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奥斯维辛的来电02

“什么都没有。”


上一章

 

 

“你小子,又是装病来偷懒的吧。”冯校医瞥了眼躺在床上不停呻吟像快断了气的黄少天在教官离开之后马上恢复精神坐了起来,他笑嘻嘻地凑到冯校医身边,“哪有哪有!老冯你污蔑我!我这么勤劳热情团结同学争当劳模怎么可能偷懒呢,我跟你说,那个教官下手是真的重,要不是我皮糙肉厚,换成喻文州肯定够呛!”

 

“好了好了,你没事也不会往我校医室跑的,是不是因为江临那孩子?”冯校医一边整理手上的资料一边抬起头看着黄少天,“他身上都是皮外伤,再加上有点脱水和过度紧张导致的昏迷。”

“我说是不是你这个小子撺掇人家的?他那么乖的个小孩怎么会想着逃跑呢?”

 

“这里的每个人都想逃离,只是看有没有胆子去做罢了。”黄少天说。

冯校医也沉默了,摘下眼镜用眼镜布擦了又擦,叹了口气,“我也只是个医生,助纣为虐的医生。”他年纪大了,连眼镜上的灰尘到底在哪也看不清了,那副眼镜总是怎么擦也擦不干净,他也就索性不去在乎,戴上这幅笼着一层灰的眼镜,好像这样就能安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看不见的还是听得见,那些孩子的哭声,也才十几来岁,他也是从这个时间里走过来的,十来岁的他撒丫子在地里跑,在凉水里翻个筋斗回去喝口热水就啥事没有了,跟诊所啊医院都是绝缘的,谁常去医院还要被笑话是病秧子。

而这些孩子恨不得每天24个小时都待在医疗室里,有的人甚至闻到消毒水的味道才会安心。因为医疗室是唯一一个不会让他们因为言语不慎遭到虐打,甚至被记过推进电击室的地方。

 

 

冯宪君也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是伪善,他也是在助纣为虐罢了,只不过他当了女表子还要立牌坊,每次看到那些孩子依恋感激的眼神,他都感觉到惭愧。

他什么都不能做,他只能目送他们重复着从医疗室出去然后再进来这样的过程。看着在这片土地上,罪恶肆无忌惮地滋生。甚至他也是罪恶的助长着,因为他选择了沉默。

 

 

“江临昨天醒了。他说,他拨通了电话。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不想知道。”冯宪君又叹了口气,“我希望你们不管要做什么,要能够保护好自己,这个地方既然能够存在,就不是那么简单的。”

“知道了冯校医。”黄少天郑重地说,“谢谢你。”

 

 

他疲惫地摆摆手,谢谢这两个字太沉重了,让他承担不起。

这个时代大彻大悟的人终究太少,更多的也是像他这样,在善恶的彼岸不停摇摆的普通人。

 

黄少天看到了站在医疗室拐弯处的喻文州,做工粗糙的迷彩军装套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宽大,初次见面眸光温和的少年在目睹了那么多污浊泥垢的腌臜事还能清澈如许。

 

“江临把电话打出去了。”黄少天低声说。

“他现在人呢?”喻文州问。

“现在在治疗室,杨院长也在里面。”黄少天捏紧了拳头,但却又无可奈何地松开,他的声音闷闷的,“如果不是出校采购的名单突然变了,他也不会……”

“我们没有时间后悔了。”喻文州说,“江临这次出逃他很有可能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

“那个电话会有效果吗?万一那个狗屁记者也是跟之前那些家伙一样,被那些家伙一恐吓就吓跑了,江临的苦不就白受了。”黄少天瞥了眼喻文州依然老神在在的神情,有些气急,“我说文州……”

 

 

“噉就听天由命罗。”喻文州轻轻地笑了起来。

“我唔信命。”黄少天看着被铁网分割成无数小块的的天空,转身离开。

 

 

——

 

 

 

“我看看,好像是有点眼熟来着,是去年的事情吧,我去资料库查查,对对,去年元月我们是有个专访,还是刘皓去做的采访,好了对这地方好感度减一百,啧啧你看这标题跟UC震惊部有得一比了,还什么无数家长的救星,和网瘾斗争的英雄,呕……这股煽情劲他应该去搞微信公众号,就十八亿中国人都哭了那种。”张佳乐一边翻越资料一边吐槽,“老叶我发现我们杂志跟这学校合作还挺多的,肯定给了陶轩不少钱,还有个阮成报道的,他怎么专挑这种人去采访啊你说这学院也够倒霉的。”

 

“好了别在我耳边叨逼叨了,要爆炸了。从老韩发过来的资料来看,这是一家网戒所也是个青少年改造基地,专门招收不良青年进行军事化管理集中改造,嗯……不过这家机构网上好评特别高,说得还挺玄乎的。”叶修说。

 

 

“就什么所谓的心灵鸡汤能够改造熊孩子?别做梦了,肯定还是不听话就罚跑圈呗,再不行就给饿饭,我妈以前也是这么教育我的,不过一般到晚上我就跑小厨房里偷偷吃,她发现了也不会骂我就当没看到的。”张佳乐凑过来翻了翻网页。

叶修瞥了他两眼,“那看起来是没改造良好,现在也挺熊的。”

“我说老叶你一天不损我会死吗?有点同事爱吗?好歹我们也是山盟海誓过的啊。”

“得了吧,几百年前的破事了现在还在嘴里念叨,要我说你这就是未老先衰的征兆,要秃的。”

 

“你不能说点好的啊,等等等等叶修你快来看这个帖子。”张佳乐脸上的表情突然收敛变得严肃起来,“上面描写的这些反应确实是遭受高强度电击才会有的反应,一般湖绿没有这么真实的。但是为什么这个帖子就这么沉了?这样的反应不对,应该是被人压下去了。”

 

 

“这种事情要是真的……那完全就是犯罪!”张佳乐说,“陶轩他们没道理不清楚。”

叶修往兜里掏了根烟出来,吐出一口云雾,“这件事情要是查下去就是跟杂志社作对,你怕吗?”

“我们做的跟他们作对的时候还少吗?至于怕——”张佳乐笑了,“你乐哥我字典里还真没怕这个字。”

 

 

“那就走吧。”叶修拎起外套披在肩上。

“去哪?”张佳乐懵了。

“资料库里有接受采访那孩子的电话住址,我刚刚给那他发过信息确认他现在就有时间。”叶修站门口,“奉劝你把你骚粉衬衣换一下,办公室里晃悠我看着无所谓,走外面影响市容。”

“靠你有没有品味这是今年秋季新品!”

“淘宝秋季新品?”

“…………”

 

——

 

“记者你们好你们好啊,杨教授的治疗真的有效啊,我家睿睿现在跟以前真的完全不一样了哦,特别挺好特别乖的,真的太感谢杨教授了,他拯救了我们全家啊……”甫一进门,中年妇女就拉着叶修的手滔滔不绝的半个小时,满嘴都是夸耀云城军事化训练学院的,而李睿,在一年前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学院,在此时保持着沉默,佝偻着腰坐在一边板凳上,他的妈妈瞥了他一眼,“睿睿,别弯着腰啊。”他条件反射一样把腰挺直,叶修没有忽略他眼底的一丝惊恐。

 

 

“好的阿姨,就是想请问您一下,您对这家基地内部训练情况了解多少?孩子有没有仔细跟你讲过在里面的生活?”叶修问。

“睿睿这孩子现在有点内向,他也跟我说过,在里面的生活学到了很多啊。睿睿这个孩子以前很不听话的,总想着打游戏打游戏,后来进了基地,就是人家教授指点一下,就清醒了,所以说啊,这人还是要遇到贵人,杨教授就是我们家的贵人啊。”李睿妈妈说。

 

 

“有的孩子反映,在基地内部有一些比较激烈的行为,比如电击之类的辅助惩罚措施,李睿有跟您提到吗?”

“这个啊,要孩子变好肯定是要付出一点点代价的,而且睿睿也说不疼主要是心理治疗。我们都是为了孩子的未来好啊,现在孩子家家的就是太娇贵了,想我们以前啊爸爸妈妈都是用戒尺打我们的哩,我也不是到这么大了,孩子变好了就好啦。是不是啊睿睿。”李睿妈妈拍打这李睿的手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叶修看向李睿,对于他们的对话,他并没有表示任何情绪,脑袋低垂着看着地板,听到妈妈的问话他抬起头来扫了叶修和张佳乐一眼,又低下头,“是的。”

“我希望跟李睿单独聊聊,您跟我的这位同事仔细说一下李睿这一年间的改变,好吗?”叶修问。

“好好好,睿睿快去,要跟人家记者好好说啊!”李睿妈马上拉住张佳乐的手跟他开始唠嗑。

 

 

叶修走进了李睿的房间,揉了揉胳膊,“我有点冷,把窗户关上可以吗?”

李睿点了点头,叶修一顺手也把窗帘带上了。

 

 

叶修掏出一根烟,递给李睿,他条件反射地摇摇头,“我我不抽烟。”

叶修笑了笑把烟放回了烟盒,“我看你中指有烟渍啊,以前没少抽吧,后来戒了?”

“嗯。”李睿点点头。

“为什么戒呢。”

“想戒……就戒了。”他说。

“有好招可千万不吝赐教,我这老烟枪想戒烟想了十几年,还是没戒成。”叶修笑着说。

 

“嗯……你不问我基地的事?”

“有啥还问的,能说的你妈都说完了,你不想说我强求也来不了啊。”叶修瞅了眼他桌上的手办,“一叶之秋啊,你也喜欢电竞呢。”

“以前喜欢。”他说,“我以前也是玩战斗法师的。”

 

“后来呢?”

“没有后来了。”李睿说,“如果有也应该是,后来我就改邪归正了。”

 

叶修在兜里掏了掏掏出个钥匙扣在李睿眼前晃了晃,“这个可是当初限量版的,我通宵排队了抢的,还有亲笔签名的呢。”

李睿眼睛一亮,“真的!”然后忽而又归于沉寂,“我说了,我已经不喜欢这些了。”

 

 

“没事,我就拿出来炫耀让你眼馋一下。”叶修笑得挺欠扁的。

李睿有些气急,“你这人根本就不像个记者。”

“那记者该怎么样?我之前来这同事那样?西装革履的,一脑门油光水滑的,端着比政客还虚伪的官样微笑?”叶修用手指晃了晃那个钥匙扣,“我还真就不吃那一套。”

 

 

李睿抿了抿嘴,“我也想这样,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为什么不呢?”

“我不敢。”他说。

 

“我害怕。”

“怕什么?”

“我害怕,我真的怕……”他嘴里不停念叨着这句话。

 

 

“我到现在做噩梦都以为自己还在那里面,还被关在那间治疗室里面,我一闭上眼就是那里的铁栅栏,我真的害怕再回去。”他说。

“那个学院到底是什么让你这么恐惧?”

“没有,就是普通治疗。”他就像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对叶修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

 

 

“我也没带录音笔。”叶修摊开手,“要是我说出去你就出来指正我胡说八道,没有人会再把你关进去的,你相信我。”

叶修漆黑却坚定的眸子似乎给了他一点点力量,他平息了一下心情,开口,“殴打,饿饭,体罚,这些都是最基础的。还有就是被成为奇迹的,治疗室。”说到奇迹他嘴角嘲讽一般勾了一下但很快放了下了,“用不知道多少毫安的电流直接穿过你的脑子,从这,”他指了指太阳穴,“到这。”额心,“整个大脑都是麻痹的,你真的不懂那时候的感觉,就是你让我在地上爬叫你爸爸给你磕头我都愿意。”

 

他的声音哽咽起来。

叶修在这时没有选择插嘴,他知道这些话闷在这孩子肚子里一年多了,根本没有人让他去倾诉,他一直都处于怀疑自己会被抓回去的紧张状态,一言一行都套在条条框框里,不敢逾矩。

而他一开始关窗户关窗帘关门的举动,就是为了给他创造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让他没有顾忌地去倾吐。

李睿根本就不是一个内向的人,而是恐惧把他逼成了内向,跟任何人都不敢吐露心声。

 

 

“我真的怕我妈……我知道她是爱我关心我的,但是但是我真的忘不了她把我推进那个地狱的时候的表情。我真的怕她再把我送进去。就算我现在已经成年了,但是只有她点头,我还是会被他们连拉带捆,丢进去……”

“我恨她我知道这不应该,但是我真的忘不了,我用眼神跟她求助她就像没有看到一样,她就哭,她完全不听我说,我求她带我走,她转头告诉教官,我又进了治疗室,你知道我当时有多绝望吗?”

“我在那张床上翻滚,那些人按住我的手脚我就想蚱蜢一样跳不出笼子就在一个很小范围里痉挛,我叫都叫不出来了,连嘴都张不开。我脑海里全是我妈她把我送进来的时候那个眼神。”

“我真的怕她,看着她就发抖。我晚上都不敢开灯碰到插座我就回想到那个小房间。我真的……”他一口气倾吐出来,然后捂着脸泣不成声。

 

 

“我当时想,谁来救救我啊。求求你救救我吧。”

“但是没有人救我。”

 

 

“每一次有记者来采访家长来了解情况的时候,我都想冲上去,跪下来求他们把我带走,我想给他们磕头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够离开这里。”

“但是我不敢。因为我看到有人这么做过。他握住那个记者的手,跟他把一切都说了,那个记者和善地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后面的教官就把他送进治疗室了,你知道吗那整整一天他都没有从治疗室里出来,晚上回来的时候满裤子都是屎尿,我当时真的明白了,没有人能够救我们。”

 

 

“我认命了。”李睿擦了擦眼泪。

“真的。”

 

 

“我现在很好。”

叶修沉默着没有说话,他看着李睿在他面前变成刚刚接触那样,乖顺木讷,也就是他妈妈所夸赞的好孩子模样。

 

好孩子?

真是讽刺。

 

叶修站起来,李睿也跟着站起来,在他打开门的瞬间,他轻声对叶修说,“如果可以,求你救救他们,救救曾经的我。”

叶修低头,他却已经低眉顺目地走向他的妈妈。

 

 

——

 

 

“我的妈你总算来救我了,你知不知道李睿他妈多能聊天,我脸都快笑僵了。诶老叶你问出来没,那个学校是不是有问题?”张佳乐离开李睿家之后不停絮叨很明显是憋惨了。

叶修把录音笔丢给张佳乐,“自己听。”

 

张佳乐一边走一边听完了录音。一直过了很久他都没有说话。

“叶修,这件事你管不管?”叶修看着他捏着录音笔的骨节都泛白了。

“管。”叶修斩钉截铁地说。

 

 

“我不想看到第二个李睿。”叶修说。

 

 

“这录音怎么办?”张佳乐问。

“删了。就凭这东西扳不倒他们,而且如果失败了,李睿再被送进去,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你有几成把握?”

“十成。”叶修说,“只要我活着,我就要把这些公之于众,让这些黑暗曝光在阳光之下。”

 

 

向黑暗走去的人,或许会被黑暗吞噬,或许会被化作明灯。


———


粤语来自翻译器,对话的意思大概看得懂吧,就是:那就听天由命喽,少天说我不信命。这样的中二对话

评论(107)
热度(112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2018-06-01

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