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王杰希的朋友们

·庙药友情向


王杰希开始怀疑他为什么要相信黄少天“天啊老王快来王府井救救我们队长被人贩子带走了!!!!!”这种一听就很假的借口。

改成鱼贩子可能稍微还有点可信度。

 

但是他还是认命地大热天的跑王府井去人挤人,终于瞅见了俩祖宗坐在有空调的咖啡厅里小资呢,就他一个人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王杰希瞥了眼喻文州,后者对他露出一个含蓄的微笑抿了一口咖啡,王杰希很敏锐地察觉喻文州是被苦到了,但是因为偶像包袱他选择优雅地往肚子里咽。那黄少天就没那么多破事了,咕噜了一大口进肚子里最后一大半都吐了出来,“我去我去!这家店咖啡怎么这么苦啊给了黄连的吗差评差评差评!!!!”

 

王杰希窝在沙发里淡定地拿起了他俩特地给他点的咖啡,嗅了嗅,一闻就知道他俩一肚子坏水给他点了个最苦的还没给奶给糖。王杰希就在黄少天期待的眼神下把咖啡喝完了。

还气定神闲地问喻文州,“不是说你被鱼贩子带走了吗?肉质不鲜被嫌弃了?”

喻文州还没说什么,黄少天就跳起来了,“王杰希王杰希你什么意思啊!我们俩是看你孤家寡人一个夏休期太可怜了给你送温暖的!!”

王杰希指了指窗户外面的似火骄阳,挑眉,“送温暖?”

“…………送清凉不行吗?”

“你少巴拉巴拉几句就够清凉了。”

 

“队长!!!”黄少天红血,拿求助的眼神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笑,“很久没见王队了,正好过几天王队生日,就想着来看看你。”

“对啊对啊我们还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哦!后天快递就到了你期待吗期待吗?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很期待,但是我不告诉你是什么!”黄少天像只摇着小短腿求表扬的柯基。

“自从去年收到你们一公斤的王不留行还是货到付款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期待过你们的礼物了。”

 

“靠靠靠靠靠!那是我一不小心点错了点成货到付款了,是意外!这次我已经仔细检查过了!!”

王杰希和喻文州就坐在那瞅着黄少天张牙舞爪,恨不得一个人演完一场情景喜剧。

 

一般他们仨见面,都是黄少天跟王杰希的斗嘴小剧场,主要是黄少天在那哔哔,喻文州就是捧哏的,偶尔笑着添几句,大多数时候也都是抱着水抿两口看着他俩笑。王杰希大部分时间选择无视黄少天的垃圾话,偶尔心情不错就回几句把他噎回去。总体而言也不是个健谈的人。但是他们也从来没有冷场过,说起来也是,有黄少天在场是绝对不可能冷场的。

他就像个小太阳,肆无忌惮地散发着自己的温度。(喻文州语)

王杰希不太赞同这种说法,感觉是喻文州同队滤镜五百米厚。他看来黄少天破了天也就是个小喇叭,肆无忌惮地散发着自己的噪音。

 

“走走走我们去逛街逛街!怎么能宅在咖啡厅呢?老王老王别坐了,再坐下去屁股会变大的!快走快走!”黄少天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像个虱子喜欢到处蹦,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些无穷无尽的精力。

王杰希也站了起来,瞥了眼扒在空调里不愿意走的喻文州,“我无所谓,今天三十七度,你不怕你队长变成烤鱼的话就出去呗。”

喻文州也站了起来,以壮士断腕的气势推开了咖啡厅的门。

 

然后在太阳下被热傻了。

没什么意识地跟在黄少天背后走,偶尔听到黄少天叫他的名字就微笑着应和一句,其实他脑子已经被热成浆糊了,依王杰希看来他再走两步就可以上桌了,大发慈悲地指了指旁边的荣耀周边专卖店,“我们去哪里看看?”

 

几个人都是退役好几年了,电竞这个行业也是个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就算走到了荣耀周边专卖店大家也都是低着头看周边没人认出他们来。

黄少天抱住夜雨声烦等身雕塑走不动道,非要喻文州给他用各种pose拍了十几张照片,然后又跑到手办那边去撒欢了。

 

王杰希戳了戳店里卖的个王不留行的团子,想着家里的那个已经旧了也懒得洗了索性买个新的。导购看他在这里站了很久,就笑着问他,“诶?你也喜欢微草吗?是喜欢高英杰吗?我也超迷他的呢!”

王杰希轻轻地笑了笑,“嗯,喜欢。”说着抱起那个团子,又捏了捏。

 

也不知道黄少天怎么想的,买了个特别大的文字泡抱枕,跟抱着王不留行团子的王杰希并排特别引起回头率。

还是喻文州早有准备,给他俩一人戴了个墨镜,才没有被人认出来。

 

炽热的太阳也挡不住年轻人们逛街的心,大中午了各大餐厅都差不多满了,王杰希就把他们带到小吃一条街去找了个位置,拎了几个小吃过来。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手上拎的东西似乎不太对劲,很机智地跟黄少天说一句,“少天我肚子不舒服,我先去洗手间。”然后就尿遁了。

黄少天还对未来一无所知,期待地看着王杰希手上的东西,“老王老王我快渴死了,有没有什么喝的?”

王杰希递给他一杯东西,“喏。”

 

黄少天看也没看一眼就一饮而尽。

……………………

黄少天,卒。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老王你直接把马桶水给我喝了吗?天啊我的奶子不对我的脑子都不对劲了!!!”黄少天仿佛即将登仙。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拿个焦圈蘸了蘸那玩意塞嘴里了,“这是豆汁儿,不是马桶水,别一惊一乍的。”

“天啊王杰希你也太恶毒了,居然用豆汁这种毒物来荼毒我们太阴险太狡诈了比叶不羞还要不要脸!!!”

王杰希瞥了他一样,“我去年到你们广州去你们拿王不留行炖猪蹄招待我的时候你怎么没这么说?”

 

“王杰希你好歹曾经也是个队长,居然这么记仇!!”黄少天瘪瘪嘴,吃了好几口面才把嘴里的那股味道给压下去。

我跟你说,你别看王杰希那老神在在一股子得道成仙的模样,其实他心眼可坏了,当初他们仨说好一起出道的,方世镜队长后来劝他们再等一年,把王杰希给鸽了,那个小心眼的居然请他们吃全鸽宴,不吃完还不许走,搞得黄少天之后好几年都不想看到鸽子这玩意了。

唉往事不堪回首不堪回首,真是交友不慎。

 

喻文州掐着点回来了,看着桌上已经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放心地坐了下来。

王杰希把桌子下藏着的豆汁端到喻文州面前,“喻队,您请吧~”还是拖长了北京调调。

 

喻文州,卒。

 

最后喻文州和黄少天俩人也没在北京待多久就坐飞机飞回去了,他们都也退役了,有了各自的新工作,见面也没有以往那么频繁了,但是偶尔放假还是会聚一聚,也挺少谈荣耀的,大多也就天南海北瞎侃,也忘了时间,总还以为是他们刚刚出道那会,一切都还才刚刚开始。

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区别,新的生活也是才刚刚开始。

 

王杰希抱着前几天买的王不留行团子躺沙发上,突然听到门响了,打开是快递小哥,送来的来自广州的俩包裹。

挺厚实的俩大箱子,看起来今年貌似没有送一公斤王不留行,难道,是两公斤?

 

王杰希先打开了黄少天的那个箱子,一拆开拿出开看是个眼罩,王杰希跟他在群里吐槽过他家这边光污染特别严重,黄少天大概是记到心里了。但是王杰希一点也不感觉高兴。因为黄少天送的眼罩图案是个大小眼,一整箱子,大小眼眼罩。

王杰希就跟那一箱子大小眼,大眼瞪小眼。

 

他又去开喻文州的箱子,是比黄少天的靠谱一些,是个网上口碑不错的洗脚盆,电动按摩的。就是那箱子上的广告词儿,中老年人送礼必备良品,他感觉下次可能可以考虑给喻文州送脑白金或者盖中盖了。

 

洗脚盆里还放着张贺卡,小学生手工水平的那种,一看就是黄少天粗制滥造的。

“老王老王生日快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恭喜你又老了一岁XD不要随便骑着扫把到蓝溪阁抢boss行不行世界上没有第二个走位这么风骚的魔道学者了,有本事抢boss有本事跟我pk啊!!!!!!!”感叹词能占两排的一看就是黄少天的。

“生日快乐啊,王杰希o.O”相比黄少天言简意赅字也端正得多的肯定就是喻文州的,如果忽略最后那个表情的话。

 

那天晚上王杰希泡完脚之后就戴着黄少天送的眼罩沉入梦境。

梦里的魔道学者骑着扫把穿梭在山川和水涧之间,他迎向长空,义无反顾。

“我的魔术师,高飞吧高飞。”


“魔术师从来都没有坠落,他只是累了,睡着了。”

“等他醒来,再骑上扫把。”

“他将飞向新的彼岸。”


——

老王十九岁生日快乐。

这是我给你过的第一个生日,我希望以后还有很多很多个。


我的魔术师啊即使离开了赛场褪去的光辉也能够有高飞的勇气。

评论(76)
热度(5145)
  1. 共12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