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没梨 —

北极光(完)

(上) (中) (中下) (下)


吕良x郭明宇

 

郭明宇拖着行李箱离开的时候也浑身高热发烫,但是勉强能够支撑着他神智清醒地过安检,再把行李箱抬到行李架上,他一个人蜷缩在火车座位的边缘,戴着口罩,尽量离旁边的人远一些。

 

他随着火车的颠簸昏昏沉沉地做梦,一开始梦到了吕良,梦到了他少年时围着网吧外的屏幕,看到的灵魂也带着光的少年。后来又梦到他们并肩作战的时候,扫地焚香握着镰刀站在他的身后,他们相互交托后背,信赖像是锁链缠绕着他们。他梦到了那个吻,像是蜻蜓点水一样,像是从哪里借来的勇气,让他离开前任性自私一回。

 

不过他好像向来不太适合做坏事。他一直被教导,要听话,要乖,有些话不能说出口,一旦说出来就是错。他已经错过一次了,把既定的未来全部焚毁,不能一错再错,还连累到其他人。

 

他想,就这样,一个人离开,也不给其他人带来困扰。

 

后来也许是离北京,离吕良在的地方越来越远,他的梦里吕良出现得越来越少。他后来听到女人尖锐的叫骂声,还有摔盘子的声音。盘子又摔碎了,放学回家的时候应该去十元店再买一个。那电费谁去交呢。他漫无边际神志不清地想着。

 

他的母亲一生从不低头,是要疯也要疯得彻底的人,宁可抓得对方浑身都是血印子,被打得浑身青紫也不叫一句求饶。她也从不放虚言,说让他滚,这么多年无论他路过了多少次家门,她都没有哪怕让他踏进过一次门槛。这样的她,最后在电话里对郭明宇说,求求你了,明宇,你回来吧,我们家完了。

 

他又梦到了这些,他把抽痛的手裹进怀里任高热席卷它,他当时没有说出口,我的职业生涯也完了。

 

连同他至今也不堪道出的爱慕,被蚂蚁衔起丢进了下水道里,流入了地下的暗河里。

 

 

他拉着拉杆箱从月台上下来,被人群拥着,走出了火车站。顺着记忆找到了一家网吧,脑海里的一串数字在呼吸里烧了起来,他敛眼,打开了QQ,目光在吕良的头像上停留了片刻,还是最后点开了叶秋的对话框。

 

一叶之秋:哟,这不老郭嘛,找我PK?

 

焚舟:……

 

焚舟:你还有钱吗?

一叶之秋:兄弟,诈骗找错人了,这号主人品不佳,欠了一屁股债,他还欠着我十来万呢,你要不帮着他还了?

 

焚舟:是我,没盗号。

 

一叶之秋:以前老魏给你取了个什么绰号来着?

 

焚舟:割麦子的

 

一叶之秋:看来是真人

 

一叶之秋:行,多少?

 

焚舟:你还有多少?

 

一叶之秋:刚刚冠军的奖金分到了十来万,上个月发的工资有两千,给沐橙买蛋糕用了二百三,七十块留着给我买烟苟命吧

 

焚舟: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郭明宇看着手机上新弹出来的短信,捏紧了手机,他没有去想吕良,他唯独不想欠他的,他们都是独立的两清的,谁也不会比谁矮一头,被捶打到泥地里,碎成一块块的又自己用唾液黏起来,好像只剩下这点倔强可以留存了。

 

他签完解约合同离开的时候,经理叹了口气,说他命途多舛。郭明宇倒没有这么感觉,他只知道往前走,顺着人潮往前走,越过晨昏线,越过日界线,就一定会走完黑夜,一定会追上第一缕晨光。

 

 

 

吕良的感冒,在郭明宇离开的第二天就好了。他问经理郭明宇去哪了,经理用一些模棱两可的话搪塞他,他皱眉,眯起眼,郭明宇到底去哪里了?

 

经理也被他的气势有些吓到,把郭明宇的解约合同递给吕良看。

 

明宇他的手因为之前没怎么去保护,有挺多暗伤,而且他的年纪也不小了,再之后高强度的比赛肯定是没办法承受了的。经理说,是他自己提出解约的。

 

而且……经理好像有些迟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明宇他喜欢男人。

 

那又怎么样?吕良抬起头盯着他,眼睛里好像还带着火星。

 

最近网上已经有人爆料,战队花了钱才把他们封口,我们真的已经仁至义尽了。这对战队影响有多大,吕队你从国外回来不知道,国内对这方面避讳得很,我们不能冒险。

 

吕良知道,他也知道,郭明宇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当初选择让薛明凯离开训练营的时候说,对于皇风没有好不好,只有需不需要。能够冷静而又理智地对待其他人,对待自己当然也是一视同仁,他丝毫没有迟疑和拖泥带水地就走了,连句道别也没有跟吕良说。

 

也许是有的。他的舌尖触碰了自己的下唇。

 

 

吕良后来去郭明宇的家去找他,那里已经人去楼空。隔壁的阿婆一边摇头一边说,走了走了,郭家的小孩子带着他妈妈还完烂债离了婚就走了,别敲了里面除了老鼠什么都没有啦。

 

他收回了敲门的手,他走在街道上,路过了一家网吧,网吧外竖着一块屏幕,一家很老很旧了,里面还重播着嘉世对皇风的总决赛,还有三三两两的人站在跟前看。嘴里嘟囔着嘉世牛逼,或者是其他的句子。他也站在后面,他在脏兮兮的屏幕里看到了郭明宇,看到了焚舟,在挡下一叶之秋一记强龙压之后从赛场上缓慢变成光点,消散在赛场里。也消散在他的世界里。

 

他又去找叶秋,叶秋说郭明宇找他借了钱之后就没上线过了。吕良问借了多少钱,我帮他还给你。

 

叶秋笑了起来,你是以什么身份来帮他还钱呢?

 

吕良愣住了。他沉默了半分钟,然后在对话框里打,他是我喜欢的人。

 

老郭他不想找你借就肯定有他的理由,你没必要帮他还。或者等你俩成了,我去喝喜酒,你们再把钱给我呗,我也不急。叶秋在对面打字,哎呀不跟你聊了,世界BOSS刷新了。

 

吕良站在窗户前,月光越线撒在他的身上,他在玻璃上看到了自己的脸,那夜月光皎洁明亮得让他刚好能够终于看穿自己的心意。

 

 

等到吕良去找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发现这个世界大得惊人,一个人如果想跟过去彻底断开联系,那就无论再怎么努力也难以追回。他找郭明宇找了很久,但在新赛季开始之前,还是要把自己沉浸于训练。

 

在输了上一个赛季的决赛之后,皇风的训练强度又加大了很多,毕竟整个联盟都在飞速进步着,他们的对手也是。

 

他没有时间去想郭明宇,只是偶尔晚上做梦的时候,吕良还会梦见他。梦见一起去拉普兰,他们站在雪地里,雪地上蔓延着两串脚印,他在抬着头看北极光,他转头的时候发现郭明宇在看他,郭明宇的眼睛里没有极光,倒映着他的影子。

 

 

 

吕良是在全盛时期回的国,那时候的他无坚不摧无往不利。而职业选手的全盛时期只有那么几年,自此之后,全部都是在走下坡路。看着自己从巅峰一步步滑落,而自己身边的新人,那些和曾经的他一眼青春勃发眼睛里有光的少年们一点点成长起来。

 

他想起郭明宇以前问过他,荣耀会打到什么时候。

 

他说,他会一直打下去,直到打不了为止。

 

当他被王不留行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他好像听到很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声音,那什么时候才叫打不了呢。

 

他好像已经看到了。

 

他把扫地焚香托付给田森之后,拖着行李箱就离开了皇风。比起他来时的众星捧月,他离开得颇为冷清,只有零星几个粉丝最后找他签了个名,毕竟都还是要往未来看嘛,有谁会一直沉浸在过去呢。

 

他想。

 

他准备退役的时候,叶秋曾经去找过他,随口问了句他准备去哪。

 

他说,我要去找他。

 

叶秋知道他口中的他是谁。

 

你知道他在哪吗?

 

他就在这个世上的某个角落,我一定会遇到他的。吕良还是一贯自信的模样。

 

你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不过,叶秋顿了顿,祝你顺利。

 

 

吕良从熙攘的人群里走出机场,他出去的时候正是晚上,出机场的通道狭长又黑暗,让人疑窦,往前走,真的会看到光吗。

 

但是他相信顺着人潮往前走,越过晨昏线,越过日界线,就一定会走完黑夜,一定会追上第一缕晨光。

 

他们一定会在晨光里重逢。

 

Fin


没了。我流良宇写完了。把我对良宇所有的构想全部都塞进了这篇文里。设定怎么圆才勉强能保持大电影描述的人设的同时也兼顾原作事件,还把我杂七杂八的设定塞进去,我尽力了。结局看起来是个偏向BE的OE,吕良几年之内不能找到郭明宇,毕竟好几年后老叶还要嚎一句屁大神呢。

但是他们一定会相逢的。

评论(19)
热度(354)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