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佩格莉塔的坏朋友(65)

汤姆里德尔bg



第六十五章


谎言!谎言!她由谎言构成!


——《占卜家手记(残页)》


-


恋爱,是目前佩格莉塔世界里最新奇的事情!虽然都看到达芙妮来来去去换了好几个男朋友(令人倍感遗憾的是,她眼光似乎一直不大好),可对佩格来说,看别人谈恋爱,就像德拉科看《一名优雅巫师的语言艺术》一样,完全是纸上谈兵,毫无意义。


对于佩格莉塔和布雷斯的恋情,潘西最开始吃惊了一段时间,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实际上,从来不喜欢多管闲事的布雷斯扎比尼能屡次忍耐佩格莉塔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扰乱他的生活,就足以说明问题了。以上发言来自于达芙妮格林格拉斯,即使潘西坚持认为达芙妮只是马后炮,她看男朋友的眼光不行,没道理看室友男朋友眼光就比她好了。达芙妮:我看你和马尔福挺般配,从智商上。


潘西喜滋滋地忽视了她的定语从句,大方地说:哎呀达芙妮,你别说,你可真是个恋爱占卜专家。


那恋爱是什么样的感觉?佩格莉塔询问自己的朋友。


潘西说是怦然心动的甜蜜;达芙妮说是征服与被征服;薇琪说是死亡来临的威胁……这些都帮不了佩格。她没有实感,她需要探索出属于自己的答案。


当佩格莉塔走过薇琪的床位时,在帷幕外听到了她几乎慌乱的喃喃: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错了、错了。


你说什么错了?佩格好奇。


她失恋啦!潘西随口地说,却被达芙妮扯住了胳膊,她摇了摇头。


被扯开帷幕的薇琪就见不得月光的狼人般,往后躲避了一下,最后她鲜少出现表情的脸上,扯起了难看的笑来:没事。


说没事的人,就一定是有事。佩格说,但是你不想说的话,那我就不问你啦!和我们讲故事一样,一章一回地说,停在这里,下次你随时愿意说,就续上告诉我好了。


你随时都愿意听吗?薇琪看过来,期限是多久呢?


嗯?佩格疑惑,当然没有期限了,听朋友说心事怎么可能是有期限的吗?


那有一天,你忘记这个承诺吗?


我不会忘记的!佩格莉塔轻快地说。


薇琪罗齐尔,他们整个家族都是这样一双棕灰的眼睛,她用家族渊源的眼眸,望向自己朋友。谎言。谎言。她说:我的姑姑正被那条叫佩格莉塔的蛇这样骗过。


佩格莉塔才想起之前薇琪说的故事,被自己祖父囚禁折磨的少女,因一条蛇的恳求而重获新生,好像一个结局美满的童话。可是现在,她才感觉到自己的心中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但悲伤似乎也像被筛过一样,她只能隐约模糊地察觉,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没有记忆,她也不觉得那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仿佛强大的魔咒,让她遗忘,让她忽视,房间里的大象。


-


很快,佩格莉塔就像之前许多次那样,忘记了发生的事情。一切就如同黑湖的涟漪般,在无风的季节,静悄悄的,平整得像一面镜子。佩格莉塔喜欢到黑湖边消磨时间,她熟悉霍格沃茨的一切,对每一个角落都亲切,以前她是一个人,现在会拉上布雷斯,好像谨记着好东西要跟朋友一起分享。


她在圣诞节见过扎比尼夫人,故而圣诞节准备礼物时,也没有忘记这件事,特地让猫头鹰还寄了一份给她。


“你妈妈喜欢吗?”佩格充满期待地问。


布雷斯倒是眼睁睁地看着芙洛拉拆开了礼物,从里面掉出来的都是一些亮晶晶的发卡、水晶石的手串、还有风铃草的花环。做工较为笨拙,还有胶水的粘合痕迹。这样少女气息十足的东西与芙洛拉本人称得上是极不般配,倒错感十足。芙洛拉反而是把玩了许久,笑着说:布雷斯,你的小女朋友的确是个有趣的女孩。布雷斯没有应答。


水晶石被手指收拢,发出清脆撞击声,她把玩着,忽而对坐在一边的布雷斯说:那就为我戴上花环吧。


布雷斯走到母亲身后,手指碰到风铃草喇叭状的叶苞时,柔软的花瓣依恋般地蹭了蹭他的指腹,仿佛打开了奇怪的开关,叶苞里响起不成调的洋娃娃和小熊跳舞。佩格莉塔经手过的东西,就同她本人一般稀奇古怪。芙洛拉也罕见地错愕,盯着那花冠良久。布雷斯敛目,嘴角微扬。在神态松弛、褪去平日的锋锐时,五官便显现出与镜中艳丽的女郎近似的轮廓来,只是他平常大多冷脸,又睥睨无关紧要的人群,寻常人只觉得他傲慢又难以接触,与妩媚、危险、富有野心的扎比尼夫人相去甚远。


芙洛拉喜欢吗?她的追求者如过江之鲫,见过许多价值连城、或是珍稀又真诚的礼物,她向来只在意对方背后所蕴藏的消息,而不在物欲本身。佩格莉塔的真诚也许动人,但若要说芙洛拉因此动容,又显得过于天真乐观了。只提供了一些微妙的讯息,芙洛拉并不反对这件事,甚至不着痕迹地在促成,圣诞节的拜访也是如此。


布雷斯厌恶这种有意,厌恶按照别人的想法行动。但他压制了这种洁癖,因为他不讨厌佩格莉塔,与此恰恰相反。


“她喜欢。”布雷斯说完之后,佩格莉塔开心地跳了起来,树影落在她白皙的脸上,亮金辉煌的光斑,像视线的着落点。她兴致勃勃地策划:“那我下次去你家,给芙洛拉阿姨再换首歌,我马上就学会了换歌的魔咒了!”


布雷斯想了想芙洛拉当时听着自己脑袋唱歌时古怪的表情,觉得自己还是就此打消佩格这个念头比较好:“不用了,一首歌就够了。”


“但太不隆重了。”佩格说。


“很隆重。”布雷斯淡淡地说,“我想她这辈子都不会忘掉这首歌了,已经足够了。”


“芙洛拉阿姨这么喜欢吗?”佩格莉塔抓着布雷斯的胳膊,想让他再多说一些。光斑转移到了她咖色的卷发上,让人联想到一块暖融融地融化的黄油,散发着甜腻的香味。以往,布雷斯都不爱甜食,而佩格莉塔向他投喂了足以致死的剂量,只因他没有拒绝。


布雷斯总是这样,突然就不说话了,弄得她一个人好像独角戏。佩格莉塔也负气地闭嘴,她的注意力好像小狗,蝴蝶飞过就会被吸引走,上一秒还想知道芙洛拉阿姨的反应,现在又屏气凝神地数着布雷斯的眼睫毛。靠得好近。在一年前,她都没有想过布雷斯会对旁人的靠近习以为常。少女专心致志,仿佛在写一篇妖精起义的期末论文。


树枝坠坠,发出细微的声音。布雷斯蹙起眉,忽然把佩格扯向自己。佩格往前踉跄,为了防止一起跌倒,布雷斯的手臂锢住了佩格莉塔的腰,不让她反应过度地乱动。从远处看,完全是光天化日伤风败俗地腻在一起的一对小情侣。就事实而言,也差距不大。


如布雷斯预感般,珊瑚从树枝上掉下来,像一块造反的土豆牛腩,精准地制裁着这对情侣。只是着陆地点判断有误,刚好砸到了佩格莉塔的脑袋。


“哎哟。”佩格捂着脑袋,指责着布雷斯,“你居然故意拿我挡袭击!”


珊瑚慢吞吞地爬上佩格的手背,很快,犯罪嫌疑蛇就畏罪潜逃,只剩下一条尾巴在外面。从犯布雷斯面无表情地陈词:“判断失误。”


“你和珊瑚一样坏!”佩格莉塔坚持认为布雷斯就是故意让她被砸的,准备跟他再吵二十个回合,可她忽然感觉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在碰自己的手。本以为是珊瑚,它就是这样,很喜欢在人身上钻来钻去,不顾佩格要是蛇,她也肯定会喜欢做一样的事情。很快,她意识到,那不只是珊瑚。


“呀。”佩格发出了抽气声,也不是因为珊瑚。


“别让它乱跑。”他语气寻常,毫无异状,又理所当然地提供帮助,“它冬眠刚醒,不一定还记得你。”他伸手进佩格袖子里,当一个乐于助人的好人,手指触过的皮肤,引起被入侵的颗粒。他目标明确地拽拉着珊瑚的蛇尾,他从不与像佩格那般与其嬉戏。


珊瑚在被拖动着,很快就被抖到了草地上,它懒散地甩了甩尾巴,蛇鳞上沾上春泥。但是布雷斯的手还没有收回去,佩格条件反射地想要抓住他的手,却被反扣住。手心、手背,手指的缝隙,被捋开,想要握拳抵挡,却被趁机占领。


“为什么不说话了?”布雷斯平淡地问,语气也没有起伏,简直听上去在生气一样,但是佩格莉塔只要低头就能看到他的表情,他和平时一点区别也没有。佩格莉塔怎么也说不出,你干嘛要摸我的手,这种不解风情的话吧?要是说出来,布雷斯肯定也会反问,为什么不可以?


好像在把脉,佩格莉塔想起来,遥远的东方,他们好像会这样诊断一个人是不是生病了。她较为警惕,因为据说下一步会掏出比手指还长的针扎人的皮肤里。布雷斯不会就是在找血管吧?不过她检查过布雷斯口袋,里面没有针……越是不知所措,佩格莉塔就越会让自己的思维四处乱飘。


“在走神。”布雷斯好像是广场上专门扯风筝线的,放再远,他也能立刻给扯回线轴里,佩格莉塔的逃避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嗯?”一个普遍通用的音节,传达疑惑或其固有答案,作为副产品的声带震动,顺着履条传达到紧密相贴的皮肤上,引起两人的共振。与飘忽的思维割裂,身体感知到了古怪的氛围,心脏像等待被魔术师扯出帽子的鸽子,狂跳不止。


“没有!”佩格莉塔反驳的语句也变得毫无说服力、唾液被煎干,奇怪,的确古怪,她想,我可能的确需要被针灸来一下。布雷斯用食指绕起珊瑚的蛇尾,但手心的烫烙在佩格掌心,真怪,好像她才是被捉住的珊瑚,被不带感情色彩地摩挲,把玩。因为那双眼睛是这样说的,比纯黑更淡一些,有点像深冬的夜晚,是凉的。春天都快到了,珊瑚都从冬眠中醒过来了,布雷斯的眼睛像黑湖里的石子。


正是被这种冷静沉静所诓骗,这让布雷斯扎比尼的一切动向都无迹可寻,无法像防御珊瑚从树上掉下来一样,做好提前的预警。挺直的鼻梁轻微地摩挲着她脸颊,亲密得让佩格莉塔都觉得有些紧张。应该只是因为靠得太近被碰到,要从布雷斯身上起来,否则还会有更多意外——心中正划过这样的念头,由某人所牵引的“意外”,于是上演。


脸颊、唇瓣,然后是脖颈、锁骨,热气洒在颈窝,呼吸倒是烫的。会被人看到,若被熟人目睹,免不了起哄,但没人在意。她的手被扣住,防止她再像之前那样,像云一样飘忽地跑掉。皮肤如缎般柔滑,不是瓷器、她活跃、有力,是能击碎石块的蛋壳。


他少时见过母亲与情人吻别,心中并无波澜,只视作常事。母亲依靠吻使人效忠,或接纳真情,一种交换姿态。接吻的价值乃是毫无价值,是冲动、落入下风、任人摆弄的危险。他不视为蛇蝎,随着长大,他也未曾萌生过亲吻任何人的念头。第一次贸然亲吻,是用最省力的办法为了打碎佩格莉塔的“朋友理论”,与除你武器相比无甚差别的武器,睡袋遮蔽下的吻,更像将答案衔在口中,传递与她。那此时呢?布雷斯想,最开始,我并没有这样打算,这是我的……


冲动。


佩格莉塔晕晕乎乎,初春的阳光理应不毒辣,理应不会晒得她手脚发软。她后背靠在树干上,自由着的那只手摸索着粗糙的树皮,烫,开始发烫。太阳猛烈地觉得难以直视,极为强烈的愤怒、仇恨,像凭空长出来的毒瘤般侵占佩格莉塔的内心。这将她心中的茫然扫净,仿佛被魔鬼盯上了,她看到了许多的火焰,火焰,大火在煅烧她,她要一寸寸地融化了,从脚底板开始,火焰已经烧到了她的膝盖骨,肉滋滋地发出焦糊味,甚至灵魂都开始寸裂。而她没有逃走,炸裂的轰鸣声扰乱着她的头脑。


佩、格、莉、塔……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诡谲的厉火里涌出。长着蛇的面目的火焰张开嘴巴,要把她吞下,可是她并不觉得恐惧,有什么将这一切隔绝开来,让她听到自己的名字,也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


我……佩格莉塔想,我缺少了什么……我,忘记了什么?


“……”布雷斯视线下瞥,看到的是佩格莉塔无辜地、茫然地,睁着眼睛,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流泻而下。


“欸……”佩格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哪里来的水?”实在是它来得太古怪了,简直不像是从自己身体里溢出来的水源。


“佩格莉塔。”布雷斯的表情看不出喜怒,过了一会,他开口,“你不会还有我不知道的前男友吧?”


“啊?”佩格莉塔懵了。


“虽然我不觉得这个猜测靠谱,但你的反应目前只有这种解释。”布雷斯没有撤回脚步,半个身体仍压在佩格身上,他已经比佩格高许多了,因而具有相当的压迫感,哪怕并没有直接的逼问,可他的语气、神态都在表达同一个意图。


“解释……不对……解释什么?”佩格脑子一团乱,从珊瑚砸下来的瞬间,好像巫师界就被半人马座的小行星撞了,整个地壳开始震动,目前走向了她理解不了的方向。


“波特?”布雷斯冷不丁地开口。


“哈利?”


“你经常主动搅入格兰芬多他们的事端中,很难不这样猜测。况且二年级他还救了你一次。”布雷斯淡淡地说,“不过看起来他不像喜欢斯莱特林,我不觉得这是答案。”


佩格好像有点明白布雷斯在说什么了,她顺着布雷斯的思路去找答案:“那你怎么不猜是茜茜和桑妮?”


布雷斯:“…………”


-


“哇,你厉害啊佩格!”潘西乐呵呵地说,“原来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你不止交扎比尼一个男朋友!”


“不……”


“这也没什么。”达芙妮说,“就是扎比尼比较敏锐多疑,你小心点。”


“等等……”佩格挥开她们,“我不是!我没有!”


“唉,我们佩格就是可爱,都跟现男友接吻,还想着前男友流泪了,这要是达芙妮那个家伙,跟前男友分手的瞬间就把对方的所有回忆丢进垃圾桶里了。”潘西捧着佩格的脸,大笑道,“哎哟,怎么了,这有什么,只能说扎比尼心眼太小了,我们再换一个——你看,嗯……高年级的帮你找一个?”


“哎呀——你们说得好像我跟布雷斯已经分手了一眼——没有——”佩格说,“我说我就是被沙子迷了眼!我拿珊瑚的寿命向梅林起誓。”


“这样拙劣的谎言,他不会相信的。”达芙妮说。


“没有啊,他相信了。”


达芙妮:?


潘西喃喃自语:“爱情……是毒药……让人混乱,失去理智……”


达芙妮:“你们没分手,那你为什么回来一副要天崩地裂的表情。”


佩格忧愁地说:“我在为珊瑚的寿命担忧……”


她说:“我……怎么说……我觉得我好像真的有个前男友,但我不记得对方是谁了。”


潘西紧张:“不、不会是德……”


达芙妮斩钉截铁:“佩格眼光没有这么差。”


佩格知道无法从朋友这里得到帮助了:“哎呀,不和你们说了!”她从床上跳下来,坐在桌前开始写作业。今天要写狼人……可是,脑子一点东西也没有,她还在想白天的事情,那声音,究竟是谁的?那样熟悉,汤姆吗?是他吗?可是我为什么完全不记得。汤姆也说我忘了,我忘了什么,他还没有同我讲,就那样消失了……


佩格莉塔伸出手放在自己心脏上,它如常地跳动着,它没有生病,可是就像隔着一层薄膜,她自己也无法真正触及深处。


-


伏地魔比他生命中的任何一刻都孱弱、无依。他来过这里,在他的学生时代,在这座森林的一个空心树洞里找到了拉文克劳的冠冕,而现在……他正如同那无人问津的冠冕一样,藏在雨后的臭水沟里。他的灵魂碎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但这里起了许多次山火、也有暴雨、泥石流,泥浆被暴雨冲刷,山火被暴雨浇灭、雨水被火焰烤灼、蒸发,活了百年的树会坍塌、老死、几千万年高悬的月亮也会沉进乌云里,而活下来的是他,只有他,才是永恒不灭的……


废物,全都是废物,伏地魔想。奇洛是废物、马尔福、埃弗里、多洛霍夫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废物,想必在他们主人死后,仍旧过着高枕无忧的生活。强烈的仇恨充溢着他的内心,以及更为不甘的……是他被一名婴儿打败,这种屈辱足够让他在之后的每一秒钟铭心刻骨。他得依靠这种屈辱、仇恨才能活下来,它们能做到他所遗弃的,真诚善良与美好所不能抵达的远方。


他被陌生的、无法抵抗的魔力弹开了,灵魂成为碎裂的残片,这种灵魂硬生生被分裂、碾压成齑粉的痛苦,换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死得不能再死。可他蛰伏着,假装自己确实死了……拖着最后的一点神智,来到了阿尔巴尼亚的森林边缘。


这里变得不一样了,在他年轻时,他甚至没有瞥眼多看一眼这片森林,它交道欢迎着他,等待着拉文克劳冠冕真正的主人取走属于自己的宝藏。现在,它落井下石,成为了困住他的迷宫。他附身在一条蛇身上,一条老蛇,快死了,几乎没有往前爬行的力气。而此时,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只小鹿,它似乎察觉到了伏地魔的存在,它轻盈地跳跃着,停在了几步之外的距离,等他跟上来。


没有过多久,它遇到了一只野狼,啃伤了它的小腿,哪怕费尽一切挣脱,但森森的白骨外露了出来。它走得慢,每一步都会留下让野兽沸腾不安的血腥味。


它要死了,伏地魔想,正是这样。狼群来了,把它啃干净了,它发出悲戚的叫声,直到没有声音,地上只挂着残肉的鹿骨,和一地的鲜血。伏地魔缓慢地爬过去,用蛇的信子舔舐着地上的血,吞着死去的鹿肉。弱肉强食,正是这样的道理,伏地魔毫不意外此时的自己也会成为某只野兽的腹中餐,所以他才急需要力量。


一些冷酷的情感在他的心中涌动,让他忽视有什么在击打他。等他反应过来时,一场暴雨轰然而至,树上的虫子被打得痛苦蜷曲、地上的瓢虫四散逃难。他没有逃走,而是爬上了树,好几次因为没有力气而下坠,最后终于还是躲到了树洞里。冠冕被他盗走了,现在他躲了进去。强大与脆弱一瞬间逆转,他得寻求一棵树的庇护。


外面的暴雨形成了一张雨的帘幕,朦胧、虚幻,像他自己所制造的幻境。伏地魔想到……他年少的时候来过这里,是的,他来过,并且不是独自一人。佩格莉塔那时候才醒过来,灵魂一直不稳定,这种不稳定持续到了未来几十年。在霍格沃茨她不得不一直保持蛇的姿态,但到了外面,这无人的森林里,她高兴地说:哇,汤姆,我觉得自己好像氢气球!我能飞到很远、很远的天上去!


她这样迷路了,汤姆里德尔找了许久才找到对方。她还跳到过冠冕上,夸过这冠冕漂亮,可以拿回去给自己做巢。这些记忆本应已经被我舍弃了,我不应该想起来,这种软弱。


鹿死在了他面前不远的地方,他知道自己的内心没有任何与温情相关的词汇,也显然有人试图从黑魔王身上寻求这种可笑又无知的期待,如果有,他会予以满足……当然,以残酷的方式。可如同这场轰然而至的暴雨一般,血腥味被雨水冲淡,在即将散去时,抗拒的念头又升起来,蛇的眼睛冷酷、不带情感地盯着前方,佩格莉塔,那是你吗?是你带我回到这里的吗?


评论(2)
热度(5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