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佩格莉塔的坏朋友(69)

汤姆里德尔bg


风雨欲来,黑暗将至。



露天咖啡棚下,维吉尔一只手搭在塑料椅背上,另一只手玩着手里的咖啡勺。


“……我打听过了,从前些年开始,确实有人在森林里失踪,连尸体也没有找到。”名叫埃迪的小男孩五官极具当地人特色,五官深邃,眼眸漆黑灵动,见自己说的内容并没有引起对方的兴趣,抛出更多的消息,“最近的一次失踪的人,就在离这不远的地方,我认识他们家的亲戚——如果你想知道更详细的情况……”


失去了家人后,埃迪和他的朋友们就承包了这条街的阴暗角落,打听些小道消息,压榨好欺负的穷人,收些保护费,也帮有钱人跑腿。他充分懂得说话不能全无保留,要观察对方的反应,决定是倾出五分还是七分,哪怕对雇主也要有充分的防备,绝不能让自己成为没有利用价值的人。


可他的新任雇主要比之前任何一名雇主都不着调,埃迪故意留下悬念,是为了让维吉尔追问——可是对方轻松地放过了这个缺口,转而兴致勃勃地眺望着街道,正午时期在大太阳下喝咖啡,也引起了过路不少侧目,而维吉尔轻佻地眨眼,更是引来了对他这样轻浮行为的嫌恶不满。他失落地摇了摇头:“唉,你们这里的女孩都太保守了。”


面前这名英国男人和埃迪对于那个国家一贯的印象大相径庭,没有一丝一毫相似。


埃迪很快转变了表情,堆起热切的笑容:“你对这些感兴趣吗?只是作为消遣,我倒是有些安全的去处。”


“年纪小,门路倒是很广呀,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做不到这些。”维吉尔用较为浮夸的夸赞语气说,“那就拜托你了。”


“嗯……我想想,得是什么样的姑娘——”这个英国人的表情,在埃迪的眼里几乎称得上为老不尊了,而他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眼眸下垂,显得亲切无害,“长卷发,黑眼睛,因为习惯打猎,皮肤较一般女孩略黑,但显得很健康。她不太符合广泛意义上的‘漂亮’,不过充满了活力。遇到了陌生人她会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性格有些古板保守,但对弟弟很不错。她喜欢哼苏格兰小调,因为她的爸爸是苏格兰人——”


最开始埃迪还只是细心地记下,而越说到后面,一直表现得成熟圆滑的小男孩的脸色彻底阴沉了起来。


“你姐姐长这样吗?真是的,干嘛那么小气,我都没有看到她到底叫什么名字。”维吉尔站起来,颀长的影子对于埃迪来说仿佛一道镰刀,“莫瑞娜?特拉蒂?这里的女孩经常叫这两个名字吧?”


“——闭嘴,闭嘴!”青少年虚薄的胸膛起伏着,他瞪着维吉尔,无比真实地流露出了愤怒和悔恨。


维吉尔在逃亡的这些年格外喜欢欣赏年轻的小孩子们像是这样,对于命运愤懑,却又无能为力的表情。他不吝于伸出援手,引导他们,为他们打造最合适发挥的舞台,直到这幕戏走向终章,那一张张痛恨、诅咒命运的脸,那些茫然又心碎的灵魂。


他想起来自己那些已经在历史长河里死去的老同事们,喜欢践踏人尊严的狼人,以虐待他人取乐的黑巫师,当然了,还有那个残酷又冷漠的老板。哎呀哎呀,我已经空虚无聊到这个地步了吗?他有点不高兴地捏着手里的咖啡勺子。


他忽然转过头,注视着已经收敛好感情,向他诚恳道歉的埃迪,年轻的小孩子脸上写着蛮荒又健康的野心,维吉尔心里感慨了一句,又笑意盎然地看向埃迪:“你不会也想着待会我走出去,就集结你的可靠的朋友把我揍一顿吧。”大约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记忆,以及过了好几天才消弭的淤青,维吉尔过分轻浮的表情收敛了一些,抱怨着,“你们这些年轻的小孩,一点也不懂得尊老爱幼。”


埃迪心里想,居然还真的有人做了我没做到的事情,要不是现在不太合适,真想和这个人见一面学习学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说到底,他和维吉尔只是各取所需,即使这位雇主性格恶劣可恶,但他没必要被人家牵着走——思及此处,埃迪把自己心里的怨毒和愤怒藏好,继续说着:“如果你想继续调查,我可要把你带进去,这片森林如果没有熟悉的老猎人带路,很快就会迷路的……”


“即使有老猎人带路。”维吉尔说,“我也会迷失在森林里——然后遇到‘怪物’,和那些失踪的尸体一样,死于非命,对吗?”


“你都学会了如何抵御摄魂取念了,看起来相当有天赋嘛。你是故意回忆你的姐姐,想要迷惑我,把我骗进森林里去的吧?”


埃迪的脸色一变。而维吉尔从他的表情里看到了答案,埃迪不再敢隐瞒,耍手段,老实地说他们搜索的情况:“……那些人都在同一片森林里失踪的,也全都是暴雨的夜晚,他们并非没有找到尸体,而是尸体残缺,像被大型蟒蛇、或者是森蚺绞死,可更奇怪的是,他们身上的血液大部分都被吸食干净了……”


“你们进森林去找过了?”维吉尔问。


“对。”埃迪说,“还有人看到了森林里的蛇蜕,他被蛇蜕绊倒了,吓得赶紧出了森林……他们说……”埃迪看了维吉尔一眼,“越是强大的人,越是难走出那片森林——反而像小孩子、弱小的动物,似乎会被放过一马。”


“只是他觉得不划算而已——”维吉尔嘀咕着,不过脸上并没有欣慰的表情,甚至连称得上正面情感的都没有。


埃迪变得紧张起来:“你对我交的答卷不满意吗?”


“满意,太满意了。”维吉尔郁闷地说,“没有看出来吗?我只是在消极怠工。我让你去找,也没有想过你这么卖力啊。”


“如果你有一位脾气很差,又极为难搞的老板,你不得不冲锋陷阵,出卖良心——而仿佛梅林,哦,就是你们的真主安拉听到了你的祈祷,让你的老板失踪了——你会鞠躬尽瘁地把你老板找回来,继续奴役你吗?”


埃迪思考片刻后摇摇头:“不会。”


“哦?那你会怎么做?”维吉尔喝了口咖啡。


“想办法把他杀了。”


“噗——”维吉尔把咖啡溅了埃迪衣服一身,在埃迪抖搂着衣服,紧皱着眉头清理自己身上的时候,只听到站在自己身前的男人低声呢喃,“天才啊,我怎么没想到。”


“可是这一切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埃迪,我的这位老板,他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地被杀死的。”维吉尔捋了捋自己身上有些褶皱的衣服,“如果你曾经认识过这样的人——看着他是怎么从默默无闻,到掌控一切,你也会和我一样。即使听闻他已经‘死’了,也知道,总有一天他还会回来,找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那您要去找那位大人吗?”埃迪心中有些盘算,脸上的表情都变得热切一些了。


“不要。”维吉尔立刻变了脸色,“起码不是现在——”


“他现在肯定脾气很差,我才不要触这个霉头。”他望着窗户外面午后空旷的街道,“找个办法通知其他人?马尔福就不指望了,芙洛拉不会帮忙。其他人大多失去了联系,罗齐尔?她自身难保……”


埃迪脑子里仔细地记住了这些名字,以备不时之需。他想,在正经说事的时候,这家伙倒是显得没有那么恶劣随性了。


“算了,不想那些困难的事情了。”一条多余的胳膊突然揽住了埃迪削薄的肩膀,盈着笑意的脸凑过来,“不如我们再继续之前话题?比如你说的‘安全的去处’?”


埃迪决定把刚才的自己打包丢进垃圾桶里。


-


早餐时间经常会有猫头鹰送信到长桌上来,热闹的礼堂里除了刀叉敲打餐盘声和咀嚼声,也时常有猫头鹰扇动翅膀的声音。斯莱特林长桌最经常接到家里猫头鹰来信的是德拉科,纳西莎似乎总担心他在学校里不习惯,恨不得把半个家都给他搬过来。


相较而言克拉利瑟就比纳西莎粗心得多,连夏佐·沙菲克都经常搞不清楚她究竟去哪了,经常和她朋友出去旅行,十天半个月都没什么消息,就算在国外的驿站想起了自己还在念书的女儿,也总是寄回来一些不太实用的漂亮衣服,据佩格所说,她至少要再塞两个大号菠萝包才能把衣服撑起来,但如果有多余的菠萝包为什么不吃掉?


除了这两个人之外,斯莱特林家族并不倡导溺爱,大多家长都含蓄、点到即止。而布雷斯则更是在上学时几乎不与芙洛拉通信往来。所以当鹰鸮落到布雷斯肩头时,佩格还小小地诧异了一下。


“是芙洛拉阿姨吗?”佩格当时正在图谋布雷斯盘子里的小番茄,趁着布雷斯还在读信的当口,她已经成功了一半。


“嗯,我向她问了些旧事。”布雷斯回答,他扫了一眼桌上。进食后也干净得稍显洁癖的餐碟上,正无辜地摆放着两枚小番茄,简直像亟待着别人进行采撷。而显然试图移花接木的小偷手法不太行,叉子上的沙拉酱乱七八糟地涂抹在了餐碟上,搅乱了原有的秩序。


佩格吃到了小番茄,已然心满意足,立刻对布雷斯的“旧事”失去了兴趣,注意力开始转移到了珊瑚身上,等布雷斯读完信,发现刚才还懒洋洋没有精神的珊瑚正和佩格玩得不亦乐乎,佩格已经飞速掌握了训蛇技巧,此时正一脸严肃地对珊瑚说:“我把碟子丢出去,珊瑚你要待会把它叼回来哦!”


西奥多嘀咕:“蛇又不是狗……”


佩格的盘子擦过了他蓬松的卷发,落在了高尔的怀里。高尔呆呆地捧着一个碟子,没过一会儿,鳞片漆黑泛光的小蛇慢吞吞地顺着椅背爬到了他脖颈上,最后在盘子中心着陆。


“啊!!蛇!!”高尔这才后知后觉,触电般甩开碟子。而珊瑚安稳地盘踞在碟子上,佩格莉塔几乎是训练有素地扑向远处,最终成功地在它落地摔碎之前,抓住了它们。她好像全世界最专业的驯兽师那样夸奖珊瑚:“做得好,珊瑚!”


珊瑚也高兴地吐着信子。德拉科把椅子拖远了点,跟克拉布(?)抱怨,都是沙菲克和那条蠢蛇,把斯莱特林整体智商都拉低了。回应德拉科的是克拉布的憨笑,德拉科似乎也发现了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蠢事,气得脸红一阵白一阵,最后翻了个白眼,不理这一切了。


西奥多默默收回了视线:“……他们谁才是狗?”


布雷斯看了他一眼。西奥多觉得自己不应该跟扎比尼太熟稔,以至于能从他一贯的棺材脸上读到了“你”这个答案。


“如果是以前的你,应该评价他们吵闹,无聊。而不是现在纵容你的宠物一起加入胡闹。扎比尼。你看,恋爱让你都不再像你自己了。”西奥多批评着他的重色轻友行为,“我就不一样了,要是我谈了恋爱——”


“哦?”


“我就自己去把盘子叼回来。”西奥多正襟危坐。


布雷斯叠好了信,并没有搭理西奥多所说的闲话:“听说诺特先生前段时间还出席了罗齐尔夫人的生日宴会?”


“这样吗?连我这个亲儿子都不太清楚的事情,你居然能得到消息,不愧是消息最灵通的扎比尼夫人。”西奥多结合刚才布雷斯收到的信,立刻想通了关窍。


“罗齐尔家是板上钉钉的食死徒余党,诺特先生的选择有些太大胆了。罗齐尔家是有什么……让诺特先生不惜被魔法部怀疑也要去一探究竟的消息?或者他与罗齐尔家的友谊足够让他为了庆祝朋友妻子的生日,而不顾一切?”布雷斯冷冷地看着他,“别告诉是后者,我从来没看到你跟罗齐尔有任何交流。”


“……你太不会聊天了。”他抱怨了一句,而后轻声说,“谁知道我的这位父亲大人,究竟有什么想法呢……自从神秘人死后,他就落魄萎靡,但我圣诞节假期回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他精神一振,我几乎以为我要迎来一位美丽的后妈了——”在布雷斯略有些凌厉的眼刀下,西奥多笑意不减。


“只是一个提醒。”布雷斯淡淡地说,“到底要怎么做,看你们诺特家的选择。”


“罗齐尔惹到了芙洛拉夫人吗……哦,难道是去年密室的事情——薇琪·罗齐尔?不,芙洛拉夫人没道理至今才延后发作。而且你为了顾及沙菲克,当时应当是没有告诉她的。从去年到今天,最大的变化——逃窜的食死徒?小天狼星布莱克?不,也许更晚一些,变故就在圣诞节前后,芙洛拉夫人知道了什么更新的消息。”他思索着,纷杂混乱的线索在他的声音里逐渐被捋成一根根分明的线,最终指向了谜团的尾端,“看来与我父亲去罗齐尔家所得到的消息有关,诺特与罗齐尔并无真正意义上的交际,除了——”


他并没有说出口,只是一切都昭然若揭。两人之间的氛围颇有些沉重,去年一段记忆已经让霍格沃茨濒临关停,只要与神秘人有关的一切,定然会掀起庞大的血雨腥风。


“谢谢你提醒我,布雷斯。”西奥多真诚地握住了他的手,晃了晃。真的极为真诚,他甚至亲切地叫了布雷斯的名字。


布雷斯蹙着眉抽开了手:“我什么都没有说,你的猜测太大胆了,并没有事实依据。”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嘛。”西奥多摩挲着下巴,盯着布雷斯看了一会儿,忽然福至心灵:“你不会是在觉得不好意思吧?”


“哦,我懂,要装酷,嗯,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只会在心里默默地感激你。”


布雷斯:“………………”


-


桑妮:“没想到……斯莱特林也会有霸凌事件!”


塞茜莉亚:“虽然显得有些学缘歧视不够客观……但看他们学院那个氛围就会有吧。怎么了,谁被欺负了?”她忽然有点紧张,“不是佩格吧?”


“不是……”桑妮摇了摇头,“小时候就没有人敢欺负佩格。因为大家都挺怕瑟吉欧的,连德拉科都是。”


塞茜莉亚实在想不到瑟吉欧到底对比他小那么多的孩子做了什么,才会让他们心中留下这么大的阴影。她甚至有点发散地想……乔治和弗雷德对当时的瑟吉欧来说,似乎,好像,可能,也是小孩子。


“我今天在魔药教室遇到了诺特,发现他一直沉默一言不发——要不是我一再追问,才不会发现他居然被同学用了闭口魔咒。”桑妮脾气很好,只是在朋友被欺负了的情况下,依然显得有些义愤填膺,“可是他不愿意说是谁做的。”


“呃……好像是有点过分。”塞茜莉亚心虚地想了下,她似乎也对马尔福用过类似的咒语。为了转移话题,她决定说点其他的,“你今天去魔药教室了?不是没有魔药课吗?”


现在被施了闭口魔咒的对象,似乎变成了桑妮·麦克米兰。


“啊……这个……”她的视线游离起来,嗫嚅了半天也没有说出其他的话来。勇敢地为学院霸凌打抱不平的女孩,也有了无法向朋友言明的隐秘。似乎有人凭空地在她光明、辉煌,毫无遮掩的生命中,支开了一个小小的阴翳角落,又在其上编织了秘密的网络。


评论(7)
热度(3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