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之前我写过王杨的吧,就杨聪那个杨,不太好意思回看自己写了什么,把子博段子搬运过来,预警,很是支离破碎

怎么都是围绕着杨队头发的,可能当时跟鸟老师热聊时也围绕着杨队的卷毛(?



初见印象不太好,王杰希场上瞎jb乱飞,先打穿了刚出道的杨聪,又直逼到杨聪队长面前,好在没一穿三串糖葫芦成功。天才气势逼人,至今也没被降服,媒体仍在狂欢,三零一度也不想当燃料。开打之前也有做过准备,调到王不留行视角看,杨聪像掉进了全自动卷筒洗衣机。


刺客是个需要近身,还要精准预判的职业,这两项对现在的王不留行看上去都没辙。是单挑没打过,险些群殴都没打过。下了场是友好的握手环节,年轻的小王队长走在最前面。队长担心杨聪年少气盛,跟人起冲突,多叮嘱了几句,杨聪:哪能啊。队长说:也别耍贫嘴,把人惹翻呲。杨聪:就握手那几秒钟我也不能真给人来段快板啊。


友好地握了手,小王队长在杨聪这边多握了两秒钟,杨聪以为他有话说,心想不至于吧,赢都赢了还多来句嘲讽吗?手上功夫输了,嘴上可不能落下。没想到王杰希还是那句四平八稳的谢谢。


杨聪心想,哎哟,这卷筒洗衣机还带语音功能啊。


杨聪自然卷,还没当队长的时候染的黄毛,头发还很厚,显得脑袋很蓬松。王杰希看了下,觉得有点像蛋黄卷。


天津一到春天柳絮就乱飞。方士谦感冒刚好,鼻子敏感,上了车还在打喷嚏。王杰希比赛之前是不会正餐的,最多吃点东西垫垫,他们在回旅馆的路上,他摸到座椅口袋里的蛋黄卷,撕了塑料袋,觉得有点太甜了,又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回去的路上路灯已经亮了,蘸着橘金光辉的柳絮像遗留的雪,蓬松硕大地降落。


好像想到了。手感要更轻,应该像棉花、柳絮、羊毛。王杰希没什么表情的啃着蛋黄卷,伴奏是方士谦打喷嚏。


-


杨聪打了一个赛季之后当的队长,当时能比照学习的对象不太多,靠谱的也着实不多,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当队长还是稳重点好,对比标杆:王杰希。

虽说赵杨也是赛季初就当了队长,但他还是那种会因为一个赛季都没跟吴雪峰打上照面,正面对决而闷声痛哭的中二病。总没有王杰希看上去更像优秀的学习范例。

后来王杰希知道了,有些惊讶看了他一眼:你学我啊?

所谓天才,就多少有点目无下尘,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没点b数。

是啊。杨聪也不生气,没看到我头发都染回黑的了,就是为了向优秀榜样学习。

王杰希:那我要染个绿的呢?

杨聪正色:那你偶像失格了。


杨聪也不是那种自尊心极为强烈的人,要不然也有点难跟王杰希在一起,不过待着待着对王杰希也有点抗性了,表面上稳重,那是他心里想法大多不说出来,冷不丁地来一句,他也是不假思考的,旁人听着就是莫名其妙。


难得见一面,不来一炮好像都有点对不起百京这天气,阴沉沉的,窗帘拉了跟没拉一样。杨聪也有点迷瞪,踹了王杰希一脚才想起来这在王杰希地盘上呢。天津人的本能,干柴烈火之后也要觅食,跟王杰希这种能十点多都不吃饭打完比赛再吃的忍人比不了,杨聪问:待会吃什么?


火锅吧。王杰希说。


……都吃了三天火锅了。


美食荒漠嘛,多担待点。王杰希自己地域黑得理直气壮,这附近点评分数最高的是麦当劳和汉堡王。


其实之前反扣住杨聪有点湿润的掌心时,王杰希想到蛮远的事情,第一次握手,成为朋友,第一次接吻,之后顺势告白,还是王杰希主动的,标准的从crush到恋爱流程,一切都水到渠成,一点波折都没有。


也不是没有。


其实你黄毛也挺好看的。

没头没脑的,王杰希蹦出来一句。


-


训练结束了,袁柏清说steam好多游戏史低了,吆喝着刘小别来薅羊毛。

王杰希收拾东西都准备出去了,平常也不怎么参与他们的对话,怕给他们反而造成压力,但这次路过他俩时瞥了眼,也不知想到什么,闷声笑了一下。

他们再看过去时,王杰希还是四平八稳的表情,仿佛刚才笑声是他们在做梦。


袁柏清:队长什么意思?

刘小别解读:觉得你薅羊毛很丢人吧。

袁柏清:那你价格最高点去买游戏。

刘小别:我北京又没八套房。

袁柏清:那就去创造八套房。

刘小别:靠什么?

袁柏清:自己的双手,无产阶级战士。


他俩吃饭吧,看QQ,王杰希私人号昵称后面突然闪烁彩光,刚改名啊,袁柏清:队长为什么叫想薅羊毛

刘小别敷衍:可能他也在蹲steam史低

袁柏清:真励志,不愧是队长,都八套房了,还懂得财富是靠节俭积累来的


-


前段时间好像看到有人在说要吃这对,我就想起来了把饭重新回锅,这tag几年过去了也才+2!哪里有人在吃(?

评论(18)
热度(124)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2022-04-21

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