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佩格莉塔的坏朋友(64)

汤姆里德尔bg


第六十四章

 

未从血亲身上学到的爱,便要饥渴地、贪婪地,从其他人身上攫取,以达到平衡。

 

——《揭秘死亡:遗愿的力量》

 

-

 

圣诞节假期转瞬即逝,很快就是回程的日子了。最后一天,佩格和她的朋友一起做了蔓越莓饼干,准备当做礼物带给她们的同学。佩格把厨房弄得一团糟,不过沙菲克家的家养小精灵和瑟吉欧(并列)有着极为充足的为佩格莉塔善后的经验。莎拉忙着打扫地上的奶油和蔓越莓果酱,而瑟吉欧熟练地把在喷着熊熊烈火的魔法烤箱合上,又用魔法把乱七八糟的厨具复原。

 

佩格莉塔高兴地说:“瑟吉欧!以后你失业了可以直接去当茜茜说的消防员!”

 

原本在帮莎拉一起收拾地毯的塞茜莉亚听到佩格提到了自己的名字,往声源处望了望,就看到了站在梳理台边的瑟吉欧。手中烧焦卷曲的地毯像活过来一样拍了拍她,在她掌心中延展开来,焦黑的边缘被捋顺,她松开手,它就平展服帖地铺在地面上。

 

瑟吉欧一心二用地转过头看妹妹,也笑:“那是什么?”

 

“麻瓜世界里专门负责救火的,哦,我记得,还会撬锁!”佩格莉塔越说越觉得这是个适合瑟吉欧的职业,迫不及待地问,“那你什么时候失业哇?”

 

他驾轻就熟地应付着妹妹的奇思妙想:“等你长大,接手我的工作,我就能出门旅行了。”

 

佩格莉塔往后一跳,满脸都是抗拒:“我才不要陪老头子喝酒!”较为简单粗暴地把瑟吉欧的一些生意应酬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解读了。

 

“嗯嗯,你年龄不到,我们可以先喝果汁练习着。”瑟吉欧说。

 

“不!果汁也不要!”她一脸抗拒。

 

“那咖啡?你小时候不是吵着想喝吗?”

 

佩格莉塔一瞬间回忆起来被苦到晚上睡不着的记忆,脸都快皱成一团了,她很快绷着语气说:“茜茜!送客!女子厨艺会不欢迎坏男生!”

 

茜茜看着他们兄妹的相处,也有些忍俊不禁,桑妮也在旁边憋笑憋得很辛苦,佩格莉塔本来想狐假虎威,发现自己朋友们都没有动弹,她瞪大了眼睛:“你们跟瑟吉欧一个阵营吗?”

 

“当然不是。”塞茜莉亚很快地说,她飞快了扫了瑟吉欧一眼,一本正经地说,“我只是在想用什么魔咒把他‘请’出去比较合适。”

 

桑妮小声地说:“我们不能用魔杖……”

 

塞茜莉亚也“小声”地说:“我当然知道……要不然刚才只是清理地毯,也不需要‘好心’的消防员帮忙了。”

 

“我能听到哦。”瑟吉欧敲了敲桌子。

 

佩格一脸震惊:“你真的能听到我在心里说你是笑面虎变色龙两面派吗?”

 

“当然。”瑟吉欧反应很快地接下,“我还听到你说你体谅哥哥的不容易,已经迫不及待长大,成为沙菲克家的一家之主了。”他拍了拍佩格越来越低的肩膀,笑眯眯地说,“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哦,佩格。”

 

佩格崩溃,躲在桑妮身后:“我不要上班……才不要变成爸爸那样无趣的大人!”

 

“别太欺负她了。”塞茜莉亚忍不住说,“佩格会当真的。”

 

当瑟吉欧目光聚焦过来时,塞茜莉亚又像被吞去了舌头一般,喑然无言了,别人兄妹的玩笑话,她作为局外人贸然评论,也许会显得有些多余——

 

“是我说错话了。”

 

爽快的承认,则更给塞茜莉亚心上增添负担。

 

似乎能有所同感般感觉到她的迟疑和负担,瑟吉欧温声说:“比长大更珍贵的是,她身边有你们这样关切她心情的朋友,我也会有思虑不足的时候……或者说,其实随着佩格长大,更亲密的羁绊,已经被稀释、让渡。这也是值得我欣慰的事情。”

 

“瑟吉欧又这样。”佩格莉塔也学着塞茜莉亚刚才跟桑妮的那样,和她们俩“小声”地交头接耳,“讲这种别人听不懂的话。”

 

“认同。”塞茜莉亚深有同感地点头。

 

“附议。”桑妮坚决和朋友站在同一战线。

 

被小女巫们一致对外的瑟吉欧举手投降:“看这个氛围,看来我确实要失业了。”他假装伤心地叹息一声。

 

佩格莉塔完全不按照他的剧本发展,立刻仿佛摇晃着尾巴抓住了机会:“那什么时候去当消防员,我特别想坐那个大大的消防车!”终于是图穷匕见,将瑟吉欧视为工具人。

 

走了两步之后,他停在了沙发边,若有所思地说:“不送送吗?”

 

塞茜莉亚笑起来:“你在自己家也会迷路吗?”

 

“说不定呢。”他笑。最终仍是讲空间还给了腻在一起的女孩子们。

 

佩格莉塔:“我十四岁之后就不会在家里迷路了!”

 

桑妮迟疑:“你好像现在也才……”

 

塞茜莉亚:“人艰不拆。”

 

桑妮:“懂了。”

 

佩格莉塔:“不许你们懂!”

 

-

 

“嗨!布雷斯!嗨!西奥多!”佩格莉塔在列车上热情地跟朋友打招呼。

 

“哼。”德拉科皱着鼻子发出一声哼声。

 

“啊,差点忘记了。”佩格莉塔高兴地挥手,“嗨,克拉布!嗨,高尔!”

 

德拉科:“我呢?”

 

“别像个傻瓜一样对我笑,哈喇子都要沾到我皮鞋上去了。”

 

德拉科:“你在说什么?”

 

佩格莉塔掏出记事本念:“1993年12月22日,德拉科马尔福残酷无情地拒绝了佩格莉塔沙菲克的告别,佩格莉塔决定与其绝交二十天。”

 

德拉科一脸嫌恶:“谁帮你记的这种无聊的东西?”

 

“布雷斯啊。”佩格说,“他说我比较健忘,这种重要的事情,应该写在本子上记下来……呃,好像有点耳熟,是不是还有人这样跟我说过。”她有点茫然。

 

“不,我不信。”德拉科看向布雷斯,“你是不可能做这种幼稚、无趣、没有意义的事情的。”

 

“的确幼稚、无趣、没有意义。”布雷斯面无表情地说。

 

德拉科得意地昂起了脑袋,简直像一只缩小版公孔雀。

 

“不过,那又如何?”布雷斯冷淡地回答。

 

德拉科绝望地对西奥多说:“恋爱果然会让人失去智商……西奥多,我们不能像布雷斯一样。”

 

西奥多含蓄地笑了笑:“你说得对。”

 

表里不一的西奥多诺特心里想的是:哎呀,我看你好像没有用智商换取恋爱的机会了。

 

德拉科这个家伙,有时候心眼比手上的倒刺还小,又有时候神经大条得仿佛蛇怪都能钻进去为非作歹的通风管道,总之,就是青春期小孩子起起伏伏的心情。这也让他一直坚强地跟布雷斯这个说话不留情面的家伙,以及西奥多这个心口不一的家伙做朋友。

 

虽然西奥多应该不会认同这样的评价,他不说出来——只不过是觉得没有必要,因为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与德拉科吵架,浪费宝贵的青春。为此他不介意花一点时间,敷衍一下对方。比如在圣诞节的时候,给德拉科送去了许多新购置的魔药,因为他知道,德拉科是身边是最在意收到了多少礼物的人——这关乎到他莫须有的尊严和体面(?)

 

“你送的那些魔药根本都没有用!”德拉科抱怨着,“那都是什么——让蛇蜕的皮变成七彩、喝下去之后幻想自己变成蚂蚁、连续二十五天眼睛能变得一大一小,还有那瓶魔药,标签上写着能修复一切东西,实际上什么都不能修!”

 

佩格听得津津有味:“哇!我喜欢!”

 

“不好意思。”西奥多积极认错,“我没有考虑到,你确实一点想象力和幽默感也没有,这是我的问题。不过我需要指正一点,那瓶‘修复液’只能修复年龄超过三十年的老旧物件。”

 

“我家的古董都收藏得好好的,根本用不上。”德拉科说。

 

“哎呀,稍微发挥一些想象力……物件,指的并不是有形的,也许是无形的。我买到的时候,店主说,他等了三十年,才用来修补妻子在战火中散落的‘遗愿’,最后也被修好了。”西奥多只有在说起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才会不吝于言语,他似乎想起来了什么,眯了眯眼睛,笑起来,“据说它甚至能修补童年的遗憾、幼年失落的情谊,当然,只要达到了‘三十年’的限制。”

 

“如果真的有这么神奇,就不会被你买到了。”布雷斯淡淡地说,“既然是‘尝试修复’那么就有失败的概率,甚至会有严重的后果,所以才没有被批量研制。”

 

“没错,其实它极大概率不会起效。”西奥多的表情还是平常那般,好相处的,可眼神却仿佛又有些明确地尖锐起来——不只是在有心人面前,看起来更锋利、冷酷、理智到不留情面,“不过,也不会真的有人会因为失落掉什么吧,想过投机取巧忍耐三十年,再用一瓶魔药去修复它吧?”

 

德拉科的脸迅速变得苍白起来,一直到列车到站,也没有再说过话。

 

-

 

维吉尔埃弗里,在之后对于伏地魔党羽的相关资料中,一直以其鹰犬、爪牙出现。自汤姆里德尔改换了名姓,以伏地魔的名号开始在英国巫师界活跃起……维吉尔就一直在他手下助纣为虐,残害了许多英勇的凤凰社成员、以及无辜的巫师、麻瓜,其中甚至包括他的血亲。

 

年轻时他是一名英俊多情又轻佻的男巫,哪怕过去了相当漫长的岁月……那样的亲和力和魅力,仍能让他骗取旁人,尤其是女性的信任。令他在食死徒中也臭名昭著的,是他哪怕对情人、至亲也能轻易利用、下手的做派。满口谎言,不真诚是他的顽劣的天性,可在这种不真诚中,又有时裹藏着他自己也难以直视的原因。

 

自从那个暑假,离开了沙菲克家之后,手臂灼痛就时而出现,仿佛在沙菲克庄园里,有着什么东西,像一条蛰伏的蛇,躲在黑暗的巢穴里,在维吉尔踏入时,就张开淬着毒液的牙齿,狠狠地啃咬上了他。

 

他受不了一成不变的生活,伏地魔倒台后,比起逃亡,他更像漫不经心地在旅行,没有为自己制定任何计划。但是,这一切迎来了转变,让他不得不改变散漫、随心所欲的生活,离开了熟悉的英国,抵达了阿尔巴尼亚的首都地拉那。维吉尔在车站就近找了一家旅馆,在把皮箱放在前台边上时,感觉到自己的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也许,他就在附近了。维吉尔心想。手臂上的黑魔印记,仿佛被极细而韧的丝线勒进了肉里,伤口崩裂开,又被放在火炭上灼烤一般,但将手放在袖子上,手臂却又是冰凉的,毫无异动,这仿佛失去肢体后产生的幻肢痛,这段时间一直折磨着他。

 

也许琼纳斯沙菲克憎恨我。维吉尔想,他的魔杖每次都会给我带来灭顶之灾。这是迁怒,琼纳斯不憎恨任何人,这才更让人嫉妒。

 

“你们两个人是一起的?”

 

“不是。”维吉尔说。

 

“是!”抓着他衣摆的小孩子说。

 

维吉尔扯起难看的笑容对前台小姐说:“那就一起,给我一间客房,谢谢。”甚至都说不出更多俏皮话了——他怕痛,如果被凤凰社抓住,有人对他严刑逼供,他保证在第一句话就把食死徒全卖干净,可是幸运、不幸的是,一直到最后,他都顽强活到了今天,只有他。

 

“你要死了吗?”一直缠着他的小鬼关切地问,“你怎么做到的,都没有拿出钱,只是用那根棍子晃悠了一下,她就没有问你要钱了。你要是快死了,能教我这一招吗?”

 

维吉尔走到了钥匙所标注的房门口,停下了脚步,小孩也跟着顿住了步伐。维吉尔开门,小孩也顺势钻了进去。

 

在下火车时,维吉尔遇到了乞讨的小鬼,他一时恶作剧,给了对方一块金子,但在他欣喜若狂的时候,那块金子就像水一样,积蓄到了碗底,实际上那只是没有喝完的果汁里的冰块。自此,小鬼就缠上了维吉尔。

 

他自称是地拉那当地的居民,因为一次山火,失去了自己所有的家人。这样的卖惨并不能打动造成过许多灭门血案的维吉尔的内心,他笑嘻嘻地说:“那你跟我的遭遇很像啊。”

 

“你也因为天灾,失去了亲人吗?”

 

“不,他们都是被我杀死的。”维吉尔说。

 

刚才还嚣张的小鬼,吓得脸色青白起来,他拿不准维吉尔是开玩笑,还是在说实话,如果是玩笑,未免也太血腥残酷了。他仍故作镇定,在社会底层混迹的时间,足够让他学会不顾一切抓住任何一个机会。

 

“我叫埃迪,我知道你是外地人,来这里是旅游,还是找人?不管要做什么,总要一个知根知底的当地人导游,我……”维吉尔本以为他要大肆宣讲自己对这里风土人情的熟悉,但是瘦弱的男孩忽然扬起了讨好的笑容,“就算不小心撞破了您的什么事情,我这样的人就算消失掉,也不会有人来找您麻烦。”

 

年轻的小鬼,笑容背后,尽是色厉内荏的野心。啊,这样的人最容易暴露自己的想法了,维吉尔是一名由年轻的伏地魔亲自教导的摄魂取念大师,因而只要对方并不设防,他能一定程度上获取对方的想法。

 

“好,我要找一个人……但并不知道他在哪里。”维吉尔掐住自己的手腕,眯起眼说,“不过很近、很近了……应该不在城镇里,否则他不可能不自己离开这里,也许是森林、或者深山。”维吉尔用魔杖点了点自己的行李箱,仿佛长着腿一般,箱子打开,弹出了比自身体积更大四五倍的空间,在其中,维吉尔抽出了一张魔法地图。

 

见埃迪看得入迷,维吉尔轻声说:“很想学吗?”

 

“不……”

 

“承认的话,我会教你的。”

 

“我可以吗?”他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这样轻易地暴露意图,又让维吉尔有点兴意阑珊,他说,“当然,包教包会。”

 

“谢谢您。”埃迪更殷勤地为维吉尔介绍着这附近进入森林的入口。

 

维吉尔笑起来,原本苍白、没有血色的脸,也逐渐恢复了血色,他轻声说:“别着急谢我,感谢你姐姐吧。”

 

连说起蔑视自己生命的残酷的话语都面不改色的小孩,在那一刹那,仿佛被降下了神罚般,轰隆而下的暴烈闪电,劈焦了所有的伪装,清晰留下的是,愧疚、不安、和痛苦。

 

他看向远处隐匿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深绿山林。原来那时候,我是这样的表情,维吉尔好像在照一面年轻的镜子。

 

 


评论(3)
热度(2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