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佩格莉塔的坏朋友(62)

汤姆里德尔BG


第六十二章


“我希望,你能忘记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你的人生应该在阳光下——与任何的阴郁无关。”


“你所经历的一切太糟太糟,不应该值得你留恋。”


那时候,我听到的,是你内心的声音……佩格莉塔,你从来没有这样明确地、坚定地发出声音,你说:我、不、要!我不要忘记!


哪怕刻在我的骨头上,我也要把它们带回去!


我不会忘记他,绝不!


——《???》


-


瑟吉欧后来问佩格莉塔是怎么知道他们在花园的,佩格告诉他,是走廊上的画像为她指明了方向,但当瑟吉欧问起她是哪个画像……她却又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画像上的青年有着与她如出一辙的蓝眼睛。


如同湖水一样的蓝,那样清澈、透亮、晴朗的蓝,让佩格莉塔觉得很亲切,哪怕她知道,自己从未见过他。


她还是经常会迷路,家里的走廊太多了——和马尔福家的走廊一样长而幽深。可是她每一次都没有真正地迷失方向,因为瑟吉欧会找到她。可是哪怕瑟吉欧再厉害,也会有同佩格捉迷藏输掉的时候,佩格莉塔当时在走廊里钻来钻去,但是不断走进同样的通道……


画像忽然发出了声音:往左边走吧。


佩格听从了。


但是又回到了原点,小时候的佩格莉塔甚至还长得不到画像的下边框,她仰着头:你指错路了!


因为……其实我方向感也不太好。画像上的青年有些尴尬地说,而且我在画像里待太久了,确实不太记得应该往哪走了。


哦!我方向感也不好,总是迷路!佩格莉塔挺起的胸膛,骄傲地说(虽然也没什么好骄傲的)。


嗯,我知道。画像上的人说。


……你为什么知道?佩格莉塔狐疑,你不是说你在画像里待了很多年了吗?


是啊。他说,但我依然知道很多,关于你的事情。


是瑟吉欧跟你说的?


不是啊。


那是妈妈?


也不是。


总不会是爸爸吧!


青年依然很耐心地说:不是他们告诉我的,但我还是知道。


他自称知道佩格莉塔许多的事情,可是佩格对他却一无所知,一点印象也没有。而且每次都会忘记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全都是一团雾气一般的模糊,时间越久,那团雾气就变得越发膨胀,挤压着她的记忆。


她有时候也会想,我的记性一直都这么糟糕吗?汤姆还在的时候,他总是责怪我,觉得我轻而易举地忘记了一切——这是一种逃避,可是我在哪能找到我忘记的事情?


-


圣诞第二天,佩格不小心打翻了生长液,让原本就占据了她半扇窗户的油橄榄肆意地狂长,一直蔓延到了房间里来。佩格莉塔的衣柜、储物柜全都被花枝刺穿了,东西乱七八糟地落了一地。茜茜和桑妮极为努力地帮助她收拾残局,好不容易把油橄榄赶出了窗户外面,房间里落得一片狼藉。


桑妮帮她收拾屋子时,看到了一本旧的日记本,她捡起来。而茜茜显然对“佩格莉塔”以及“日记本”这两个关键词之间还有阴影,她在桑妮递给佩格之前,先确认了一下:“佩格,这次没有一本会说话的日记本自称是你的朋友吧?”


佩格:“这本日记真的不会说话!”


桑妮念出了上面的名字:“琼纳斯沙菲克——好像是沙菲克家的人,是佩格的亲人吗?”


而佩格摇头:“我不记得这个名字了。”


“那日记本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嗯……”佩格想了想,“不知道……嘭地那样,就出现了。”


“嘭地那样是什么意思?”桑妮无奈,“你没有翻过里面吗?”


“不记得了……”


她感到奇怪,把那本日记拿过来,前后看了看,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放进箱子里的了。最后她决定翻开看看。


茜茜也凑过来,有些诧异:“里面提到了马尔福?”


桑妮原本觉得看别人的日记不太好,但听到马尔福,还是忍不住凑过去看了一眼:“……这个名字,好像是德……马尔福的祖父,嗯……我听爸爸曾经提到过。”


其他两个人并没有注意到桑妮可疑的停顿,茜茜随口说:“那时间应该对上了,按照年龄顺推的话……这本日记应该是佩格祖父的?”


“爸爸从来没有提到过祖父。”佩格说。


桑妮倒是知道一些沙菲克家的旧事,但是她不确定这个时候说到底合不合适,毕竟那并不是什么好的故事……茜茜看出了桑妮的迟疑,她握住了桑妮的手。到底说还是不说都没有关系,我们都可以理解。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沙菲克先生的父亲是受到食死徒牵连而去世的……夏佐叔叔不愿提起他,也是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父亲吧。”桑妮歉意地说,“对不起,也许他们没有告诉你,是因为不想让你沾染过去那个黑暗时代的阴影。”


佩格莉塔不解:“知道真相,记得应该记得的事情……是坏事吗?”


“不是。”塞茜莉亚轻声说,“正相反,佩格,它是一种勇敢。”


佩格莉塔:“这个语气——好像我哥。”


佩格莉塔觉得自己一次性可以举例很多瑟吉欧语录。


塞茜莉亚愣住:……


塞茜莉亚否定:“没有吧!”


佩格:“那就是我哥模仿你!”


塞茜莉亚迟疑:“……也不能这么说。”


但就仿佛是孕妇效应——这个原本只是作为“佩格莉塔哥哥”概念存在的名字,这几天频繁地在她面前闪现,总让她觉得心里怪怪的。


这个话题引起了佩格的强烈翻旧账的欲望:“太坏了,他以前也故意学我说话!”


塞茜莉亚有点无法想象,不对,是完全无法想象!


桑妮赞同:“确实,瑟吉欧有时候比较坏心眼。”


塞茜莉亚:“?连桑妮都这么说。”她觉得自己要重新审视一下,自己是不是忽视了什么……


桑妮说:“其实我小时候就挺怕他的……可能他态度总是不冷不热的,总让人感觉他什么都知道,又不好亲近。也可能是年龄差距比较大吧,我们之间不太经常有接触。”


其实她没有说的是,因为德拉科以前对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瑟吉欧较为憧憬,但在一瞬间又变得深恶痛绝。之后经常添油加醋地说他的事情,还有瑟吉欧笑眯眯地对他进行的迫害。哪怕桑妮并无完全相信……可也无法避免受到了朋友影响。


那时候,她是还愿意和德拉科站在同一阵营的。


塞茜莉亚好像不是很愿意加入这个话题,她心虚起来,一般表现得比较明显……所以她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埋着头继续翻看日记,显得她的沉默不那么突兀。不过翻着翻着,她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这些日记最开始只记载的一些幼年的琐事,还算逻辑清晰,可是在上学之后开始,时间跳跃幅度非常大,而且语句混乱没有章法。不像是为了梳理自己的回忆而写下的日记,更像是为了防止自己忘记什么而写的暗号。


而且许多内容被涂黑了,也有的地方被撕扯了下来,仿佛不愿意让其他人看到那些内容。


在三年级之后,最后一次记载,是琼纳斯沙菲克提到了霍格沃茨的大火,在那次大火之后……他的记录又重新变得有条理起来。


“……好像是发生过什么一样。”塞茜莉亚说思考着……


佩格莉塔突然指着上面日期说:“我记得这一年!这是桃金娘死去的那一年!”


“嗯……确实是那一年……”


“等等。”桑妮也注意到了,“桃金娘?”她压低了声音,“那不是——佩格的祖父,其实和神秘人,曾经同在学校里吗?”


“这里提到,琼纳斯六年级时有同学因密室而死去了”那么应该不是‘有重合时间’,而是……”塞茜莉亚说,“他们本来就是同学。”


“————”


佩格莉塔……想起来了,上个学期,在汤姆的记忆里看到的,当时,有人曾经叫过“她”的名字,当时像是耳朵里灌了水一样,听得模糊不清——


琼纳斯。


当时那些人,是这样叫着“她”的。


她重新地翻着那本日记——佩格莉塔抿着唇,表情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她想要……想要找到,汤姆并没有说谎的证据。事实上,这就像是去寻找一个打满了补丁的破衣服上原本的布料颜色一样——一个最擅长说谎的、不真诚的骗子,而佩格莉塔现在做的事情,是想要从里面,找到唯一的、真实的东西。


因为,那是她自己。


哪怕在传闻中的“黑暗时代”,在人人避之不及的“阴影”中,也像钻石一样,闪耀的。


过去。


-


那本日记并没有写有用的东西……它上面写的那些人,佩格莉塔完全没有印象,她的祖父似乎也并不经常提到汤姆,甚至似乎在故意不提到他。


为什么那段时间,他的记忆会错乱,记下那些零碎、不清晰的句子?他又为什么要撕掉其中的页数?


佩格莉塔想要找到答案。


哪怕、哪怕就像夏佐所说的那样——过去本来就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不需要纪念,也不需要追忆。可是佩格莉塔从来不相信——她就是会把破铜烂铁一样的过去,当做珍贵的宝物一样的人。才不要,不要忘记。


哈利说,摄魂怪会带来她最不愉快的、最痛苦的记忆。她并不觉得害怕,很有可能是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恐惧的原因”。在遇到摄魂怪时,佩格莉塔只看到她从未见过的场面,好像那些深深地沉睡在她的记忆的某一部分,仿佛被一把厚重的锁拴上了,至今她也没有找到钥匙。


她很晚才回到房间里睡,桑妮和茜茜都睡着了……可是佩格一直还很精神,就像之前很多次,她瞒着熟睡的室友出去夜游一样,她在自己的百宝箱里,翻找了好久——她自己都不记得,为什么自己总有囤积东西,把它们藏在箱子里的习惯,就好像蛇挖洞,把东西好好地藏在光照射不到地方一样。


想不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她为什么会经常忘记小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汤姆里德尔的记忆里,她曾经看到过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哪怕之后,她得到的解释是,伏地魔为了骗取她的信任,于是杜撰了那些记忆。真的是假的吗?从未发生过吗?如果汤姆里德尔是一个骗子,那她在日记本里读到的、愤怒、不甘心,还有他的眼泪,那些也都是假的吗?


那是什么——佩格莉塔,你不清楚,你不知道,那是你在真正领略到“爱”的定义之前,就已经有人强行地向你灌输的,比时间、比岁月,更深刻、更顽固的印记。


即使那时候,你并不能真正地理解,“爱”是什么,你广博地黑湖、爱你褪去的鳞片、爱一块顽石、爱多年前的天灾,哪怕自私的、排他的、只属于你的爱并未真正地在你身上降临过


——但在那之前,你就被另一种近乎于爱的、自私的、狠毒的、排外的感情所驯化了。


哪怕你现在,什么也不记得。


评论
热度(41)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