州定定地看着王杰希大约0.5秒,耸动着肩膀,发出了吭哧吭哧的闷笑声,笑得半天都直不起腰来。笑点好低,王杰希心里想,平常也没有见到你这样笑吧。

 

工作状态的喻文州,看起来唯理性和数据出发,有条不紊,细致合理,哪怕顺从气氛,也最多抿唇。比起一个完美无缺的喻文州,私底下又鲜活许多。不太爱关注逻辑,说话漫无边际,顺着人的话说着,会冒出奇怪的话来,再无聊的笑话也能让他弯嘴角。

 

有什么好笑的吗?王杰希问。

 

只是觉得……之前看你喜欢独来独往,还以为你不太好相处,原来也不是如此。喻文州给王杰希戴了顶高帽,但此时无限于挑衅,他笑意盎然地说,分明很友爱同事,放弃珍贵的游戏时间,教同事打飞镖。

 

你也不像平常表现的那样。王杰希说,或者说,也没什么人了解你真正的样子吧。

 

要对普通同事说这种诛心的话吗?喻文州合上了笔记本电脑,但没有被冒犯到的表情,他顺着王杰希的话说,没有人说得不够准确……现在不是就有人即将看到了吗?

 

好像,他确实是我喜欢的类型。王杰希看了看自己面前的新同事,比起大家所认为的温和,理性,喻文州更应该像疏远的月亮那样落着神秘的光辉,聪明、敏锐、交流起来也不吃力。面前的那张笑脸,让空荡荡的聊天框里那张微信默认黄豆微笑脸也不那么刺眼了。

 

飞镖已经玩腻了,不如王老师教我打桌球?

 

他眯起一只眼睛,那只飞镖越过王杰希的耳边,使风声具象化,王杰希扭过头,蓝色的飞镖稳稳当当地扎在了轮盘的最中央。


-


赶着去吃饭,先发了,应该有bug和错别字(?

评论(12)
热度(266)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2022-07-16

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