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佩格莉塔的坏朋友(63)

 汤姆里德尔bg


第六十三章

 

远东有一种魔法种子,睡在十几英寸下的冰层里,在意识到它们是植物之前,它们绝不发芽。因此哪怕过去了十年、二十年、一百年,它们也始终不会长大。

 

——《奥黛塔·葛林今日魔法植物揭秘》

 

-

 

“番茄酱,明天就是圣诞节啦!你说汤姆会回来吗?”少女爬到了桌上,掀起了窗帘,望着窗户外衰芜、阴郁的冬景。这里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花儿开一季就会凋谢、春天短暂、冬日漫长、潮湿多雨、沉默地、不甘地、暴怒地死在这里的人不计其数,唯独她,唯独她仍旧像火一样灵动鲜活。

 

坐在少女身边的女孩,看起来要比她年纪更小一些,她的眼睛的位置,是被安上去的玻璃珠子,舌头也是簧片,这让她比起人类,看上去更像人偶,她的表情死板一成不变,连声音也没有起伏:“会的。”

 

“主人会,”她说话缓慢、好像声带并不属于她一般,“回来的。

 

“别骗我了,前几天他过生日,我给他准备了蚯蚓和青蛙,他一点都不高兴!”佩格莉塔说,“冬天要找到没有被冻僵、还活蹦乱跳的蚯蚓,你知道多难吗?”

 

番茄酱不说话,望着窗户外面的方向,只有一点白天一点惨淡的光照进来。

 

“他还骗我:佩格莉塔,你记错了,今天不是我的生日。那冷冰冰的语气,比我昨天晚上钻的被窝还冷……”

 

番茄酱说:“你、睡觉、不盖被子。”

 

佩格莉塔:“你记错啦!我有盖的!”

 

番茄酱坚持:“没有。”

 

番茄酱详细描述了案发现场:“你,一脚,把被子,踹到了主人,头上。”

 

佩格莉塔:“你记错了,汤姆这些天都没有回来!”

 

为了证明自己的记忆里没有问题,她去翻日记本……那是汤姆非要她记的,她在上面看到了莫名其妙的鬼画符,她一页一页地数着日期:“1月26日!出去春游了!虽然重点是去收拾坏蛋……收拾了哪个坏蛋来着,看起来当时我还不会拼那个人的名字。12月28日!我一个人吃完了三层蛋糕,给汤姆留了草莓夹心,他说不吃,但是第二天蛋糕消失了。12月25日!在垃圾桶里找到了草莓夹心,是谁这么暴殄天物?我决定明天吃一份三层的草莓蛋糕!嗯?”

 

佩格莉塔的手指摩挲着那一行凌乱的字迹:“12月24日,今天汤姆没有回来,真生气,我决定趁他回来之前把被子藏到床底下。”

 

她搞不懂了,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奇怪的事情,一本日记本摊开,她就能看得到她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她拎起那本小册子,只有她手掌大小……她惊奇地说:“写着我命运的东西,竟然这样薄、这样轻吗?”

 

简直像一本巫师小人书!小人会在薄薄的纸页上跳舞、唱歌、吃生日蛋糕、芒果慕斯,三层蛋糕比佩格莉塔的指甲盖还小。佩格莉塔的命运……就是这样小巧、无害、又可爱的东西。

 

房间里没有人回答她,番茄酱说话很困难,非必要一般不会发出声音,她更像房间里的摆件、盆栽,她也习惯如此。佩格莉塔想逗番茄酱说话,但没过一会儿就没劲了。真是的,明明年纪比她还小,却比她更像大人!

 

怎么会这样!佩格莉塔觉得这太奇怪,太不应该了……那些明明要比她年纪更小的孩子,却纷纷地走到她的前面。维吉尔,她想,第一次遇到他,他都还是一个为了多让人给点糖,不要脸地说好听的话骗人的小屁孩,可是很快,他就比佩格莉塔还要大了,比她高了好多,甚至有了自己的小孩。

 

小孩。佩格莉塔忧愁地想,连汤姆也在不断地朝着远离她的方向长大,那汤姆有一天也会和维吉尔一样有小孩吗?

 

可恶,不许背着我,有我不知道的秘密!维吉尔就算了,反正也没有人关心他。佩格莉塔心里想,汤姆要是这样,我决不能输,我一定比汤姆更多!

 

佩格莉塔争分夺秒地对番茄酱说:“番茄酱,我们来生小孩吧!”

 

番茄酱:…………

 

刚进来的汤姆·里德尔:…………

 

汤姆的表情变得非常恐怖,他脸上因为黑魔法而印刻上去的疤痕好像会呼吸一样游动着。他抬起手臂,番茄酱好像放在座钟里的布谷鸟那样,被缩回了箱子里。她平静地,好像自己本应该躺在里面一样。

 

佩格不太高兴地说:“番茄酱是我的朋友!你不能这样粗鲁地对待她。”

 

“救下她的是我,我当然可以,我现在就可以杀了她。”

 

“是可以。”佩格莉塔不高兴了,她不高兴的时候,就不想让别人高兴,尤其这个对象是汤姆,“你也可以杀了我,但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

 

再和佩格莉塔斗争下去显然不够理智。他当然清楚,佩格莉塔到底是什么人,她说的话不能当真,她天真到可憎、多余得好像他身上累赘的器官,一条没有退化的尾巴。但在听到的一瞬间,愤怒全然不顾理智地席卷了他。

 

没有道理,没有理由。

 

几百次,几万次,我都想过要杀死她。甚至有时候以为我的确这样做过了,要不然我面前,我身边的佩格莉塔为何像即将消失一样冰冷、虚幻,她不是蛇、也不是人类,而是一抹被强行锁住的幽灵,我的内心知道,我的愤怒也是因此而起。我能杀死她,杀戮是世界上最轻易的事情,可是我想要得到的,是与之相反的事情,于是它便成为了能战胜死亡的伏地魔大人,另一桩无法抵达的地标。

 

汤姆里德尔抓起佩格莉塔,凝视她的眼睛。记忆就不断地涌出,所有人都在长大,唯有她在不断回退,从春天倒退到冬天。当然,他知道不间断的摄魂取念会有后遗症,这加速了她的遗忘。可她向来不设防,她的一生,就像一本书摊开,谁都可以翻看,谁都可以看到,他还孱弱、一无所有的童年、少年……那些被任何人提起走足够让他暴跳如雷的事情,同她无聊的、甜腻的甜品、那些无用的朋友们堆放在一起,一样无足轻重。他知道……如果退化到一定程度,佩格莉塔也会像是忘记她当蛇时曾经杀过的蝼蚁一样,忘记掉汤姆里德尔,伦敦孤儿院的小孩子。一切就会像是从未发生。

 

可恨,可恨!

 

愤怒是真实的,恨意也是真实的。

 

佩格莉塔与生俱来的敏感,总让她能看到她的坏朋友在想什么,现在有什么样的心情。有时候,她想,哇,汤姆可能真的在憎恨我。但她搞不懂恨是什么,至今为止,她也没有真情实感地憎恨过任何一个人!可是汤姆却领先于她学会了这些……我还有什么什么事他没能学会的?她忧愁的想,所以他才会将憎恨投递向我吗?

 

她的无忧无虑会遭致仇恨、她的快乐会遭致仇恨、她的轻盈会遭致仇恨、生日会遭致仇恨,圣诞会遭致仇恨……她去找仇恨是什么,魔法辞典带着少女翻到了与爱相反的那一页,她于是知道,恨在爱的背面。她把脸贴在书本上,我与汤姆仅有这样一张薄薄的书页的距离了。

 

“阿芙拉埃弗里死了。”汤姆里德尔偶尔会跟佩格说外面的事情。

 

“我不记得了。”

 

“你得记得。”汤姆说,“这得感谢你,找到了你的亲人,我才能盯上她,知道埃弗里家的诅咒,让她听命于我。”

 

“我不记得了!”佩格的语气更硬邦邦了,“我想听点其他的,比如——蜂蜜公爵有没有上新品,或者森林里的小狗有没有生第二窝……”

 

“你可以忘掉这些,那你还记得你所杀过的人吗?”汤姆里德尔恶毒地打断了它,“蕾拉弗里达只是第一个,更早的……桃金娘,她在你面前死掉,你还记得吗?佩格莉塔,你如果敢忘记,我会不断地让你回忆起来——”

 

“你到底做过什么。”

 

干净、透亮地像雪花一样消散掉——这不是他允许被写在佩格莉塔命运里的内容。

 

佩格莉塔不说话,就好像没有听到他所说的话一样。她心里想……也许我忘了,但这样的事情一定经常地发生。我不要听,不要相信他的话……我只相信……我记得的,我的记忆。不!佩格想,记忆也可能是汤姆杜撰给我的,我能相信的,唯有我的心,我不会在意识清醒下,主动地伤害别人。

 

唯有我自己的意志,才是真实的!

 

“我能找到办法,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汤姆里德尔冷冰冰地说,“佩格莉塔,我连死亡都能战胜。”

 

佩格莉塔点头:“嗯嗯,我知道。”

 

佩格莉塔鼓掌:“汤姆好棒!”

 

好像哄小孩一样敷衍,她眼中的汤姆里德尔似乎和九岁时没什么区别,被人忽视就会无法忍受,总是在做一些坏事,讨厌所有人,为了达到目的什么都会做……但也似乎的确最后会做到。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能战胜一切啊。可是,你又不用战胜我……”她说,“我不是主动掉进你口袋里的吗?”

 

“我没有让你念任何一个魔咒,用任何一点法力。因为你走到了伦敦冬天的户外,我就因为怕冷缩进了你的口袋里……”

 

汤姆不相信这一切是“命运”赐予的……当然不可能,命运没有这么好心。这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是理所应当属于他的。而这些,她很快连这些就要忘记了!汤姆里德尔完全听不进去佩格莉塔说的任何话,她那擅于用天真的谎言诓骗别人的嘴巴、她永远都说,我绝不会忘记,可是转头就丢在脑后了。

 

难以发泄的情绪在他的心中郁结,他又像是那样,怒气冲冲地离开了,佩格一边把番茄酱从箱子里翻出来,她抱怨:“唉,也不知道谁又要倒霉了。汤姆脾气太坏了!”

 

番茄酱说:“因为,你总是,忘记,事情。”

 

佩格说:“那他就帮我记住好了。”

 

番茄酱:“你会,忘记,我吗?”

 

佩格说:“不会啊!”

 

番茄酱玻璃珠的眼珠子望着佩格莉塔,她无机质、磕磕绊绊地问:“真的吗?”

 

佩格莉塔当时说:“当然啦,你是我朋友呀!”

 

-

 

维吉尔懒洋洋地站在门口,还在打哈欠……最近他遇到了些小麻烦,实际上,麻烦挺大的,凤凰社的反抗很激烈……他甚至因此失去了自己唯一的血亲。可是食死徒再见到他时,他依然嬉皮笑脸的,如常地和马尔福攀谈着:“你有去关心一下你的好朋友琼纳斯吗?我担心他会想不开和我姐姐一起离开人世,殉情,可真是一段佳话。”

 

哪怕是见惯了残忍、恶毒的食死徒的阿布拉克萨斯,也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扫了他一眼。

 

很快,好像发现了什么,维吉尔猛地后退了一步,直接撞到了另一名五大三粗的食死徒身上,对方粗声粗气地说:“你又发什么病了,小白脸!”

 

“我觉得今天不适合来报告。”维吉尔严肃地说,“你们也快点跑,Lord心情现在很差。”他翻出了手里的瓶子,一个小小的天气瓶,麻瓜世界里也有类似的发明,但现在瓶子里翻滚着血红的雾气。

“别说没意义的废话了。”阿布拉克萨斯显然觉得从不信任不着调的维吉尔埃弗里,并且警惕他。

 

他叹息:“怎么会是没意义的废话呢?是我好心提醒你们罢了。”

 

他看着情况不太对,赶紧跑掉了,的确避免了一场无端的迁怒。他在院子里晃悠,外面春天已经到来了,湖水的冰也开始融化了,少女们都换上了轻薄的衣裳。可是这里还依然衰败,万物枯萎,好像冬天从来没有离开过。

 

维吉尔埃弗里之前无意间猜到了佩格莉塔的事情(他哀叹,有时候太敏锐也是坏事)。在被伏地魔灭口之前,他的机敏、随机应变拯救了他,这让他经常能来和那条蛇说说话,但大部分时间都像探监,维吉尔带点笑话过来,佩格莉塔总能很捧场地笑出来。

 

今天也不例外。

 

她兴致冲冲地在收拾屋子,福玻斯家里找出来的那个少女……就像是洋娃娃一样摆在椅子上,望着一个方向,一言不发。佩格说:“我在等圣诞节呢!我给汤姆准备好了礼物,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维吉尔说:“那你一定要送点好的礼物啊,别再送青蛙和冻僵的蚯蚓了。”

 

佩格莉塔惊恐:“你怎么知道我要送什么!”

 

维吉尔说:“我就是知道啊。”

 

为什么呢,维吉尔望着眼前的少女,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往前走,唯有你在倒退呢?

 

-

 

维吉尔埃弗里第三次来的时候,路过窗户边的时候停了停,他敲了敲窗棂:“早啊,你今天心情怎么样?”

 

“还不错!”佩格莉塔好像刚刚想起来,“今天出太阳了,我把番茄酱拉出来晒一下。”

 

维吉尔:“嗯……确实应该晒晒了,你看头发都打结了,有机会我帮她编辫子,我可拿手了。”

 

佩格惊喜:“哇,那能给我编吗?”

 

维吉尔:“等我死了之后吧。”

 

佩格:“为啥?”

 

维吉尔:“因为人不能死两次。”

 

佩格莉塔很喜欢跟维吉尔聊天,毕竟其他人她也不是那么经常看到,而且看到“她”会害怕地跑掉,佩格也很郁闷,她难道跟汤姆一样可怕吗?

 

“你最近在忙什么?”

 

“等圣诞节啊!”佩格说,“为什么这里一点圣诞节的氛围都没有?”

 

维吉尔看了一眼地上已经长出的青草嫩芽,他挥了挥魔杖,那些蓬勃的生命很快被扼杀了,抬起头,他就转变了表情,笑嘻嘻地说:“哦,因为Lord比较含蓄,可能想给你一个惊喜。”

 

“嗯嗯,我懂,是的,汤姆就是容易害羞。”佩格把维吉尔引为知己。

 

维吉尔:“确实,我应当多多学习。”

 

她刷地一下推开了窗户,她不知道,春天的阳光正打在她身上,她还梦着,一场盛大的雪。维吉尔手指灵巧地给番茄酱编辫子,他一边编,一个不小心……扯断了几根头发,他看了看番茄酱,嘀咕:“你会痛吗?不会吧,应该没有痛觉了吧。”

 

很快,编好了。维吉尔都看佩格擦完了一排柜子了。过了一会儿,番茄酱才不带感情地说:“会。”

 

“圣诞节,什么时候才会来呢?”佩格问维吉尔。

 

维吉尔说:“很快了。”

 

佩格:“感觉好像问过你了……”

 

维吉尔说:“可能是去年的事情吧。”

 

“我们去年就认识吗?”

 

“是啊,在你还是一条小蛇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

 

一切停滞在了这里,残酷、又美丽地停留在了圣诞节前夜。很快,又会往回疾驰。无法留住的,有什么呢?春天的花、夏天的蝉鸣、秋天的树叶、冬天的雪花……她——是始终轻盈、快乐地,走向同她们一样的命运。

 

少女一边铺床,一边轻快地哼着歌:“圣诞节、圣诞节,你什么时候来呢?你藏在哪里呢?是高高的烟囱里吗?还是挂在床头的红袜子里?哎呀哎呀,不要吵醒我心上人的梦,悄悄地把礼物放在她的床头吧~”

 


评论(2)
热度(4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