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奥斯维辛的来电03

在人间。

 

01  02

 

 

戴妍琦踉踉跄跄地跟在人群的后面。

深秋带着凉意的日光照耀着。

 

好冷。

她开始颤抖,胃部开始痉挛,疼痛从神经末梢的某个点,蔓延到全身,连呼喊的力气也无。

 

腿沉重得就像灌了铅。

它们还存在吗?也许不存在了。

现在拖动着沉重的步伐的只不过一个怪物。

寄生她身上的怪物。

 

有人在她的肺部放了一把火,焚烧干净了她身体里的每一寸血液。

冷的空气变成黏稠的液体,顺着她的眼角划下。

空气也是咸腥的了。

 

戴妍琦仰身倒下。

像一条脱离海水的鱼。

在浅滩上挣扎。

 

她栽进杂草和尘土中,新雨后的青草还有露珠落在她的脸颊边。

从她的左脸颊,然后越过鼻翼。

归于尘土。

 

“起来,跟上!”

有人粗鲁地踹了她一脚。

胃部继续抽痛着。

 

教官揪着她的头发把她提起来。她半跪在地上,指甲深深陷进了泥土。宽大的迷彩在风中晃荡。

棍子敲击着她的后背。

 

疼痛是什么感觉?

从某一点扩散开来到神经末梢。

尖锐的刺痛,迟钝的隐痛,然后变成一片无关紧要的淤青。

 

仅此而已。

吗?

 

戴妍琦红肿的眼睛看向凶神恶煞的教官。

好疼。

淤青变成了青紫,青紫变成了艳红的印记。

她不想疼。

 

她挣扎着爬起来。

她的双手撑在地上,想要站起来。

起来啊!

她对自己的双腿说。

 

她没有等到她的腿的回答。

教官踩上她的脚踝,“不想起来就不要起来了。”

 

森白的骨节颤抖着摩挲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也许只是她的牙齿在战栗。

 

她垂眼望着红色的塑胶跑道。

她感受到了她的双腿的存在。

刺痛酸涩。

也如影随形。

 

如果被踩断了就好了。

她这样想着。

躺在洁白的医务室,盖着白色的被子,消毒水的味道,殡仪馆一样的白。

也是唯一让她安心的地方。

 

在陷入昏迷之前。

她在想。

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大概是喜欢上了一个男孩。

但是这是罪恶的吗?

 

 

——

 

 

“你新来的?”戴妍琦苍白着脸从医务室领了一些药然后抱着她的洗漱用具找到了属于她的床位,她的上铺是个有着漂亮眼睛的姑娘,她弯了弯嘴角,俯下身伸出手,“我是赵春,春天的春,以后多多指教啦。”

“戴妍琦。”戴妍琦把脸盆放在桌上,然后跟她交握了一下手。

 

“诶哪个妍琦啊?语言的言还是颜色的颜啊?”她歪着脑袋问。

戴妍琦在她手上写,“戴,妍,琦。”

“你的名字真好听啊,唉看我名字就很俗气了,我爸妈也不知怎么想的,我以后一定要给我的孩子取个好听的名字,你说赵砚冰怎么样?笔墨纸砚的砚,冰水的冰,以前看的小说里一男配就这名,我可喜欢这个名字了呢。”赵春挺自来熟地跳下来帮她整理床铺,一边叠被子一边不停地说话,“女生这边正好是单数,我就给落单了,终于有个人能听我说话了,你别提太闷了这里的人。”

 

“你来这里多久了?”戴妍琦问。

“我才一个星期呢。我不就谈了个恋爱嘛,我妈上纲上线的,还找了一大波亲戚把我绑到这来的,对了,你是因为什么送进来的?”

“也是一样的。”

 

“哎呀你说他们真的是老古董诶,什么年代了谈个恋爱怎么了,我们学校那边的跟人上床的都比比皆是。欸,你呢,有没有啊?”赵春突然把脸凑近。

“诶诶诶!”戴妍琦脸突然爆红,低下头去,声音小得像蚊子,“没有啊。”

“看你这一脸乖乖女的样子就知道没有啦。不过我告诉你哦,在这里可不能太乖,教官面前可以装孙子,但是在那些欺软怕硬的家伙面前,一定不能怂!这可是我这么些天得来的经验,一定要记住啊!”

“比如你看三班班长苏沐橙,虽然看起来特别好学生的样子,实际上根本没有人敢惹她呢,当然她也不会去随便欺负别人就是了。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是苏沐橙,那些仗着手上有点权力就滥用的小婊砸这里不少呢。”赵春一脸鄙夷。

 

“我知道了,谢谢你。”戴妍琦露出了来到这里第一个笑容。

赵春笑逐颜开地用手捏了一把她的脸,“哇塞,你还有酒窝呢。你笑起来真好看,那就不要哭丧着脸嘛。人总要充满希望的啊,他们困不我们一辈子的。”

“嗯!”戴妍琦用力点头,“我一定要熬到出去的那一天。”也许是想到了外面的某个人,她露出了甜蜜又羞赧的表情。

赵春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盯着她啧啧称奇,“你这么好看的女孩子,是哪个好运的臭小子被你喜欢了啊。”

戴妍琦推了赵春一把,“喂喂,不要那么八卦好吧,我们还不熟呢。”

 

——

 

在戴妍琦来到这里的第三天,她已经渐渐能够跟上早训的节奏了,不至于在跑圈的时候晕倒,然后被教官殴打。

她也学会了看到不平之事的时候只飞快地扫一眼,然后跟大多数一样低着头当鸵鸟。

如果看不到,也就当做没有发生吧。

 

但是戴妍琦偶尔会想,如果被推在地上殴打侮辱的是自己呢。

也是这样孤立无援地坐在污水里连哭泣的勇气也没有吗?

她不愿意去想。

 

云城军事化训练学院有一个让学员们闻之色变的地方,那就是十三号治疗室,那扇门也被称为地狱之门。乍听这名字感觉挺中二的,戴妍琦还笑了一下,之后听赵春说,进去的人出来都被电傻了,严重的恨不得大小便失禁。

戴妍琦提高了声音,“电击?不只殴打学生,他们还用电击的?”

赵春把她的嘴巴捂住,“我去小祖宗,你再大点声音你就能亲自去治疗室体验一下杨院长的神之治疗了。”

 

“他们这是违法的啊!”戴妍琦小声说。

“对啊,违法。”赵春瞥了一眼铁锈斑斑的栅栏,“但是就是倒不了。今天倒不了,明天也一样。”

“我就不相信,他们视法律如无物?”戴妍琦看着赵春,眼睛里像是有燃烧的火焰,赵春这菜反应过来,初见的看似温吞的小姑娘才不是什么软趴趴任人揉捏的泥巴,她的血性她的刚烈不比任何一个人少。

但是那有有什么用?

 

赵春揉了一把戴妍琦的脑袋,准备说什么,“你……呕……”

她突然表情一变奔向厕所,朝着马桶里干呕。

 

“赵春,你吃坏肚子了吗?你还好吗?”戴妍琦站在她身后有些担忧。

赵春沉默地摇了摇头。

外面教官吹响了哨子,戴妍琦想要再多问几句却已经来不及了。

 

在跑步途中,赵春的脚步越来越沉重,跑到一半她突然捂住嘴巴蹲在地上,教官举起教鞭准备抽在她身上,戴妍琦跑上前拦住了他,“对不起对不起!赵春今天不舒服,校医说让她休息但是她自己要来,我现在送她去校医室。”

教官还准备说什么,隔壁班的魏琛教官晃晃悠悠地走过来了,拍了那教官一下,“跟个小姑娘计较什么,该去看老冯就去看呗,我这有新碟,你要不?”魏琛露出个你懂的表情。

 

戴妍琦趁着这个时间把赵春拉到一边。

“赵春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戴妍琦看了眼她的肚子。

虽然她一直控制自己不往这方面想,但是赵春这几天的异常也只有怀孕了才解释得通。她看着赵春轻轻点了头,感觉快崩溃了,“怎么会这样,那你绝对不能再在这里待了,你……”

“别说了。”赵春面无表情地挥开了她的手,“别告诉任何人,没用的。”

戴妍琦着急地还想说什么,赵春看了她一眼,她冷静得不像是平常大大咧咧的赵春,“戴妍琦你还不懂吗?只要不死人,就没有人会在意这种事情。”

“被送到这里来,不正意味着我们已经被抛弃了吗?”她眸子里没有悲伤隐忍甚至连多余的情绪也无。

 

“谁会在乎我们?谁会来救我们?”

“别做梦了。”

 

戴妍琦站在寒风里,她看着赵春消失在她眼前,她却没有勇气叫住赵春安慰她一句一定会有人来拯救我的这样虚无缥缈的话语。

因为她自己也在怀疑,会有人救他们吗?

或者是跟大多数人一样,认命地被困在这里,日复一日,变成自己也感觉陌生的模样?

 

有谁能够告诉她?

有谁能够拯救她?

 

——

 

赵春躲着戴妍琦两天了,她们本来就不是一个班的,除了睡觉的时间她们根本都碰不了面。

戴妍琦端着餐盘往食堂里走,听到女生们凑在一起讨论,“你们知道赵春今天又垫底了吗。”

“诶?三天了,那会被送进治疗室吧?”

“已经被拖进去了现在。”

“哎呀,真的太可怕了。”

“不管了,反正也不是我。”

 

戴妍琦当时脑海里一片空白,她根本没有去想后果,她丢下餐盘就往治疗室那边跑,中途教官的嘶吼怒骂都被她抛之脑后,她只知道,赵春不能被电击。

她冲到十三号房间门前,她推开大门,看着杨教授把电击器按在赵春的眉心,她一把冲上去按住它,抬起头,“赵春不能被电击!她肚子里还有孩子!”

杨院长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赵春,又忽而笑眯眯地拍了拍戴妍琦的肩膀,“友爱同学,这是很好的嘛,值得表扬。但是在走廊上面喧哗,跑进治疗室这种事情还是不好的哦。林何你们两个照顾好这个学妹。”两个高大的男学员把戴妍琦按在了板凳上。

 

“有奖有罚才能够进步嘛。一个学校怎么能没有规矩呢,没有规矩就没有方圆对吧。所以该罚的还是要罚的,你就在这里看着治疗反省一下自己的错误吧。”杨院长依然是初见那副看似慈祥的表情,在戴妍琦眼中却那么刺眼。

他将仪器的指数调好,然后打开电击器,从赵春的眉心划过。

 

赵春张大了嘴巴,但是却没有声音从中漏出,她的声带在剧烈的疼痛之下已经罢工。她试图挣扎,但是四五个男学员按住她的手脚阻止了她的任何活动。

不过是几分钟,却像是漫长的一整年。

杨院长停下了电击,和蔼地问,“知道错了吗?”

 

赵春还没有喘过气来,眼睛发直地盯着天花板。

“这样不好啊,还需要继续治疗。”于是他又将仪器推上了她的太阳穴。

 

戴妍琦尖叫,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她疯狂地对着桎梏着她的人说,“她肚子里有孩子你们知道吗?她是个孕妇!!!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也会有孩子,你们难道心不会痛吗?求求你们住手吧!你们是魔鬼吗?你们没有同情心的吗?”

 

杨院长不为所动,按住她的学员虽然有些人不忍地扭过头去,但是依然没有人敢放开戴妍琦。整个治疗室只有戴妍琦一个人的哭声。

她看着赵春,看着她在铁床上无声地颤抖。她的眼泪滑落在塑料垫板上,又坠落在地。

 

在铁床上痉挛颤抖的不只是赵春一个人,同时也还有她肚子里的生命。

它现在也跟着电流的肆虐在子宫里翻滚吧。在明白欢乐为何物之前,它就提前体会到了人世间的痛苦。

它也是注定无法降生的吧。

 

戴妍琦在那一刻忽然对赵春有些怨怼。年少轻狂的代价却要让无辜的它来承受代价。但是看到她冷汗直流苍白的脸,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你的名字真好听啊,唉看我名字就很俗气了,我爸妈也不知怎么想的,我以后一定要给我的孩子取个好听的名字,你说赵砚冰怎么样?笔墨纸砚的砚,冰水的冰,以前看的小说里一男配就这名,我可喜欢这个名字了呢。”

“谁会在乎我们?谁会来救我们?”

“别做梦了。”

 

戴妍琦,赵春,和赵春肚子里的孩子,他们谁也救不了谁。

他们都是铁网里被禁锢的囚徒。

 

戴妍琦木然地看着赵春连昏迷都是奢望,清醒地承受她不该承受的痛苦。

她错了吗?是的,赵春错了。

但是这是她应该承受的吗?

是谁让她承受这样的折磨?

这还是她认识的人间吗?

 

天啊,求求你们了,不管是谁,救救赵春吧。

谁来救救她?

谁能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

 

戴妍琦软倒在地,泪水浸湿她的衣襟。

“救救她吧。”她张合着嘴巴,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我?

 

 

——

 

“诶老叶,陶轩真的答应你去常驻那个破学院了?你就这样抢了刘皓的活他不恨你才怪呢。”张佳乐还是没个正形坐在办公桌上。

“有利可图呗,他肯定得答应。”叶修整理了一下手中的资料。

 

“唉我们即将这么久不见面,不来个爱的抱抱?”张佳乐敞开胸怀。

叶修乜了他一眼,“可算摆脱您嘞我可得谢谢观世音菩萨。”

“靠,你伤害了我一颗少男心。”

“少男?你有脸不?”

 

“成了,我走了。”叶修背起包,背对着张佳乐挥了挥手。

 

云城军事化训练学院,让我看看是怎样的妖魔鬼怪。

评论(100)
热度(93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2018-06-09

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